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員如何面對風險?

最近我的同事王木頭又推薦我翻了一本書,叫《宇航員地球生活指南》。這本書的作者就是一名宇航員,克里斯·哈德菲爾德上校,曾經擔任國際空間站指揮官,那是在天上生活過的人。這本書讓我對「風險管理」這個概念,有了更深的理解。

過去,我們理解風險,那都是可以管理的。比如,一個煤礦,如果完全按照規章制度來操作,應該是可以防範絕大多數安全事故的。所以,如果你聽說一個煤礦出了事,那基本就可以斷定,大概率就是安全責任事故,就是有人沒有遵守規章制度。

宇航員嘛,應該是這個星球上風險最高的職業之一。那針對宇航員的風險管理水平一定是最高的,整個系統應該是儘可能做到萬全準備的。但是我讀了這本書後發現,做好萬全準備在這一行根本就不可能。

舉個例子來說明為什麼不可能。美國的阿波羅1號,宇航員在飛船裡面進行訓練的時候,意外發生大火,3位宇航員全部遇難。那問題發生在哪兒呢?

其實,在設計飛船的時候,是做了萬全準備的,還特意考慮到有可能會發生火災,所以飛船里用的都是不易燃的材料。但是,沒有想到,為了減輕飛船重量,船艙裡面用的是純氧氣,這樣會比用空氣輕不少。但是這樣,原來不易燃的材料,在純氧中就會變得易燃,而且還會釋放出有毒氣體。你說,參與航天任務、造飛船的都是什麼人?可以說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了,那這個道理他們為什麼想不到呢?

道理很簡單,負責艙內材料的和負責艙內空氣的,是兩個部門的科學家,他們都是在各自的領域工作。他們沒有辦法想像各自的工作相加到一起,會發生什麼結果。你想,發射一艘飛船,那麼大的一個系統工作,部門和部門之間的介面地帶,多到無法想像,風險也就多到了無法想像。

明白這個原理你就知道了,即便你小心一千倍一萬倍,還是沒有辦法避免出現黑天鵝。美國挑戰者號太空梭出現意外,是因為天氣低溫讓一個密封零件失效了。後來還有哥倫比亞號太空梭的事故,原因就是因為一個公文包大小的隔熱泡沫脫落了。最後就是一場慘劇。

所以,無論如何準備和檢查都是不可能完全避免意外的。

有這麼大風險的地方,按照常識,一定會有什麼?對,一定會有迷信。

宇航員在升空前,會按照傳統,做一些會帶來好運的小動作。我們都知道,運動員在參加比賽之前經常會這樣,比如足球運動員C羅,在進進球場前,必須用右腳先踏上球場。梅西在罰點球的時候,必須雙手把球放在發球位置。他們相信這麼做可以帶來好運。

宇航員也一樣。美國在2011年停止太空梭項目之後,只有俄羅斯有能力把宇航員送入國際空間站。美國每一個乘坐俄羅斯聯盟號飛船的宇航員,在參加任務前都要有一個小儀式,就是乾一杯加了火箭燃料的水。然後,還要在加加林曾經的辦公室里簽文件。加加林,就是世界上第一個進入太空的宇航員。他們相信這會帶來好運氣。

更有趣的是,馬上就要發射了,宇航員在乘車去發射架的路上,必須中途停車,然後讓宇航員下車在汽車的右後輪上撒泡尿。這是男宇航員,女宇航員不方便,就必須提前在衛生間把尿放到一個小罐里,等停車後把尿灑在車輪上。因為當年加加林就是這麼乾的,相信這樣就能和加加林一樣有好運。

你看,想要避免意外發生宇航員其實並沒有太多辦法。只能求助於迷信。

但是,是不是真的沒有辦法處理意外呢?不是。通過讀這本書,我發現比起避免意外,對宇航員更加重要的其實是控制自己的情緒。

這本書的作者哈德菲爾德上校他自己就遇到過一次非常危險的意外。有一次他在執行出艙活動的時候,在太空中,忽然左眼流入了刺激性液體,液體是擦面罩的時候留下的,眼睛劇痛根本沒有辦法睜開眼。你想,這是在太空穿著宇航服,帶著頭盔肯定沒辦法揉眼睛了,而且失重狀態下眼淚也沒辦法流出來的。所以淚液會粘在眼睛上,越來越大,很快就越過鼻樑流到了右眼。這下連右眼也看不見了。

你想想,別說這是在太空里了,就是你在熟悉的街道上走路,忽然看不見了,你也會慌神,腳下也要打個踉蹌的。現在正在國際空間站外面,全靠手抓著旁邊的扶手,如果這個時候他驚慌失措的話,一個失誤那是可能就永遠消失在太空中的。

但是這時候哈德菲爾德平時受到的情緒鎮定訓練發揮作用了,他還用輕鬆的語氣和地面工作人員彙報說:「我遇到了一點小麻煩。」地面工作人員在了解基本情況後也幫不上忙,也說你是身處太空的那個人,你自己決定是不是要馬上返回空間站。同時,旁邊和他一起出艙工作的宇航員,也不能馬上去幫助他。最後在哈德菲爾德的冷靜應對下,眼淚稀釋了刺激液體,又看見了,而且還繼續完成了自己的出艙任務。

你看,情緒穩定,是完成任務,活著回來的關鍵。

其實,宇航員不光是需要處理恐懼、害怕這樣的消極情緒,就連積極的情緒也是要努力控制的。

你想,宇航員心態和我們正常人不太一樣,因為他們是要經過很多年的訓練的,而且最後還不一定能進入太空,機會很稀缺。所以,一旦真有機會上天,他們的情緒是非常積極的。但這不見得是好事。

比如,會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飛船正在升空時遇到了意外,按照安全規定,宇航員必須終止計劃返回。但是為了完成任務,不讓那麼多年的辛苦白費,他可能就會忽略一些潛在危險,強行執行任務。這就太可怕了。

在美國執行水星計劃的時候,就遇到了這樣的情況。當水星計劃執行第4次載人任務的時候,原定的宇航員因為身體原因沒辦法執行任務了,換上了一位替補隊員,叫斯科特·卡彭特,你想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經過這麼多年的訓練,終於有機會,而且是個極其偶然的機會可以進入太空了。他很興奮。

但是也因為這樣,他到了太空後過於興奮,反覆操作飛船看太空的美景,不聽地面的招呼,結果險些耗盡燃料讓任務失敗。雖然最後還是成功回到了地球,但是他也再也沒有被允許進入過太空,因為他管理自己積極情緒的能力實在太差。

所以你看,消極情緒很可怕,積極情緒也可怕。那怎麼辦呢?

對於宇航員這個職業來說,除了挑選情緒素質比較高的人之外,宇航員平時訓練的時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項目就是訓練控制自己的情緒。

比如,宇航員會做一個「死亡模擬」的訓練。就是讓宇航員自己去想像,自己會怎麼死?死了之後怎麼樣?自己死了之後家人同事會怎麼辦等等。

這個訓練是這樣的,所有相關的人,比如宇航員自己、醫生、項目負責人、親戚朋友等等,都圍坐在一個桌子面前。然後由訓練員設定一個場景,比如:宇航員在軌道上嚴重受傷會怎麼辦?接下來幾個小時,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角色進行響應。這還沒完,這個訓練還會推進一步,就是假設宇航員已經死了,發現沒有裝屍袋怎麼辦?是要把屍體運回地球,還是讓屍體在大氣中燃燒等等。就是這種討論,長期進行。

這樣的訓練有什麼意義?宇航員已經死了,以後再怎麼樣跟他也沒有關係。有意義,這樣的訓練可以幫助宇航員去設想自己的死亡,熟悉自己的死亡,把死亡這件事和對它的恐懼情緒分離開來。這樣,真在太空中執行任務的時候,萬一危及生命的情況真的發生了。宇航員就有能力專註去處理風險,而不是陷入對死亡的恐懼。

今天我們雖然講的是宇航員,我們絕大多數人是不可能去當宇航員的。但是他們的訓練對我們也有啟發。

第一,必須認識到,不管準備工作多紮實,真正的風險我們是無法徹底消除的。

第二,在風險到來的時候,真正能拯救我們的,是自我情緒的控制。避免因為情緒而去犯低級錯誤,或許我們就可以贏過大多數的人了。

 

羅輯思維 2018-11-28/策劃人:王木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哥 的頭像
峰哥

峰言峰語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