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競爭的競爭力

有一個常識,我相信我們大多數用戶都知道,就是《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是兩回事。《孫子兵法》的作者是春秋時代的兵聖孫武,而《三十六計》的作者是誰都不知道了。

我看資料,據說最早是1941年在陝西邠縣一個書攤上發現的,手抄本,沒有寫年代,也沒有寫作者,後來因為成都的一家書商翻印,才開始流行,我們只能推斷它的成書年代不會早於明清。你看,這歷史地位是一個天一個地。

但是,這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按照通俗的理解:這兩本書畢竟都很有名啊,都是說怎麼打仗的書啊,所以,經常就合在一起出版。這就造成了對孫子兵法最大的一個誤解,以為它也是講奇謀巧計的,是講怎麼打贏的。

其實不是,孫子兵法不是教你怎麼贏的,而是教你怎麼不敗的。這有區別嗎?有啊。贏不贏,你要考慮對方,敗不敗,你只需要考慮自己就行了。孫子兵法里所謂「 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你能不能打贏,你說了不算,得看敵人那方面的情況。但是你是不是保持一種不可被戰勝的狀態,不會輸光了手裡所有的牌,不得不下牌桌,這個,才是我們自己說了算的事。

但是,我過去的理解也就僅止於此了。我第一次看《孫子兵法》還是大學時候,看到的是滿篇的格言警句,都是大道理。說實話,大道理這個東西,單擺浮擱在那裡,我們經常容易無感啊。

比如說「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孫子兵法最著名的那句,那又怎樣?從小就知道啊。能給我們什麼啟發啊?這就是大道理的問題,因為經常說,時光磨損了它的銳度。就像我們從小就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一點沒覺得有詩意。直到我30多歲的某一天,半夜醒來,身處異鄉,看見月光灑在床前,那一刻,李白的詩意才轟然一下來到我面前。

這次聽《華杉講透孫子兵法》,我也有類似的感受。突然一下明白了,原來,孫子兵法全文6075個字,大部分都是在告訴我們,怎麼管理自己的注意力,要把它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放在敵人身上。怎麼樣通過放棄競爭的方式,獲取真正的競爭力。

我們先從那句大家都知道的話開始:「 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為什麼說百戰百勝還不是好事呢?這裡面有三層意思。

第一,打仗是一種非常不對稱的博弈。打贏了,未必能怎麼樣,沒準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是一仗打輸了,可能身家性命都沒了,順便連累國家百姓遭殃。打仗相當於你在玩一個每把都全部押上去的賭博遊戲。就是你百戰百勝,第一百零一仗輸了,還是什麼都沒有了。

第二層意思,為什麼說老打勝仗不好?因為它在培植你的競爭心態,培養你對戰爭的路徑依賴。

舉一個例子,戰國的時候,魏武侯有一次問李克:這吳國為什麼亡國啊?李克的答案就很奇葩,他說,是因為吳國「數戰而數勝。」他老打勝仗。魏武侯就奇怪了,「數戰數勝,老打勝仗,這是啥國家的福氣啊。」

李克說:「數戰則民罷,數勝則主憍。以憍主使罷民,而國不亡者,天下鮮矣。」老打勝仗,老百姓受不了,但是國君呢,就驕傲自滿。一個驕傲自滿的君主驅使疲憊不堪的老百姓,這個國還能不亡嗎?

第三層意思,為什麼百戰百勝不是好事?你想啊,如果你一輩子老打勝仗,關鍵不在於這個勝字,而是在於這個打字。為什麼你總能贏,但是總得打呢?這說明你總解決不了問題。我們都知道克勞塞維茨的那句名言:「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打仗是要解決政治解決不了的問題的。你老打,但是不解決問題,說到底還是失敗。

這方面最典型的是拿破崙。是,你拿破崙是厲害,厲害到最後怎麼樣?你在征服大半個歐洲的過程中,也讓歐洲的其他力量明白了,不搞掉你,誰也好不了。所以就團結起來,跟拿破崙死磕。

你看,用戰爭的方法解決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其實是在製造更大的問題,最終會把你壓垮。

說到這裡,你才明白,為什麼孫子兵法說,「 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有一次,許岑老師在和我們打磨課程的過程中,無意中說了一句話:「競爭意識損害競爭力」。後來我們經常在同事中講這句話。其實也是這個意思。

 

那下一個問題來了,不打仗,我怎麼贏呢?不競爭,我怎麼能脫穎而出呢?答案是,做好自己的事,做得比你的對手還要好,然後等待你的對手自己失敗。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不食人間煙火。但是只要往現實社會一想,你就知道,這才是《孫子兵法》對我們這代人最寶貴的提醒。

萬維鋼老師在《精英日課》裡面講過一個例子。上世紀80年代末,全國各地發行量最大的城市報紙,都是當地的《廣播電視報》。這並不是因為這些報紙里的文章有多好看,而是因為上面有電視節目表。到了90年代,證券類的報紙發行量又起來了。同樣,也不是因為上面的文章多好看,而是為了看上面刊登的上市公司股價。

現在我們回頭看都知道,這兩種報紙的下滑是必然,只要信息技術一發展,且不說互聯網,就是手機簡訊報,也足以奪走他們的用戶。

但是如果回到現場,你是當時的廣播電視報或者是證券報的老總,你不知道後面的技術發展趨勢,你會怎麼做?我們都是凡人,都不是全知全能的,我們很難預見技術發展的趨勢。

本能的做法是打仗,就是利用現在的優勢,參與競爭,你眼裡的對手就是各種報紙刊物,你拼發行,拼廣告營銷,結果呢,所有這些努力都擋不住大勢的下滑。

但是,如果那個時候你就理解了《孫子兵法》說的這個道理,通過放棄競爭的方式,獲取真正的競爭力,做到「 不可勝在己」,努力保持自己不可被戰勝的狀態,那你就會知道,現在報紙賣得好的原因,跟你自己的能力沒有關係。

如果你只想做媒體,那就拚命提升自己的內容能力。那電視報沒有了,你可以干都市報,紙媒不行了,你可以干微信公眾號。你就不可能把滿手的牌打光,不得不下牌桌,你就是永遠的贏家。

所以,把注意力從競爭對手身上拿開,回到自己的競爭力本身,就是最好的競爭方式。為什麼?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發現真正的機會,和真正的風險。

如果剛才說的這些還不足以說服你,華杉老師在課程里有一個特別精彩的比方。你看上了一個女孩,她另外還有八個追求者。這時候你最正確的做法是什麼?難道是把那八個人挨個打敗嗎?不是。專注經營你和這個女孩的關係就好。

贏的基礎,不在於你勝過了多少人,只在於不斷提升的競爭力。

 

羅輯思維 2018-7-2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