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行萬里路並非難事,而萬卷書?對於大多數人,可能要在後面減去一個零。

有人最近在微博公布了一份自己受邀給明星開的書單,張雨綺、陳數、馬伊琍等明星都在列。

他就是「北大書神」張雪健,曾在節目中放豪言:「兩年讀了一千本書」。並在網路上列出自己的書單。

而認真讀完這份書單,我就花了半個小時。

北大学霸两年看1000本书,速成骗局坑了多少人

 

兩年千本翻完而已

正常人平均默讀速度為592.3字/分鐘,拿豆瓣top10的書籍為例,平均字數23萬字,讀完這樣的一本書需要多長時間呢?388分鐘。

一千本就需要388000分鐘,也就是6467小時。這意味著24小時不吃不喝、晝夜不停的狀態下,讀完這一千本書也需要269天。

如果你想好好活著讀完這一千本書呢?

中央財經頻道發布的《中國經濟生活大調查(2017-2018)》顯示,中國人日均休閑時間2.27小時,假如將這些時間全部用來閱讀,讀完這一千本書約需要2849天,接近8年

在經過刻意鍛煉、未經專業速讀訓練的情況下,普通人能達到每分鐘4000字的速度,但張雪健的書單里,所列大多是比豆瓣top10的小說艱深N倍的文史哲類書籍,其中不乏《中國近代史:The Rise of Modern China》這種63萬字的長篇巨著,讀起來更耗費時間。

雖然正常情況下,要花費接近8年才能讀完一千本書,但也不能說張雪健在這件事上撒了謊。

事實上,問題出在「讀」這個概念上,張雪健本人所言的「讀一千本書」並非常規概念中的「逐字逐句讀」,而是他有重點地「翻完而已」。

更多的時候,是把書翻一遍,掌握大致內容即可。

這樣的讀書實為「翻」,並不需要一字一句的通讀完整本。

2017年,「浙大書神」胡嘯宇以296次的借閱次數排名浙大借閱達人榜首。他微信只有31個好友,還被父母規勸「多打遊戲少看書」。

北大学霸两年看1000本书,速成骗局坑了多少人
胡嘯宇在圖書館借閱圖書

 

很多人覺得他有快速閱讀的技巧,然而胡同學唯一的讀書竅門就是:一直看。

早上五六點起床,凌晨一兩點睡覺,洗臉看、走路看、吃飯看、騎車還要把書攤在車把上看。

但在這種讀書狀態下,胡同學也表示不是每本都讀完,有時是為了寫論文借書,實際讀完的有150-200本。按照他的讀書速度,讀完一千本書大概需要5年。

電子科技大學的特聘教授周濤也是一個嗜書如命的人。

「我所有的空閑時間都在讀書,上廁所的時候讀書,洗衣服的時候讀書,洗澡的時候也在讀書……」

有人問周濤洗澡時怎麼讀書,周濤回:「洗澡分淋浴和泡澡嘛,我泡浴缸的時候讀書,你看我有些書上會有水印就是洗澡的時候看的。」

北大学霸两年看1000本书,速成骗局坑了多少人
四川省最年輕的教授周濤

 

他在自己的博客里總結了2015年的個人年度閱讀書單,一共121本書。

依照周濤的讀書速度,想讀完1000本書,也需要大概8年。

胡嘯宇和周濤的每日閱讀時間顯然超出一般人,同時,他們又有深厚的知識儲備做基礎,但仍然無法做到兩年一千本書,常人距離這個目標只會更遙遠。

 

讀書盲目求速危害多

在快餐式的現代環境中,人們越來越追求速度,用最少的時間辦最多的事,連閱讀這種需要時間來沉澱的活動,都被要求速成。

速讀的概念越炒越熱,成為了大家在學習和工作時不斷追求的技能。

然而,如果未經專業訓練,普通人看書時一味求速並不合理。

 

1、盲目速讀會加重大腦負荷

一般情況下,學術界通常將閱讀分作四步:

(1)接受信息(眼睛感知)

(2)處理信息(視網膜和神經興奮)

(3)大腦吸收(大腦思維中樞和語言中樞)

(4)信息加工

「看」書其實只是完成了閱讀中接受信息的部分,真正的閱讀需要在大腦內進行複雜的處理加工,這時,大腦將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認知負荷。

這一概念由澳大利亞的認知心理學家約翰?斯威勒(John Sweller)在1988年提出。

人類的認知結構分為兩部分:工作記憶和長時記憶。信息經過工作記憶加工,就會儲存在長時記憶中。只有經過工作記憶的處理,信息才會被記住。

個體從事複雜的認知任務時,由於需要在工作記憶中同時加工多個信息元素,這可能使得容量有限的工作記憶出現超負荷,無法進行有效的信息加工。

在快速閱讀的過程中,面對多個知識點,工作記憶處理不過來,你很難記住看過的內容。

 

2、造成知識遺漏

羅格斯大學提出閱讀效率概念的Fry博士說,「閱讀速度快的人,往往理解率低,是個歷來令人迷惑不解的問題。」

科學家使用眼動儀(eye tracker)對閱讀中眼睛移動的軌跡進行觀察後發現,由於眼可視範圍有限,「一目十行」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只是夢想中的「超能力」。

而閱讀過程中的主要眼動模式又分為四種:注視(fixation)、眼跳(saccade)、回視(regressive eye movement)、回掃(return sweep)。

人們在閱讀時,只有在注視的情況下才可以有效獲取信息。過度追求速度意味著對書籍部分內容會出現閱讀遺漏。

 

3、影響閱讀能力的提升

魚和熊掌難以兼得,大多數人在閱讀時如果過度追求速度,就會犧牲閱讀的深度,造成淺閱讀。

淺閱讀直接經由視覺感受完成,讀者大腦參與程度並不高,所謂囫圇吞棗、一目十行、不求甚解,都屬於淺閱讀的一種表現。淺閱讀所追求的是短暫的視覺快感和心理愉悅。

如果閱讀者在長期淺閱讀後,產生了不對閱讀內容進行深化加工的認知習慣,就會形成「慣性淺閱讀」。

「慣性淺閱讀」除了具有淺閱讀的跳讀、速讀等外部特徵外,還具有不對文本內容進行有意義加工,不受閱讀主體控制的內部特徵。

一旦一個人產生了「慣性淺閱讀」的習慣,會影響深度閱讀能力的提升。

 

如何正確閱讀

1、線性閱讀,構建思維框架。

按照紙質書的章節、頁碼逐頁進行線性閱讀,有利於思維框架的搭建和知識網路的形成。

此外,分科閱讀也是構建知識網路的好方法。

讀書前對書籍的學科進行大致歸類,找出自己的興趣點,先從一本書開始,看的過程中你可能會對作者的其他作品產生興趣,又可能會對書中提到的其他書籍產生好奇。

關注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不同作者的同類作品,找到其中的關聯,都有助於形成自己的知識網,並將這個網越撒越廣。

 

2、閱讀要「常讀常新」

之前提到長時記憶的形成需要工作記憶的加工,然而進入長時記憶的信息,並不會一勞永逸的被記住。

它需要不斷的複習鞏固。

哪怕是小學生入門級必背古詩《靜夜思》,如果只背過一次,最終也會被遺忘。

長時記憶有自己的叛逆期,如果在此期間對知識進行了複習,原有的記憶就會被加深;如果你沒有複習,原有記憶則會出現變化甚至消除。

 

3、不同書籍採取不同閱讀方式

閱讀方法一般分為:通讀、選讀、精讀。

通讀並非拿到一本書就從頭到尾胡亂翻一遍,而是第一時間瀏覽書籍的總體內容,包括閱讀目錄、摘要、序言、後記,這些簡短的文字,可以讓你快速對圖書有個大體的了解,梳理出這本書的邏輯,對理解全書來說事半功倍。

而選讀,就是選擇書籍的優秀章節進行閱讀,這也是張雪健兩年內「讀」完一千本書的方法。

正如他自己所介紹的讀書步驟,先通讀了解內容,再將不懂的和優秀的地方作標註,這一步,其實就是選讀。

至於精讀,則是對讀物全面、細緻、透徹的閱讀,「一字未宜忽,語語悟其神,唯文通彼此,譬如梁與津」。

精讀時應該沉下來斟字酌句,深入文字深層,嚼出文字真味,而不是走馬觀花,在文本外圍打轉,這也有利於培養出細讀深思的習慣。

讀書是人一生持續發展的動力,但求精而不可求快。選一本好書,慢慢享受閱讀的樂趣。

 

參考文獻:

[1] Moray M. MentalWorkload, Its theory and measurement. New York: Plenum, 1979.

[2] Sweller J. Cognitiveload theory, learning difficulty and instructional design. Learning andInstruction, 1994, 4:295-312.

[3] DiMaggio, P."Culture and cognition".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1997,23:263–287.

[4] Baddeley Alan D.Is Working Memory Still Working ? European Psychologist ,2002, 7(2):85-97.

[5] 廖建橋, 張萬山. 論中文的閱讀速度[J]. 人類工效學, 1996(1):38-41.

[6] 李源記憶心理研究室,李源.《超級快速「閱讀」》[M].延吉市: 延邊大學出版社,2004.5.

[7] 弗蘭西斯·培根,翻譯:何新.《論求知》[M].天津市: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06.

[8] 陳洪友. 當代傳媒生態中淺閱讀現象的重新審視[J]. 荊楚理工學院學報, 2008, 23(11):83-88.

[9] 吳艷, 李勇輝, 隋南. 記憶再鞏固現象及其生物學機制[J]. 心理科學進展, 2009, 17(4):699-705.


[10] 任福兵. 微時代淺閱讀對網路危機信息生成的影響機制[C].情報理論與實踐, 2012.

[11] 鄭敏. 試論閱讀意識及閱讀能力的培養[J].新西部旬刊,2017(10).

聚焦青年話題,搜索關注噠噠微信公眾號(dadatime),每天用最短的時間,看最酷的世界。

網易 2018-03-11/沸點工作室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