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繼續講蘇力老師的著作《大國憲制》。這本書討論的是,中國人的祖先,是怎麼在漫長的時間裡,一點點地把這個超大國家組織建構起來的。

今天我們先從基本制度說起。有幾個詞,你肯定聽說過,比如「宗法制」「嫡長子繼承製」「官僚制」「分封制」還有「禮制」,那它們之間有沒有什麼邏輯關聯呢?今天我們就回到歷史現場,順著老祖先的思路,看他們是怎麼遇到問題、解決問題的?

先說「宗法制」。所謂宗法制,就是家國同構,用血緣為主要紐帶來組織政治結構。

這其實並不新鮮,人類的本能就是這樣。隨著文明發展,統治範圍擴大了嘛,統治者個人忙不過來,要靠其他人幫忙。那他相信誰呢?當然是有血緣關係的家人,這很天然、很自然很正常。歐洲的貴族制也很講究血統的純正和血統之間的聯姻。

但是,中國的宗法制度不同。不僅特別嚴格,而且還要有一系列輔助的制度發明來支持。為啥?昨天我們講了,因為我們中華民族的祖先,他們面對的任務不同。他們要應對獨特的挑戰。所以要構造一個超大規模國家。

這和歐洲貴族制的任務就不同了,他們是僅僅需要維持一個小規模政體的運行,那是完全不同級別的挑戰。這就像是微軟和蘋果的操作系統,要支持那麼大規模的用戶,和那麼多的應用軟體。底層的操作系統一定要設計得強悍,不能負擔一重就崩潰。

 

這一點,你從中國關於親屬的稱謂中就可以看得出來。咱們中國人分得那叫一個細,叔叔和舅舅,表姑和堂嬸。這些稱謂,在西方文化里根本不會分那麼細。

中國人祖先為什麼要分?當然是因為背後對應了上下尊卑遠近和不同的權力。為什麼要對應的那麼清楚?說到底是為了維護和落實嫡長子繼承製,讓權力和財產的傳承,特別清晰。

請注意,在政治構架中,在首領這個位置的傳承過程中,天然不是「嫡長子繼承製」,而是「兄終弟及」,就是哥哥死了,在同輩的兄弟當中,找一個來繼承。

你想,上古時代,生產力水平很低,生活環境危險困難。一個部落首領的生活、享受和其他人沒多大差別,遇到事情還要帶頭往上沖。就像部隊的首長,打仗時當然有生殺予奪的權力,但是跟享受這東西,不是能對應的。相反,他是一種責任。

就像我們昨天說的,在治水和打仗的過程中,大家讓你當頭領,賦予你權力,那首先是一種責任啊。所以這種頭領往往要由家族、部族內有能力的人來干。

一旦前任領導人去世,接任者必須能立即上手,可沒時間讓繼任的人慢慢學習、適應崗位。所以,上古時代,對繼任者的要求是「備胎」,而不是「接班人」。

如果你聽過施展老師的《中國史綱50講》,那裡面就仔細分析了為什麼後來的游牧民族大多實行的是「兄終弟及」制度。就是因為這種環境壓力。

 

但是奇怪,為什麼中國農耕民族的祖先,在周朝的時候,要搞出一種嚴格的嫡長子繼承製呢?從「兄終弟及」變成「父死子繼」呢?

這個問題,我們以前講過。簡單再解釋一下:

第一,嫡長子就一個,非常好確認他繼位的合法性,只要這個原則大家認,就沒有什麼好爭好搶的;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是父死子繼,兩代領導人之間歲數差的比較大,不會幹不了幾年就換人,統治權轉移的頻率就低得多;

第三,嫡長子繼承製還體現了一種法治精神,它也約束了在位的統治者,他不能隨心所欲地挑選繼承人,這就把野心家鑽空子的空間壓縮到了最小。

你看,和「兄終弟及」比起來,嫡長子繼承製更加適應大型政體,因為他能保證超大型國家的政治穩定。這就是為什麼中國人在宗法關係上那麼嚴謹的原因。

那這宗法制、嫡長子繼承製有沒有缺點呢?當然有。

人類社會事務的常態就是「按下葫蘆起來瓢」,解決了舊問題的同時,一定會產生新問題。

嫡長子繼承製有千般好處,但是它帶來的新問題是,統治者的水平高低只能靠運氣了。誰也保證不了他一定聰明能幹。此題無解,只能設法盡量補救。補救辦法就是官僚制,用一批組織起來的政治精英來輔佐君主管理國家。

 

為什麼中國上古時代的官僚制就開始發達?西周時候達到的水平,歐洲在近代化之前都沒有達到,領先了兩千年?就是因為,在超大規模國家條件下,官僚制是嫡長子繼承製毒性的一劑解藥嘛。

嫡長繼承製還製造出另一個嚴重的、必須解決的政治難題,那就是出現了一批政治上徹底無望的「皇叔」「王爺」。怎麼安置他們?大家都是一個家族的,憑什麼嫡長子能夠繼承全部權力,他們什麼都沒有呢?這個問題得解決。

這方面的制度安排就是「分封制」。歐洲的分封制,主要是分封功臣。而中國的分封制,主要是安置親屬。最典型的就是西周。

周天子確實是把自家子弟派到各地,創設出了諸侯國。諸侯到了各地,按照分封制的原則,在家族內部把土地、民眾也一層層分封下去,這就是完整意義上的封建宗法制。所以說,西周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有模有樣的大型國家。

 

那問題解決了嗎?沒有。分封制帶來的新問題是,雖然大家都是親兄弟,但分封出去以後,過上幾代,繁衍出來的眾多後代,堂兄弟之間、堂堂兄弟之間,也就和陌生人差不多了。

你三叔的四舅的堂弟的妻子家的二弟,你認識是誰嗎?走在街上迎面遇到也不認識啊,何況是那個時候。這個問題同樣無解,只能設法緩解,什麼方法?就是「禮制」「周禮」啊。

周禮的內容和影響,說起來就太多了,其中關鍵和核心的一條,說白了就是「常回家看看」。

每到重大節日或紀念日,把散在各地的宗族子弟召集起來,按照嚴格的等級尊卑,舉行複雜的祭祀祖先典禮儀式,在祖先的墳墓或者牌位面前,嚴肅地重申大家有共同的祖先、都是一家人、互相之間是有尊卑秩序的、平時要友好相處、有事要互相幫忙。

大家在內心情感上做不到的事情,就通過外在的禮儀把它固化下來,不斷地強化。這就是周禮對於構成一個超大國家的作用。所以那些繁文縟節的禮節,不是沒有意義的。

要不怎麼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呢。這是在《左傳》中的一句話,意思是國家最大的事,就是祭祀和打仗。打仗重要,這個好理解。

為什麼祭祀也那麼重要,而且次序還放在打仗前面?是因為古人迷信嗎?不是,祭祀這個禮,是部族內部凝聚力的來源,一個大國才能不散攤子。所以,只有理解了宗法制這個操作系統,你才能理解「周禮」這個應用軟體為啥那麼重要。

當然,這不是終極解決方案,時間一長,還是不管用。到了孔子時代,他就對禮崩樂壞痛心疾首。孔子是改革家,不是頑固的保守派,那他為什麼還要懷念周禮呢?他是知道,禮崩樂壞的表面之下,是宗法制的鬆弛,是重要的國家結構的潰散。從此之後,天下就將不太平啦。

 

簡單總結一下今天說的。

為了把中國構造成一個大國,中國的祖先研發了一個超牛的底層操作系統——宗法制。宗法制確立之後,首先落實在嫡長子繼承製上,確保了政治的高度穩定性。但是,這個解決方案是有漏洞,有bug的。所以,我們的祖先又發明了「官僚制」「分封制」「禮制」來給這個操作系統打補丁。

經過所有這些努力,黃河流域的農耕部落和部落聯盟,初步被整合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國。

 

羅輯思維 2018-06/策劃人:李子暘


 

全站熱搜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