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眼中的「階層固化」

社會環境不僅僅是在通過權威和規則來影響我們的行為。對每一個人來說,一直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從小到大都在左右我們個體的發展,那就是階層。

在這一講,我將會和你分享,一個人出生的階層,為什麼能決定他/她成年後的年薪究竟是5萬,還是500萬。這樣的階層固化,你又應該怎麼打破。

 

《人生七年》:一部關於階層固化的真人秀

英國有一句諺語,叫做:"給我一個7歲的孩子,我可以告訴你他長大之後的樣子",也就是說『7歲看大』。

在1964年,一位叫邁克爾·艾普特的青年導演默念這句諺語時,突發奇想,開始了一個在社會心理學領域最偉大的追蹤研究。

他想回答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出身的階層,能不能決定你的未來?

艾普特採訪了來自英國不同階層的十四個七歲的孩子。此後每隔七年,艾普特都會重新採訪當年的這些孩子,記錄他們的狀況,傾聽他們的故事。他的採訪記錄,形成了一部時長跨越了半個世紀的紀錄片,叫做《人生七年》。

這部片子現在已經忠實地記錄了這些孩子從兒童到少年、青年,再到中年的歷程。你可以看到,這十四個孩子在7歲、14歲、21歲、28歲、35歲、42歲、49歲、56歲的狀態。

這些孩子,有的來自於倫敦肯辛頓富人區,屬於富裕階層;有的來自於中產階層;還有的是來自貧民窟甚至福利院的貧窮階層。雖然他們來自不同的階層,言談舉止大相徑庭,但是在7歲時,他們都同樣無憂無慮,惹人喜歡。

有的孩子夢想上牛津劍橋,有的想週遊世界,有的想去非洲幫助難民,還有的想當宇航員。未來對他們而言,似乎是一切皆有可能。

然而,事實是殘酷的。這些孩子長大以後,來自富裕階層的孩子從牛津、劍橋的法律系畢業,成為著名律師,年薪500萬元以上,家庭也幸福美滿;來自中產階層的孩子成為了教師、公務員等,維持了中產階層的生活;而來自貧窮階層的孩子沒有上大學,成了搬運工和砌磚工,年薪也就在5萬元左右。

 

寒門為什麼難出貴子?

《人生七年》傳達了一個非常冷酷無情的信息,那就是階層固化——"窮人越窮,富人越富"。

在心理學裡,我們管這個現象叫『馬太效應』。它來源自聖經《新約·馬太福音》中的一句話:「凡是少的,就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凡是多的,還要給他,叫他多多益善。」

老子在《道德經》里也有一句體現類似思想的話:「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這句話說的是,自然的法則,是損減富裕的,來補充不足的。人類社會世俗的做法卻不然,是損減貧窮不足的,來供奉富貴有餘的。

馬太效應和《道德經》都說了同一個道理,那就是當一個人在某一方面積累了優勢,比如金錢、名譽、地位,那麼他們就有更多的機會獲得更大的成功。

寒門,真的就難出貴子嗎?

在16講"自尊"當中我提到,貧窮家庭的孩子,在語言、記憶、自我調節等等多方面的腦功能發展,都受到了限制。

所以,當我們對比來自富裕階層和貧窮階層的孩子時,我們不僅應該看到金錢財富這些表面上的區別,還應該看到那些隱藏在表面之下的,更關鍵的因素。

下面我就從個人品行、成長環境和教育三個層面,和你一起分析一下階層固化的深層原因。

 

階層固化的是創造財富的品質

一個參加《人生七年》的富家子弟說,觀眾們只看到他們按部就班地進了牛津劍橋,但是沒看到他們深夜埋頭做功課的樣子,沒有看到他們為了考上牛津劍橋,放棄掉諸多娛樂愛好。

事實上,你在紀錄片中可以看到,那些來自富裕家庭的孩子,他們從小就表現出了很多出色的品質。

比如,在7歲的時候,那些來自富裕家庭的孩子就已經有了非常明確的人生規劃,要上牛津大學、要成為著名的律師。中產家庭的孩子,他們7歲時的夢想往往宏大但不落地,比如"反對種族歧視"。而來自貧窮家庭的孩子,當時的夢想只是少挨打、少挨罵。

富裕家庭的孩子,在身體鍛煉和飲食控制方面,也表現得更為出色。在56歲時,富家子弟依然保持著非常好的體型和身材;而來自貧窮階層的孩子,雖然在年輕時還相當帥氣,但是到了56歲,幾乎都成了胖子。他們的後代,雖然年齡只有20來歲,但絕大部分人也是肥胖身材。

我在26講專門提到,自控力是預測人生成功的非常有效的指標。試想一下,如果連自己的體重都控制不了,怎麼能有毅力去控制人生,堅持不懈朝著自己的目標奮進呢?

富家子弟這些優良的品質,當然不是天生的,而是和父母的教養密切相關。在《人生七年》中,富裕家庭基本上只有兩個孩子,而貧窮的家庭通常有3到5個孩子。富裕家庭的父母之間,通常也有更穩定的婚姻。因此,富裕家庭的孩子能夠獲得更多的物質資源,也能得到父母更多、更持久的精神關愛。

從這些現象中你可以看到,富裕階層固化的實際上不是財富,而是固化那些能保持並且創造財富的內在品行。

 

豐富的環境刺激促進智力發育

成長的環境不僅會影響到孩子品行的培養,還會直接影響他們的智力發育。

一項對貧窮家庭孩子的智力研究表明,孩子的聰明與否,只有2%是來自於基因的貢獻,而絕大部分是來自於環境的影響。基因的表達,需要豐富的環境刺激,而貧窮家庭的孩子,所處的環境極其匱乏,即使他們本身具有優秀的基因,也無法被喚醒發揮作用。

在《人生七年》中,你會看到那些來自富裕家庭的孩子,7歲時就已經在閱讀《金融時報》、《時代周刊》和《觀察者》,聆聽甲殼蟲樂隊的歌曲。這些豐富的環境刺激,不斷地促進這些孩子的大腦發育。而來自貧窮家庭的孩子,有的在街頭打架,有的孤單寂寞,一整天都找不到人說話,缺乏來自環境的有效刺激

其實豐富的成長環境,並不等同於優越的物質環境。它需要的是父母、學校對於孩子成長的關注。

孟母三遷的故事你肯定很熟悉。在我讀書的時候,我的父母就曾經效仿孟母:他們退掉了我父親在政府大院里分到的寬敞房子,到我母親所在的中學裡去分了一套很小的房子。現在回想起來,雖然當時生活的空間擁擠了很多,但是學校的環境,讓我更加專心地學習,而不是在大院魚龍混雜的環境里混世。

 

用教育打破階層固化

說了這麼多,你一定很好奇,那階層固化難道就打破不了嗎?如果我出生的家庭不那麼富裕,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註定貧窮和落後嗎?

《人生七年》里,就有兩個跨越階層的例外,能給我們啟示。

第一個例外,是一個來自中產家庭的孩子。他因為考試發揮失常,去了一所較差的大學,不到一年就退學去建築工地打短工。等到了28歲再採訪他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了四處漂泊,吃社保的流浪漢。這是個反例。

第二個例外,是一個來自鄉村貧窮家庭的小孩。在14歲接受採訪的時候,他非常羞澀,眼睛都不敢看著鏡頭。但是到了21歲,他已經進入牛津大學物理系就讀。他變得十分健談,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後來,他成為了美國一所大學的教授,從貧窮階層,邁入了精英階層。這是個正面的例子。

造成這兩個孩子之間差別的,有很多種因素,但最關鍵的,是教育。這裡,我要引用《人生七年》當中,一個成為著名律師的富家子弟說的話,他說:「你沒法給孩子任何實質的東西,但良好的教育會讓他們終身受用。」

這句話我非常認同。不過我要澄清的是,良好的教育讓孩子終身受用的原因,可不僅僅是知識。我認為更重要的,是良好的教育讓孩子和一群優秀的同齡人待在一起,他們能形成一個未來社會精英的社交網路。考上北大清華,並不是意味著你在這些名校,能學習到其他大學學不到的知識,而是意味著你加入了一個未來精英的俱樂部。

同樣地,北上廣的生活遠比家鄉二、三線城市的生活更為艱難。但是,留在北上廣,你就有更大的機會和優秀的人一起工作,一起成長。這就是我們不斷上進的根本原因,因為我們每向前一步,我們就能加入到有更多、更優秀人的階層。如此往複,我們才能打破階層固化,從底層邁向頂層。

 

今日得到

總結一下今天的內容。在這一講當中,我通過《人生七年》這部了不起的紀錄片,帶你看到了階層如何塑造我們的人生。階層是真實存在的,階層背後的資源不平等也是毋庸置疑的。法國大革命時的《人權和公民權宣言》里宣稱『人生而平等』,但這裡的平等,也僅僅是指在法律面前的平等,而非指人在資源上的平等。

不過,這並不表明我們沒有機會。出身的階層只是決定了我們的起點,而非我們的終點。

階層所固化的,是獲取財富的品質以及成長的環境。這些固化的東西,其實恰恰提供了抗衡階層的突破點。我們可以有意識地培養孩子的品行、關注他們的成長,並且爭取良好的教育機會,以此來打破階層的固化。

羅輯思維 2018-03/劉嘉(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部部長)

 

連結:臉書峰語  + 讀者留言 2019-08-30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