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330125758.jpg

一直有在吸收新知,卻很久沒讀書了,最近總算把架上放了很久,一直很想讀的《沉思錄》看完了。

我以前一直以為作者 Marc Aurelius 是因為哲學的意境太高,所以才被人稱為『哲學皇帝』,後來才知道這稱謂是因為他有皇帝的身份。對於一個錦衣玉食的皇帝能寫出這樣自我省思的書,我除了意外,也想到了同為王子的釋迦牟尼,只是 Aurelius 所屬的斯多噶派是入世的,而佛教是出世的。

談這本書前,要先了解斯多噶學派(連結:做一個「斯多葛」:真正的勇氣是知道生活的真相,卻仍然熱愛生活),簡單說,我認為斯多噶和中國人所說的『盡人事、聽天命』的思維很像,但所涵蓋的思想卻廣泛許多,例如它很重視內心的修為,同時也認真看待社會責任。

斯多噶對事物的看法,很像中國道家的『法自然』,不同的是,道家是很出世的,基本已近似自我放逐,但斯多噶不同,它非常重視社會義務的承擔,也因此,我發現這種東西方的根本思維差異也造就了不同的民族性,亦即,我認為東方人是比較自私,而西方人更重視責任。

以前讀中國的道家,總覺得它很多的想法不切實際,因為我們是活在人的社會中,你不可能與環境如此切割,而儒家雖然重視秩序,卻又過於強調權威與階級,所以在中國哲學中,我一直沒有找到安身立命之所,但在接觸了斯多噶後,我發現這就是長久以來,自己所追求的人生核心價值。

很可惜地,活在華人社會,我們接觸了過多的東方哲學,但對西方哲學卻所知甚少,我常在想,若我們能更早學習西方哲學,我認為人會更快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至少,不會總是活在無所適從的價值觀(最後許多華人就成了很會喊道德口號,但私底下卻是男娼女盜的偽君子)。

最後,《沉思錄》雖然文字淺顯,但讀來並不易理解,還好在北大教授何懷宏的解說下,能讓人很輕易地了解,事實上,我覺得何懷宏的註解還比 Aurelius 原文寫的還好呢!呵呵。

金石堂連結:沉思錄:北大名教授何懷宏經典品讀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