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旬回到大陸,發現福州的生活愈來愈便利,進步非常多,這裡親友的收入也愈來愈高。

近十年回台時,總覺得台灣人過得太辛苦了,多數家庭不走雙薪的話,生活根本打不過去,但在大陸卻沒有這種感覺,很多家庭都只有老公在上班,老婆閒在家淘寶或微商。

大陸的打工仔收入雖不能說高,卻很不錯,舉個例子,現在福州的快遞,月薪破¥1萬是很容易的是,這折合台幣約 4.5 萬,已超過台灣一半工薪族的月薪(主計處統計,台灣人月薪為 3.7 萬)。

再舉個例子,我小舅學歷不高,大概就是高中吧,但他現在從事放貸的工作,月薪約為¥2萬,折合台幣就約為 9 萬,這在台灣已是上班族前面 5% 的薪水(主計處統計,台灣月薪7萬以上者僅佔 6%)。

這些例子都非個案,而是在生活中俯拾皆可見到的例子。大陸的打工仔如此,更別談許多中小企業了,若你在大陸常玩淘寶,就會有各行各業賺到盆滿缽滿的感覺(我在台灣也玩蝦皮,卻覺得台灣很難賺)。

事實上,我感受二岸生活中的最大差異,就是台灣整天都教大家要如何省錢(如搶衛生紙),但在大陸每個人談的想著如何賺錢。

 

在台灣創業很難,中小企業很辛苦

生活是一體的,當打工仔愈來愈有錢,也就愈來愈敢消費,商家的生意自然也就愈來愈好,所以大陸創業容易除了市場廣大外,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消費者愈來愈有錢。

相反地,若打工仔愈來愈窮,最後就只能縮衣節食,那商家的生意也就愈來愈難做,以台灣來說,當多數人愈來愈窮(薪水不漲、物價房價狂飆,實質收入是倒退的),那商家的生意就很難好。

舉例來說,我最喜歡的《50嵐》,雖然目前在台中還是它的生意最好,但這幾年也是愈來愈差,我認為主因不是競爭變激烈了(競爭一直很激烈),而是多數消費者愈來愈窮了,弔詭的是,《50嵐》並沒有犯錯,而是蕭條的環境懲罰了它。

然而,同樣是《50嵐》,換了個環境在大陸(叫《一點點》),卻是賺的盆滿缽滿。《85度C》在台灣已算二流,但在美國卻是爆量。《日出茶太》在台灣做不起來,卻在東南亞與澳洲削翻。於是你會發現,同樣的資金與時間,投資在國外就會獲得可觀的報酬,但在台灣通常賠錢或勉可維生。

也因此,台灣中小企業通常賺的錢並不多,在台灣真正賺到大錢的,是靠壟斷與特權的財團老闆(例如台灣的金控公司或遠傳ETC),以及利用土地制度剝削全民的地主民代。

結論是,不論你是打工仔或創業者,如果你到了歐美或大陸,都將會有更好的利潤,這點並非台灣所能給予的(大陸制度雖也不公平,但新產業不斷出現,機會仍是遠勝台灣的)。

 

遠離台灣,幸福遠方

過去20年台灣民主化,當地主民代輪流執政後,靠著不公平的制度,以致於打工仔愈來愈窮,連帶創業也愈來愈難,更糟的是,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並沒有改善的跡象,也就是說,八九年級生,甚至我們的下一代,多數的他們都很難過上有品質的生活。

經濟蕭條就算了,若社會公平些倒也還好,但這20多年在地主民代的操弄下,台灣的司法不公、黑心食品泛濫、空污日益嚴重、剝削制度離譜(稅制、匯率、土地制度)……我常說,台灣就像個老千賭場,在作弊制度下,除了莊家,任何人都很難翻身。

事實上,我覺得台灣除了醫療外,很難有讓人有驕傲的事。有人會說『台灣最美的是人』,但別忘了,歐美先進國家,人們也多數友善。此外,我也認為這不該是衡量生活的指標,因為真正決定我們幸福的,不會是陌生人的微笑,而是好的生活品質與公平的制度。

所以,如果我們都已確定在台灣不會更好,那為何不考慮前往更好的遠方,為自己和家人謀取更好的未來?我們的生活應被公平對待,而不是被剝削成奴,我們的未來應充滿希望,而不該總是擔憂懼怕。

(註:有人說,沒錢就沒辦法移民,這還真不一定,大陸上世紀很多窮苦的人都移民了,只要有心,方法是找出來的)

 

愛鄉土就是愛台灣,愛台灣不見得愛鄉土

這20年在地主民代的操弄下,台灣的民粹愈來愈嚴重。弔詭的是,地主民代一方面取得雙重國籍,另一方面卻告訴選民要『愛台灣』;一方面幫自己的小孩逃避兵役,卻叫年輕人為台灣犧牲生命,這看來是很差的選舉技倆,但遺憾地,台灣多數選民的素質並不高,很多人不談公共政策,只懂得在簡單的統獨問題選邊站。

(台灣的民主本質是,八成蠢民綁架了二成頭腦清楚的選民,因為這八成蠢民不談公共議題,只剩被洗腦後的統獨立場,最後只能選出了地主民代來剝削全民)

事實上,我認為『愛台灣』是個假議題,因為喜歡自己生長的土地是人的天生感情,這點並不需要每天掛在嘴上,就好像若有父母逢人就喊『愛小孩』,也會是很奇怪的事,所以我常說『愛台灣天經地義,沒事就喊愛台灣天生有病。』

正常來說,想吃東西才會喊肚子餓,想喝水才會喊口渴,在生活中,我們愈缺什麼就會喊的愈大聲,所以那些沒事就喊『愛台灣』的人,真正缺的是什麼,不言而喻。

此外,對於多數人來說,我認為只要曾經生活過的土地,都會對該土地有深厚的情感(例如我在福州生活了十年,對這城市的感情也是愈來愈多),也因此,離開台灣不代表不愛台灣,正如我們的祖先離開唐山也不代表不愛家鄉。離開故土,很多時候只是為了求生存而已。

最後,峰仔長期以來的立場,就是否定集體主義,而強調個人主義(不談民族大義,只談個人幸福),事實上,這也是現今西方思潮的主流,但現今台灣在地主民代的操弄下,很多人不管個人與家庭幸福,忘記國家是要為個人服務,正如諾貝爾獎得主 Milton Friedman 所說:『我們既不關心國家為人民做了什麼,也不關心人民為國家做了什麼,我們關心的是,人民能透過國家來做什麼。』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