最近,朋友推薦我去看一部丹麥拍的紀錄片。

它講了個什麼事呢?就是把丹麥的一所正常中學,跟同一水平的中國黑龍江省一所正常中學的孩子組織起來比賽了一下,分別從閱讀、數學、英語、團隊協作能力和創新能力五個方面衡量兩個國家學生的水平。比賽流程由丹麥教育專家設計,由丹麥和中國的老師共同來打分。

你猜猜結果怎樣?中國孩子們會在哪些方面勝出?

結果你可能沒想到:除了英語之外,中國孩子在閱讀、數學、團隊協作能力和創新能力上全部大比分勝出丹麥孩子。

這可能讓很多人大跌眼鏡,包括丹麥人在內。因為很多丹麥人和我們想的都一樣,那就是應試教育雖然在灌輸知識的方面很高效,但是扼殺創造力和團隊能力。

相反,素質教育則在這方面要強於應試教育,是我們改革的方向。可是實行素質教育的丹麥孩子在這兩方面的表現,也輸給了實行應試教育的中國孩子,這是怎麼回事呢?

我們欄目的策劃人張笑宇向一位在歐洲留學多年的老師請教了這個問題,他的回答令我深受啟發,在這裡我跟你分享一下。

他說,你仔細研究一下中國教育的典型特徵,就會發現「應試教育」這個名稱是不準確的,應該叫它「工業化教育」。為什麼呢?

第一,中國教育有一套明確完整的、有標準答案的教學大綱,教師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證學生掌握該教學大綱要求的內容。

第二,為檢驗老師的工作質量和學生的學習成果,有嚴格的、分時段的日常考核體系,比如月考、期中考、期末考這些,以及一個最終考核體系,也就是高考。

第三,為配合教學任務,學校對學生進行准軍事化管理,也就是儘可能掌控學生的私人時間安排。

第四,在這套教育體系中,學生學會的最重要素質就是不要出錯。

你看看,這四條列下來之後,你會發現這種教育最適合培養什麼樣的人才?

答案是:流水線上的產業工人。

工人的工作任務是明確的、不允許出錯的;工人的工作成績是有嚴格分時段考核體系來評判的;為了確保工人最有效率地投入工作,類似於富士康這樣的工廠用准軍事化的手段來管理工人;最後,流水線上的工人學會的最重要的品質,就是不要出錯。

所以,我才說,它更準確的名字是「工業化教育」。

人類歷史上除了「工業化教育」之外,還有兩種教育形式,分別是「口傳心授教育」和「自由博雅教育」。

「口傳心授」,很好理解,最早是家庭裡面父母教育孩子,之後是學徒制裡面師傅教育徒弟。這是一種比較原始的教育,信息傳遞效率很低。

「自由博雅教育」,則是古代哲學家和貴族們推崇的教育形式,比如西方古代有著名的「自由七藝」,追求純粹的知識。

它的特點是什麼呢?就是我不給你強加任何任務,你純粹出於對智慧的嚮往,讀經典著作,思考重大問題,然後等哪天你開悟了,你也成了大哲學家了。

很多人推崇的「素質教育」,其實歸根結底來源於這種「自由博雅教育」的理想。

那在這三種教育形式中,創新效率最高的是哪一種呢?

你可能以為是「自由博雅教育」,但我可以告訴你,答案其實是「工業化教育」。

為什麼這麼說呢?其實你琢磨琢磨就想明白了。在自由博雅教育中,創新靠的是什麼呢?靠的是哲學家靈光一現的天才想法。什麼時候能有什麼程度的突破,都是隨機的。

但是現代社會的創新恰恰不是通過天才想法實現的,它靠的是把知識拆解成基本原理,然後你自己重新排列組合這些基本原理來實現的。

比如你說汽車,汽車的發明靠天才嗎?不是。你先理解汽缸怎麼把化學能轉化為熱能,再理解活塞怎麼把熱能轉化為機械能,最後再理解活塞和齒輪這些機械傳動裝置怎麼讓輪子轉起來,你才組合起來一輛汽車。

所以在工業化體系中,你創新最需要的素質是什麼呢?就是知識,而且是能組合拼裝到一起的知識。

其實工業化教育的起源是普魯士教育。現在流行的K12教育體系,就是普魯士人發明出來的,它的特點就是強調分工、強調紀律、強調穩定,把學生嚴格按照學期和年紀區分之後,組織起來參加統一學習。

這種教育體製為德國培養了大量工業人才,成為德國經濟騰飛的起點。隨後,蘇聯人學習了這種經驗,把它改造成為更加嚴格的,也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應試教育」體制。

中國人就是從蘇聯那裡學到這種「工業化教育」的。它最大的貢獻,就是讓我們從一個體量龐大的落後農業國,以最低的成本和最小的代價、在最短時間內把大量人口訓練成合格產業工人。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到今天,高考依然是中國最公平的教育制度,因為流水線工人需要的標準恰恰是最公平的,每個人經過訓練都能掌握。

當然,這裡說的「流水線」並不是指大學生真去當富士康流水線上的工人,而是中國這個階段的主要生產形態。中國正處在工業化的後期階段,社會的主要資源都是圍繞工業化這個核心來配置的。即使不去當工人,其他配套產業對標準化的要求也很高。

當然,我這麼說並不代表中國教育沒有缺點。中國教育真正的缺點是什麼呢?也是「工業化」這三個字。而不是過去我們以為的什麼創新能力不足,團隊協調能力不夠什麼的。

工業化對人的制約,如果你看過卓別林的《摩登時代》,你就理解了。卓別林演的一個在流水線上負責擰螺絲的工人,他擰螺絲擰出了肌肉記憶,以至於流水線停了他都停不下來,看見別人衣服上的扣子,他也擰過去了。

這就是工業化的缺點:當你離開那個為你安排好一切的位置,你就無法適從了。

在咱們教育制度里,老師和家長都愛說的一句話叫什麼?叫做「學生的天職就是學習」,所以除了學習之外,你不需要同這個世界其餘的內容打交道。洗衣做飯的能力,賺錢的經濟能力,跟人打交道的社會能力,認識世界的探索能力,這些都跟學生的任務無關。

這樣的學生進入社會,如果他的角色都是被安排好的,目標和手段都是確定的,他們就能勝任。但是一旦目標不確定,手段要多元,他們就難免要迷茫了。

就像互聯網公司,同樣是運營這個職位,每家公司,甚至每個產品,「運營」這個詞的內涵是不一樣的,甚至同樣一個產品的運營崗位,不同階段的目標也是不一樣的。

所以,中國教育能夠大規模高質量地培養工業化需要的工程師,但是很難適應創新經濟的人才需求。再說一遍,不是這些學生的創新能力不足,而是他們對高度變動環境的適應能力不足。

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教育的出路就不只是什麼素質教育了,彈琴畫畫跳舞打球是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也許更重要的是,創造條件,讓每個人看到更廣闊的世界。


劃重點
中國的教育模式,本質上是「工業化教育」,它的缺點,不是讓走出來的學生,缺乏創新能力,而是他們對高度變動環境,缺少適應能力。過去,它能在最短時間內,把大量人口訓練成產業工人。今天,它也讓人,難以應對對高度變動的環境。

羅輯思維 2018-01 /策劃人:張笑宇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