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西方古典名著,你一定看過不少,聽說過的就更多了。但除了爛熟於心的故事,你真的讀懂了嗎?

「得到」「每天聽本書」品牌解讀人、著名文學編輯黃昱寧,特意為你準備了這份書單,帶你從另一種視角看名著——

用文學名著發展過程的8個關鍵節點,帶你串起半部西方文學史。相信看完後,你對它們的理解能加深一個層次。

 

1605年 《堂吉訶德》出版

1. 《堂吉訶德》稱得上是,歐洲第一部現代小說。舊時社會流行的是「騎士小說」,故事充滿了套路:英雄永遠逢凶化吉,最終抱得美人歸。

2. 但《堂吉訶德》卻是一本「反套路」小說,講述了主人公堂吉訶德和其鄰居桑丘二人,試圖用虛幻的騎士精神行俠仗義,結果鬧出種種笑話,直到臨終前才幡然醒悟的故事。

3. 它重塑了小說的深度,重點談論了真實和虛構的邊界,以及高貴和卑微的關係。後世很多小說在思考方向和人物塑造上,都受到了它的啟發。

 

 

1719年 《魯濱孫歷險記》出版

1. 《魯濱孫歷險記》以一己之力,開闢了荒島文學流派。

2. 荒島文學,是指在與世隔絕、遠離人類文明的絕境中,落難的主人公,用有限的條件,征服自然,重回文明世界的故事。小說中的主人公魯濱孫,就是在荒島生活28年後,重返了故鄉。

3. 書中用了大量現實主義寫作手法,生動逼真的細節再現虛構的情景,特別是從頭到尾都用第一人稱「我」來敘事,甚至讓很多讀者都誤以為,這是個真實的故事。

 

 

1796年 《傲慢與偏見》出版

1. 18世紀後期,雖然有優秀的小說作品,但仍「難登大雅之堂」,遠比不上其他文學形式的地位。《傲慢與偏見》這本書的出現,補上了英國小說史過渡時期的空白。梳理18世紀後期文學史,你會發現,這個時代值得銘記的小說作家,只有奧斯丁。

2. 這本書最難得的是女性形象的處理。得益於作者的女性視角,書中的女性不再整天眼淚汪汪,而是充滿了思想的「新女性」:在情感與理智、自由與規範之間不斷尋求平衡。

3. 另外,通過講述當時上流社會鄉紳班納特一家,給女兒找婆家的故事,你也能一窺英國社會轉型時期的人情世故和風情變遷。

 

 

1830年 《紅與黑》出版

1. 《紅與黑》這本書,最大的兩個特點,一個是極寫實,另一個是心理描寫。寫實風格啟發了後世的福樓拜,細膩的心理描寫則啟發了20世紀的菲茨傑拉德,可以說奠定了現代心理小說的基石。

2. 書中通過主人公一路「升級打怪」,希望進入上流社會,獲取事業愛情雙豐收的故事,一針見血地記錄了法國社會的劇烈變化,尖銳的階級矛盾也最終演變成了七月革命。

 

 

1844年 《基督山伯爵》出版

1. 《基督山伯爵》可以算是「暢銷書」的鼻祖,開啟了長達200年的暢銷奇蹟。主要講述的是主人公報恩復仇的故事。

2. 此外,這本書開闢了越獄題材和復仇主題,我們熟悉的《連城訣》《肖申克的救贖》《越獄》等作品,都受到了它的影響。

3. 這本書還是最早期的連載小說,在報紙上連載了一年半。為了吸引讀者一直追下去,大仲馬不得不挖空心思,讓故事跌宕起伏、出人意料,還要在每次連載的開頭附上「前情介紹」,照顧中途開始看的讀者。

4. 有意思的是,當時報社是按行數支付稿費,所以大仲馬在書中寫了大量的對話。等這本書寫完,他就拿出50萬法郎的巨款,在塞納河畔建造了基督山城堡。

 

 

1847年 《呼嘯山莊》出版

1. 這本書最值得讚歎的,是作者「超前」的寫作手法。沒有遵守一直以來人物「話不說絕、事不做絕」的規則,而是徹底撕掉偽裝,把人、事、物推到絕境。給我們展示世界上最原始、尖銳的對立和衝突,究竟是什麼樣子。

2. 小說還引入女僕的角色作為敘述者,她搖擺不定的情感,某種程度上,是代替讀者發聲。通過她對故事的議論,讓我們感受到世俗標準和真正的靈魂碰撞之間,意味深長的落差。

3. 這本書在出版之初,曾被評論界認為「氛圍太過黑暗、主角做壞事太多」,隨著時間流逝,它的文學價值才被大眾慢慢肯定,成為文學史上「一座奇妙的孤峰」。

 

 

1857年 《包法利夫人》出版

1. 過去的小說,講故事的色彩很濃,但《包法利夫人》的敘述手法非常獨特,故事就像在你眼前發生一樣,你是在親眼見證這個故事的發生與結束。

2. 比如,女主角愛瑪想吃水果,福樓拜就用了「來點水果一定很棒」的句子,而沒有說「愛瑪想吃水果」。讓我們讀起來,感覺吃水果的想法,是愛瑪自己形成的,而非作者所想。

3. 作者從文字中「消失」,不但能增強讀者的代入感,也能更精確、客觀地描繪出人物和環境,以創造一種現實。

 

 

1925年《了不起的蓋茨比》出版

1. 可以說,《了不起的蓋茨比》是20世紀最雅俗共賞的英文小說。

2. 作者菲茨傑拉德拋棄了19世紀慣用的「上帝視角」,引導讀者能夠始終跟隨旁觀者尼克,從他的視角來觀察主人公蓋茨比和世界。展現了20世紀20年代美國上流社會紙醉金迷、內心空虛的生活。

3. 作為20世紀初的作家,能扔下現實主義文學的黃金法則另起爐灶,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也正因為如此,蓋茨比的形象自始至終都藏在雲霧中,蓋茨比到底是什麼樣,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答案。這種有意識的留白、微妙的不確定,恰恰是現代小說重要的特徵。

 

羅輯思維 2018-06/黃昱寧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