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式的市場經濟

最近聽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的人,講他們的「公司文化」。其中提到一點很有意思,他說,企業文化,不是那些貼在牆上的那些口號。為啥?因為口號之所以要貼出來號召大家,說明它既不是現實,也不是共識啊,它只是一個還沒有達到的願景。怎麼能說一個還沒有實現的東西就已經是你的企業文化呢?

我說,那既然貼在牆上的口號不是企業文化,那企業文化到底什麼呢?他說,是一個目標指針。比如,他們公司,體量龐大,而且在變化迅速的環境中,所以企業文化的目標指針就是「讓信息在組織內高速有效地流動」。這根指針才是他們真正追求的目標,是長期不變的,一切表象,包括貼在牆上的那些口號,都是在新環境下這根指針的表現形式。這些形式都可以變,但是底層那個指針是基本不變的。那玩意兒才是企業文化。

這讓我想起來吳伯凡老師最近在《認知方法論》課程里的一個洞察。他說,你發現沒有,現在我們講有工匠精神的那些國家,往往在歷史上也是軍國主義國家?比如日本和德國。

說到底,他們的文化底層就是守紀律,重細節,善於在已經確定的方向上做到極致。甚至不妨換一個詞——全民皆兵。整個國民的生活都帶有準軍事化的性質。不管是當年的軍國主義,還是今天的工匠精神,其實都是這個底層的文化指針的表現而已。

這種底層指針,還決定了很多東西,比如說商業模式。德國首富開的阿爾迪超市(ALDI)之所以在德國吃得開,是因為德國人的生活方式帶有「準軍事化」的特點,要求的生活品類不多,類似於軍隊後勤供給的方式,這就讓商品品種很少的阿爾迪超市能夠在德國發展得很好。要是換到的美國,這種模式就不靈了。

這種底層的文化指針,被濫用,就是民族災難。而被善用,那就是獨特優勢了。

過去幾十年,中國人一直在追求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所以在我們看來,西方的那些富國,搞的市場經濟差不多都是一回事。但其實,在市場經濟這個大概念下面,其實是有不同的流派。德國式的市場經濟和美國式的市場經濟,差別還是很大的。

我們就看兩點:

第一,2008年金融危機,重創了很多國家的經濟。德國當然也受到了衝擊,但德國GDP只在2009年出現了負增長,隨後就開始了復甦。在今天的歐洲經濟版圖上,德國幾乎是唯一的亮色。

第二,發達國家一般是一旦富有,製造業就開始外流,大家不願意干苦活臟活累活。美國的情況比較極端,製造業幾乎空心化了。但是德國呢?製造業還是非常好。德國人口八千多萬,製造業的世界名牌多達2300多個。這也是一個反常的情況。

德國式的市場經濟為什麼那麼奇怪呢?

最容易看到的一個原因,是德國人沒有搞美國式的金融。

一般我們認為,沒有一個發達的金融體系,市場經濟體制就不完善。確實,教科書上關於金融體制有多重要,有多少好處,都有充分的論證。

但是德國就是不信這個邪。這麼發達的經濟體,對金融發展其實是有意遏制的。

德國的經濟體量比英國大得多,但說到金融中心,德國的法蘭克福比英國倫敦可差遠了。倫敦是世界金融中心,法蘭克福充其量也就是歐洲的區域金融中心。而且,美國的金融體系是以股票市場為中心。德國則是以銀行為中心,股票市場不發達。德國股票交易總額和GDP的比值,2017年的數據,德國是42%多一點,美國則高達205%。

就算是以銀行為中心,德國政府對銀行的監管也非常嚴格,採用各種辦法壓制銀行高風險業務。銀行風險低了,自然利潤也就低了。所以,在德國,你要是干金融的,收入並不算高。

和美國正好相反,在美國,最優秀的人才紛紛去華爾街賺大錢,在德國,優秀人才更樂於加入實體經濟,工業經濟。這其實正是德國刻意壓制金融業的用意之一。

你看,德國人不太相信那一套錢生錢的金融邏輯。這看起來觀念很落後。但就因為這種落後保守,德國幾乎不發生金融危機。經濟的波動性也遠遠小於其他西方市場經濟國家。

這種不相信的背後,其實你還是可以看得到那種軍事化組織的思想根源。把經濟發展交給流動性非常大的金融業,還是不如交給看得見摸得著的製造業放心。

這一點,在德國的各項社會政策上都有體現。

比如,德國工會的作用和美國也有很大不同。美國的市場經濟中,工會和企業是死對頭。即使經濟危機來了,工會也往往拒絕降低工資,逼得企業只好裁員,大家都受傷。

而德國呢,如果企業遇到危機,工會一般更願意談判降低工資,或者延長工時,大家共渡難關。當然,這也不是一方面讓步,德國工會是可以進入企業監事會參與管理的,企業和工人利益就有了協調機制。此外,德國對罷工也有嚴格限制,罷工事件的數量很少,這也保證了企業經營的穩定性。

所以你看,德國社會的細胞其實不是家庭和個人,社會結構更多地是建立在實體企業上的,企業才是社會細胞。有矛盾,在企業內部往往都可以化解。

這一點從德國的稅制上也看得出來。

一般以為,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大多以直接稅為主,間接稅為輔。什麼叫間接稅和直接稅呢?簡單地說,直接稅,就是直接向個人收的稅。間接稅,主要是向企業收的稅,企業再通過商品漲價方式把負擔轉嫁出去,所以叫間接稅。

美國的直接稅,佔比超過60%;德國則是發達國家中的另類,稅制以間接稅為主,佔比超過60%;

你在美國買東西,付錢的時候是告訴你,多少錢是商品的價格,還有多少錢是交稅的。你是清清楚楚知道自己交了多少稅的。那美國為啥要這麼麻煩收直接稅呢?稅收成本還高,稅基還不穩定。

美國背後的理論是這樣的,直接稅制下,隨便買個東西都要交稅,所以,公民的納稅意識比較強,因此權利意識也比較強,會形成對政府的制約力量。而間接稅則會掩蓋稅收的真相,政府容易暗中擴張收入和權力。

但是德國的情況證明,現實情況可能恰恰相反。為啥?你想,個體公民就算納稅意識比較強,但是他怎麼有能力真正對政府權力形成制約呢?但是在德國這樣的間接稅制下,政府找企業收錢,像大眾、賓士、寶馬這樣的巨型企業,制約政府的力量就大得多了。納稅大戶嘛,他們對政府提出的各項訴求,政府當然就要重視的多。他們和政府溝通的管道也通暢得多。所以,間接稅很可能比直接稅更能制約政府權力。

你看,這是不是也在證明,德國社會的細胞其實是企業,而不是個人?這背後的邏輯,是不是還是那個準軍事化的文明底色?

中國人追求了這麼多年的市場經濟,更多地是看到美國的市場經濟,而德國式的市場經濟是被長期漠視的。

今天我們說這個話題,還是有感而發。個人或者是企業在追趕別的目標的時候,有兩點看來得記住。

第一,追趕的目標往往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第二,文明的底色,原初的基因往往決定了我們真正可以走上的道路。經常看看其它的榜樣,非常必要;經常想想自己從哪裡來,更加必要。

 

羅輯思維 2018-8-20/策劃人:李子暘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