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壟斷

今天,咱們講一個關於技術壟斷的故事,但不是發生在今天,而是200多年前。

話說,當年英國爆發工業革命之後,掌握了全世界最先進的技術,尤其是紡織技術。而周邊的國家,比如法國,就很眼紅,想盡各種辦法,要把技術弄過來。但英國當然不答應,這是我的核心競爭力,所以嚴防死守。於是,一場關於技術的攻防大戰,就此上演。

這場對決主要是三個戰場。

第一個戰場,是挖人大戰。技術掌握在人的手裡,竊取技術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挖人。尤其是當時的機器設備還不夠標準化,與其去偷一張設計圖紙,還不如直接找一個懂技術的人,把他挖過來就算了。於是,很多國家都派出了技術間諜,也就是獵頭。

比如有個人叫約翰•霍克,本來是英國人,但是後來當了法國人的技術間諜。他在英國秘密招了一大批紡織技術工人,這在當時的英國是犯法的,他把這些工人帶到了倫敦港,讓工人混進喧鬧的人群,大搖大擺的把人送走了。

後來,這些工人成了火種,把機械紡織技術傳遍了整個法國。當時英國有一家報紙叫《世鑒日報》,就是後來《泰晤士報》的前身,這麼評價霍克,說他對英國造成的破壞和傷害,可能比英國失去美洲還要大。這是多麼嚴重的損失。

第二個回合,是比待遇。

就像當時美國的賓夕法尼亞州就規定,只要你能造出英國的棉紡設備,就給你一大筆錢,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偷渡也好,流亡也罷,都無所謂,我只認手藝。

英國雖然早就做好了防禦措施,早在18世紀初,英國就制定了禁止技術工人移民的法律,還在邊境設了很多關卡,只要發現誰帶了設計圖或者紡織工具,對不起,扣下,不準走。

但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國內這群正當年的小夥子,在國內資歷很低,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外面的誘惑?

大名鼎鼎的美國工業革命之父,塞繆爾•斯萊特,就是這個時候前往美國的。當時為了避免被抓,他喬裝成農夫,混過了海關。到美國之後,沒用幾年就建造出了和英國一模一樣的紡織流水線,他自己也成了紡織大王。

技術流失,還有第三種方式,英國這回是毫無防備。

之前,英國只是對紡織技術嚴防死守,因為這是他們引爆工業革命最重要的技術。但是,對另一項技術,卻沒那麼重視。殊不知,這個技術拿到別的國家,足以使其脫胎換骨。

這就是運河技術。

因為英國是個島國,海岸運輸業可以通過潮汐進入很多河道,一直深入城市。這麼一來,既提高了速度,也節省了運輸成本,所以英國人對挖運河很有熱情,運河技術也堪稱一流。

但是,工業革命之後,蒸汽機一發明,鐵路就成了運輸的命脈。運河技術在英國人眼裡一下子就變得不值錢了。

這可就便宜了另一個國家,那就是美國。美國有很多四通八達、水力強大的河流。所以,被英國人冷落的運河工程師,在美國炙手可熱。

1791年,費城的商人們成立了「改進道路與內陸航行協會」,高價招攬運河工程師,隨後,美國人開始大修運河,整個國家有的是國土,有的是資源,缺的就是把積存的勢能盤活的能力,運河的興起,則大大盤活了美國國內的資源。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825年建成的伊利運河。這是第一條貫通美國東海岸和西部內陸的運河,它不僅加快了運輸的速度,更把運輸成本降低了20倍。同時,作為伊利運河的港口城市,紐約也搖身一變,成了新的世界經濟和金融中心。包括後來華爾街的崛起,也要得益於伊利運河。

總結一下,200年前的英國本來是技術大國,但是這個優勢陸續失守。基本歸結為三個原因。

第一,不管你管的多嚴,總擋不住別人來挖人挖技術。

第二,只要待遇夠高,利益夠大,你是攔不住自己人往外跑的。

第三,即便你努力做到了前兩條,別忘了,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特點,你不在意的技術,對別的國家來說很可能是大寶藏,此之毒藥彼之蜜糖嘛。你嚴防死守到最後,也沒準守錯了地方。

好,這是英國的故事,說到這,還是一個老套的故事。

現在西方發達國家對中國也是這套思路,嚴防死守技術。結果也應該是英國的那個結果。兩百年了,這個故事沒有變過。

 

不過我今天說這個話題,是想開個腦洞。

如果是在今天,如果不是國家,而是一家公司,你現在有了一項核心技術,那除了堵住技術的流出之外,有沒有別的辦法處理這個難題?

事實上是有的,那就是向相反方向跑,乾脆把技術公開了。最典型的就是埃隆·馬斯克,2014年他就宣布把特斯拉的技術專利全部開放。

問題是,他為什麼這樣做?是為了佔領道德高地嗎?那對一家商業公司來說,未免代價也太大了。好不容易確立的技術優勢,就這麼放棄了?所以背後肯定是有理性算計的。

正好,我們在去年,也把「得到」的品控手冊,就是怎麼做一個內容產品的全部技術也做了開源,你現在在「得到」的首頁搜索「品控」兩個字,就能看到。所以,我能理解埃隆·馬斯克為什麼這麼做。

核心原因是兩個,第一,是市場發展的速度在變化。

200年前,英國人的紡織技術被法國人拿走了,那就是真實的損失,就是競爭力的喪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一個全新的市場,從開拓到成熟,非常快,而一個市場成熟的標誌,就是頭部的企業會享有極大的紅利。

埃隆·馬斯克之所以要公開所有電動車的專利,就是要讓其他企業都來進入電動車領域,一起把市場做大,把電池、充電樁等等基礎設施做好,把上游的供應商的力量吸引過來,把用戶教育好,你們應該買電動車。

到頭來,特斯拉作為這個行業的旗艦企業,自然就會享有極大的利益。

第二,是現在企業競爭力的核心也在發生變化。

在過去的工業時代,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是資本和技術。而現在呢,是人。

只有當你聚集了最多的有創新力的人,你才能持續創新。那怎麼吸引有創新力的人呢?光靠待遇是不行的,你還得讓那些牛人看到自己加入的是一家很牛的公司,是創新力的源頭。所以,你就要公開一部分技術。

那個道理咱們都懂,要金子,不如要點金術。要技術,不如要能源源不斷產生新技術的人才。過去的技術,公開了就公開了,未來的技術才是決勝的關鍵。公開技術,看起來是損失,其實既鎖定了其他公司的技術發展路線,還吸引了業內第一流的人才加入,其實是一筆再合算不過的買賣。

你看,擁有優勢,和快速持續地擁有優勢,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表現出來的動作也完全相反。一個是控制技術的流出,一個是乾脆公開技術。

我多次說過,我2017年聽到的最有啟發的一句話就是:一個真理的反面,可能是一個更深刻的真理。就是這個道理。

羅輯思維 2018-04/雷劍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