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該孤注一擲?

今天我們來聊一個不確定性很大的話題,人應該怎樣做選擇?

我們先來看一個很常見的選擇問題,人什麼時候應該孤注一擲,什麼時候可以耐心沉著?

先說大家可能有的直覺:當然是有資本可以賭的人,應該孤注一擲。沒有資本的人,處於劣勢的人,應該小心翼翼,耐心沉著,因為輸不起嘛。這是直覺告訴我們的。也符合我們的觀察。越有錢的人膽子越大,越窮的人越小心。

但是如果稍加理性分析,你會發現,答案也許正好相反。為什麼?我們來看一個例子。

比如我是一個高爾夫球的外行,和一個高爾夫球世界冠軍比賽,我會怎麼比?我會說,我們打滿全場18個洞嗎?不會的,因為水平差距太大,比多了肯定輸嘛。所以,如果我有機會決定賽制,我應該說,咱倆就比打一個洞,一桿定輸贏。因為我還有可能碰巧贏一把,你可以賭世界冠軍偶然失手。

你看,恰恰是弱者應該孤注一擲。真和我們的直覺相反。

再舉一個例子。比如進賭場,正規的賭場,是有概率優勢的,那是數學家幫忙算出來的。而且那是合法的,是明明白白地寫在他們的執照里的。那你應該怎麼賭呢?如果你要分次下注,那概率就起作用了,你只會穩定地逐漸輸光,一點機會也沒有。所以你非得進,你最聰明的辦法,是全部押上,一次性下注,接受命運的裁決,你還有一點點機會。就這麼簡單。越是沒有資源的人,越應該孤注一擲。

這個道理,說出來感覺很平常。但是,如果真的理解了,你會發現,這是世界留的一個後門。

作為小人物,我們經常會覺得,這個世界沒給我們留什麼機會。因為表面看起來,有資源的人,有優勢的人,往往會獲得更多的資源,佔據更大的優勢。所謂「馬太效應」嘛。

但真的是這樣嗎?不是啊。我們前面剛剛講了啊,有優勢的人,應該等待概率自己慢慢地穩定起作用,這是他們保持優勢最好的最理性的策略啊。一個高爾夫球高手,他應該和我多打幾把。他才不願意搞什麼激進策略。正常和我打,他就能贏。

但這同時也就意味著,有優勢的人,優勢本身就是他們的繩索,他們的行動天然是沒有什麼勇氣的,那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驚喜。因為他們不賭運氣。所以,不管他們優勢多大,他們也攔不住那些敢賭一把的黑馬。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後門啊、這就是這個世界內含的一個邏輯悖論啊。這個世界就是靠這個後門和邏輯悖論來完成結構更替,避免被鎖死的。避免那些已經享有優勢的人,持續享有優勢。

舉個例子。我們經常看到一個現象,一個班裡的同學,學習成績最好的學霸,將來的發展往往只是中上水平,最有成就的人,往往是班上成績不怎麼樣的人。為啥?有人說這是因為學霸讀書讀傻了,或者乾脆說讀書無用。這當然是瞎分析。

用今天說的這個規律,我們就明白了,這是理性選擇的結果。班上成績最好的同學,往往選擇去了那些穩定的地方,這更有助於他們把自己智力優勢、先發優勢穩定地發揮出來,當然,也就不太可能有什麼意外之喜,往往會過比較不錯但是平淡的一生,這是他們的理性選擇,而不是他們的無奈。

而那些有大驚喜的人呢?你看起來他們起點低,比如創業者一般原本處在主流邊緣,但是他們的成就的實質,往往是因為和命運賭了一把的結果。絕大多數人在這樣的賭局裡都輸了,少數贏了的人比較顯眼而已。

你看,這個世界多公平。每個人的資源和稟賦不一樣,也就是說,他成功的概率不一樣。所以就分化啦,有的人會更多地利用概率躲過不確定性,這就是學霸的道路,有的人躲過概率更多地擁抱不確定性,這就是創業者的道路。各得其所。大家都有機會。

好,那我們再來看一種選擇。剛才的選擇你可以在概率和運氣之間搞平衡。但還有一種選擇,就是沒有什麼概率依據的選擇。什麼選擇沒有概率依據?就是那種很重大的,甚至一生只有一兩次的選擇啊。像關鍵時刻的職業選擇,要不要和這個人結婚的婚姻選擇等等。每個人在面對這種選擇的時候,其實都面臨無窮豐富的因素,每一片樹葉都不一樣、每個人的因素都不一樣,別人的經驗,過往的概率,參考價值不大。

比如說,你按照概率選擇結婚對象,歷史數據表明,哪個省的人、哪個學校畢業的人、哪種職業的人、哪種財產狀況的人、甚至是手機上裝了什麼App的人,婚後的幸福指數較高,但這對你有啥價值呢?你面對的是具體的人。

這種概率在宏觀上有意義,但是一旦具體到個人,結婚對象一旦選錯,對人的生活質量的影響是決定性的,怎麼選,依據多大的概率選。你都有可能遇到一個對的人,也有可能遇到一個很渣的人,一旦遇到,對你來說就是100%。所以,對於這種重大選擇,概率沒啥用。單一事件沒有概率可言。

那該怎麼辦呢?

王爍老師介紹了一種選法,這是來自於哲學家和概率學家查爾斯·佩爾斯的建議,原話是這樣的:「在做一次性選擇時,邏輯要求我們的利益不再受限於自身,不能鎖定於自己的命運中,而必須擁抱整個社群;同樣,社群利益也不能受限於自身,而必須擴展到所有人類。它必須超越這個時代,超越所有邊界。邏輯植根於社會原則。」

聽起來有點不知所云,解釋一下:

你想,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那些重大的一次性的選擇,當然很難,不可重複,沒有可靠的依據。但是如果跳出來呢?跳到整個群體、整個人類、全部時空,那就不是一次的選擇了,那是可重複的選擇。多少人生老病死,多少人悲歡離合,對人類群體來說,那是司空見慣的。假設你代表整個群體,那怎麼選,就有依據了啊。

舉個例子。比如,我要是得了某一種病,醫生說有兩個治療方案,各有利弊、各有風險,你自己選,我是沒有能力選的,因為任何風險要是落到我自己身上,那就是100%,怎麼選都不保險。這個時候聰明的選法,就是反過來問醫生,假設我們超越邊界,回到群體,假設你給整個這個病人群體建議一個治療方案,你會怎麼選?醫生說怎麼選,那就這麼選啊。即使最終證明選錯了,你也是為這個病的群體,貢獻了一個治療樣本,從群體的角度來看,還是有收益的。這個收益多多少少,會以各種方式落到個體上。

再比如說,做一個商業上的重大選擇。從公司的利益來看,確實各有利弊,無從決策。那就跳出來,跳到社會公眾的高度,再來看怎麼選。這樣選,即使錯了,客觀上也是增進了群體的利益,群體的利益,多多少少還是會回饋到個體的身上。你可能會覺得,這是在唱高調,但是,你不妨想想,如果一家企業,在重大選擇關頭,一直是按照公共利益最大化來做選擇的,這家公司,不見得會大成,但是大敗的機會確實也小了。個人也是一樣啊,從個體的角度來說,不見得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但是從群體的角度來說,做善事肯定比做惡事,收益要大。

所以,學完了王爍老師這幾節關於人生選擇的課程,我的感慨是:

所有的選擇難題,本質上都是視野狹窄帶來的。偏好不夠用了,那就擴展一下看看概率。概率不夠用了,那就擴展一下看看運氣。運氣也看不清了,那就擴展一下看看公共利益。甚至公共利益也看不清,那就擴展一下,想想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總之,格局越大,選擇就越容易。

 

羅輯思維 2019-01-24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