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重點1:先思考兩個問題

有些人問我,說你講了那麼多天的西方哲學,為什麼還沒有告訴我 「哲學」是什麼呢?我們今天就談一談哲學是什麼。

我們先思考兩個問題:第一個,你到全世界任何一所圖書館去看,就可以看到編號從「0」開始,請問:編號「1」的是什麼呢?就是哲學。你很好奇,問這個哲學為什麼排第一呢?因為人間所有的學問分門別類,只有哲學是一個整合性的學問,把各種學問整合起來找到重點,給你一個明確的歸納。

接著再看第二個情況,你看到有些人明明研究的是數學、物理、化學,或者專攻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但是他們研究到最後所得到的最高的學位都稱作「哲學博士」(Ph.D.),這又是怎麼回事呢?因為在西方傳統經過整個中世紀的發展,到近代的時候,他們認為哲學是所有學問裡面最特別的,它可以稱作「學問的學問」「知識的知識」或「科學的科學」,這三個詞其實都來自於同一個拉丁文的片語,叫做「Scientia Scientiae」,翻譯成英文就是「the Science of Sciences」,各門學科裡面的綜合性的學科。

所以前面看到哲學是非常廣泛的,無所不包,後面又看到哲學非常高深,好像是最深的一個學問,但是在現實生活裡面可不是這一回事。我是學哲學的,經常有人跟我開玩笑,他說聽說你們學哲學的就好像是整天在一間黑房間裡面找一隻黑貓,哪裡有貓呢?你可能自己在幻想吧;也有人講得更直接,他說你們學哲學的就是把簡單的東西說得很複雜,把別人懂的說成別人不懂。實在是很抱歉讓你們得到這樣的印象。

 

 

今日重點2:哲學就是愛好智慧

所以我們還是要回到今天所說的主題:哲學就是愛好智慧。

這是怎麼回事呢?首先用「哲學」這個古希臘文的是誰?就是我們這兩天所說的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約571-497 B.C.),那畢達哥拉斯怎麼得到這樣的靈感呢?怎麼會想到這個詞或是從事這樣一種哲學研究的人呢?說實在的,他是看到奧林匹克運動會而有這樣的靈感,他看到奧林匹克運動會每四年舉辦一次,到他那個時候大概舉辦了60屆了,他發現運動場上有三種人:

第一種人是做生意的。看到人多,有利可圖,就叫賣,像一般的攤販一樣,或是做廣告宣傳自己的產品,目的在於求利。

第二種人就是運動場上許多的運動員。他們代表自己的城邦,希望得到榮譽,這一生後面就可以衣食無缺了,這是求名譽。

還有第三種人,就是所有的觀眾。但是觀眾裡面有極少數的一些人,他們並不是任何一隊的粉絲,也沒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就只有一個念頭——想發現真相。譬如說,每四年這樣的競賽,到底意義何在?人生到底應該追逐什麼樣的目標?他可以從這種群體性的運動比賽中,體會到人生應該走什麼樣的路。這樣的人代表什麼?他愛好的是智慧,他只希望知道真相。

所以,這一來就分出三種人:第一種追求利益;第二種追求名聲、名譽;第三種追求真正的知識,也就是智慧。他就想到說組合成一個新的詞,叫做Philosophia,Philosophia這個詞是兩個希臘文合成的,前面一半叫做Philia,後面一半叫做Sophia。

我們先說Philia什麼意思?Philia就是愛。但是古希臘人說到「愛」的時候,有三個詞:第一個是在感性上描寫情慾之愛,男女之間的激情這些,叫做Eros,翻譯成厄洛斯;第二種是一種大愛,就是有宗教情操的那種博愛,普遍地愛每一個人,稱作Agape;第三種愛稱作Philia,Philia就是一種朋友之間的情感,稱作友誼,而這種友誼溫和而理性,並且可以長久堅持下去。他用的詞是第三個Philia,再加上另外一個字,叫做智慧(Sophia)。

 

智慧(Sophia),怎麼去了解這個詞呢?那你就要分辨了,也有三個詞要分辨:

信息。

第一個是一般人所見到的資訊,每天發生,見人就說昨天發生什麼事,昨天最熱門的新聞是什麼,每天談這些八卦消息,這叫做信息,來來去去,不太可靠,常在變化中。

知識。

第二個詞叫做知識。你看,大學裡面可以分為幾十個學科,每一個學科都有專門的知識。就是對於這世界上某一部分的現象作專業的研究,得到深刻的了解,成為這一方面的專家。但這種專家分而不合,他沒有辦法整合到自己的生命裡面,他只是在這一方面成為專家,別的方面他可能完全不了解,這叫做知識。

智慧。

第三個詞就是我們所說的智慧。「智慧」怎麼說呢?簡單來說,就是完整而根本的理解。說到「完整」,人的生命怎麼樣叫「完整」?簡單說來就是「生老病死」,你能不能把它看作一個整體呢?你還年輕的時候能不能想到幾十年之後年老、面臨生命盡頭的時候,你會有什麼樣的心態呢?這叫做「完整」。

所謂的「根本」往往所指的是人生裡面最複雜的、最深刻的一些問題,像什麼是痛苦、什麼是罪惡、什麼是死亡?所以,所謂的智慧,就是針對這些做完整而根本的思考。也就是你如果愛好智慧的話,一生都在追求這個答案,而不見得可以獲得,但在追求的過程裡面,整個生命就不斷地轉化、不斷地提升,就表現出跟一般人不太一樣的特色。

 

今日重點3:畢達哥拉斯的示範

畢達哥拉斯有這樣的體認,發明了這樣一個詞,那他自己在生活上有什麼樣的見證呢?他不能只是光說有一個「哲學」這個詞,有一群人可以稱為「哲學家」,而他自己不來示範一下。他的示範有三點,表現為三種愛:第一個,他愛沉思;第二個,他愛治病;第三個,他愛教書。

1. 愛沉思。畢達哥拉斯的學派是在南義大利克羅頓這邊發展,他自己住的地方表面看起來像一座神殿,但是進去之後就會發現有一個地下室,他每天都要花好幾個小時在地下室裡面沉思。就好像你如果要往上提升,就要先往下沉到深刻的地方。他從地下室出來之後,就跟學生說我在地獄裡面聽到什麼樣的消息,我們現在要往上提升了,所以他喜歡沉思。

你說在地下室裡面到哪裡去,那是他個人的說法,但至少代表什麼?他跟別人都保持了距離,他自己進行深刻的思考。我們也提過,你要當畢達哥拉斯的學生的話,前五年是不能說話的,只能認真學習,認真地思考老師所教的一切。

2. 愛治病。他有一段時間到處去旅行,旅行的目的是為了給人治病,而他所治的病不是身體方面的疾病,而是在靈魂上的問題。譬如一個人活得不快樂,他跟你說你追求的是物質還是精神?你有沒有忽略它們的平衡呢?有點像今天的心理醫師。

而這一點深深影響了尼采,尼采後來說了一句名言,尼采說:「哲學家是文化的醫生。」他就把畢達哥拉斯這種愛替別人治病,從別人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事的情況,發現他內在真正的問題,而他把他轉移到對整個文化,哲學家可以做個診斷,知道他在走向一個好的或是不好的趨勢。

3. 愛教書。他認為教書是一種最神奇的行業,別的東西,像權力、像財富,你給別人之後自己就少了,給到最後,給得越多,自己剩得越少;但教書不一樣,一個老師教學生,他把所有的學問都教給學生,他本身的學問並沒有減少,甚至還教學相長,還增加了呢。

所以,從這三種特色的表現,就顯示畢達哥拉斯這個人是言行一致的,是一個真正的哲學家。

 

今日收穫
我們現在總結一下,看看今天學到了什麼,學到了三點:

1. 在奧運會上,心態超然、只想得知真相的極少數觀眾,才是哲學家。這種哲學家的形象,其實表現在後代所有的科學家、學問家身上,就是專心致志、為了求真而求真。只不過哲學家他所求的"真",是完整而根本的道理。

2. 哲學是愛好智慧,要做根本的探討或探討根本的問題。所以在哲學界,很多時候你就會發現,很多人都有不同的觀點,他們觀點不一定都對,我們要學的是什麼?要學的是他們的方法以及他們面對問題的態度。因為人活在世界上,所謂的"愛好智慧"意思是什麼呢?就是你只能慢慢接近智慧,你不可能真正擁有智慧,因為智慧是屬神的、屬靈的,這是西方一個非常明確的立場。

3. 哲學會調整及改善人的觀念與作為。你學的任何一套哲學,它對你都會產生某種啟發,有不同的觀念就帶來不一樣的行為,行為造成習慣,習慣塑造性格,然後再決定你的命運。

羅輯思維 2018-04/傅佩榮《傅佩榮的西方哲學課》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