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閱讀是一個奇蹟」?

現在有一種爭論,就是閱讀這件事還重要不重要?我們得到App做知識服務的方式,主要是用音頻加圖文。所以,很多人覺得,我們天然是應該主張用聽課來取代閱讀。

這不是事實哈。

從主觀上說,我自己在閱讀中受益極多,我要是反對閱讀,那真是沒良心。從客觀上說,因為互聯網,人的閱讀量是迅猛增加。說話的場景其實是變少的,閱讀的場景其實是增加的。你就想兩個事實嘛:過去要開個會說的事,現在在郵件上就讀了。過去要打個電話說的事,現在在微信上就讀了。

你說,閱讀能不重要嗎?所以真問題不在於該不該閱讀,而是我們該怎麼寫作,方便更多人閱讀,這才是真問題。

最近讀了一本書,叫《腦與閱讀》,是講人的大腦是通過什麼機制來閱讀的。這本書得到App裡面的何帆老師和王爍老師都推薦過。哎,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理解該怎麼寫作,倒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

我們先來看看閱讀有多難。你想,人類有文字、有閱讀這個行為,不過是幾千年的事情,我們的大腦在生物上還遠遠來不及進化出一套機制,來適應閱讀。所以,閱讀能力其實是一件逆天的事情,是一個人類自己創造出來的奇蹟啊。

我們來看閱讀要過幾個大難關:

閱讀的第一個難題是,人的眼睛的一個先天缺陷,就是只有中間的一塊區域,聚集了高解析度的視覺細胞,能看清文字。閱讀的時候,我們的目光必須不斷地移動。所以,我們眼睛其實不是一台高清照相機,可以看到全局。更像是一把機關槍,看起來是掃射,但其實子彈也是一顆一顆打出去的。一次只能看清楚幾個字,周圍其他的字都是模糊的。

而且,閱讀的時候,我們的目光不是勻速前進的,它每秒鐘要跳動4-5次。所以,我們讀書,其實是跳著讀的,只看了其中的一部分。

所以,你發現沒有,現在有些高水平的寫作,尤其是很多微信公眾號的寫作,往往一個句子非常短,一個段落也往往只有一句話,甚至只有幾個詞。這就是為了照顧人眼的這個缺陷,讓一顆子彈打出去,馬上就可以命中目標,提升了閱讀的速度。讓人眼這台機關槍,彈無虛發。

 

那閱讀的第二個難題呢?我們還得把進入眼睛的視覺信號,轉化為大腦可以理解的信息。

眼睛接收到的信號,是什麼樣的呢?不是一個一個的字,而是一個一個的畫面。在最初的0.1秒的時間裡,在大腦看來,一個漢字和一張人臉,是沒有區別的,都是畫面。要再過0.05秒,大腦才開始運作,把它轉換。大腦是靠左半球上的一塊皮層把視覺畫面轉變成大腦可以處理的信息。這塊皮層區域其實很小。你可以把這個區域理解成一塊圖像識別晶元。這是人能閱讀依靠的最重要的硬體基礎。

那既然是晶元,必然就有速度和帶寬的問題。要想提升閱讀速度,就必須降低編碼的難度。從寫作的角度來說,越熟悉的概念,編碼的難度就越低。所以,如果你想寫沒有閱讀障礙的文章,其實不是寫淺顯的文章,很多人在上面有誤區。你想要讓你的文章沒有閱讀障礙,就要用熟悉的概念來寫。有深度的文章,不見得一定要很難閱讀。

說到這兒,你也理解,為什麼現在很多互聯公司起名,為什麼不是水果,就是動物?這是因為概念熟悉,降低大腦閱讀的時候的編碼難度嘛。這就是《腦與閱讀》給我們寫作的第二點提醒。

 

我們接著來看,閱讀要克服的第三個障礙,怎麼把字元轉化為聲音?

你可能會奇怪,我們講的不是閱讀嗎?閱讀跟聲音有什麼關係?還真有關係。

羅馬人就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奧古斯丁拜訪米蘭主教,發現他讀書的時候,居然不出聲。一個人安靜地坐在那裡,捧一本書,用心找出文字的意義。奧古斯丁看到以後,非常地驚訝。因為在那個時代,閱讀發出聲音是一種社會習慣。人們通常還會讀得很大聲。所以,看到一個人安安靜靜地讀書,實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你可不要以為,這是特例。實際上,聲音在閱讀的過程中非常地關鍵。你如果觀察小孩子,就會發現,他讀書也不是安安靜靜的,他是一邊看,一邊自言自語。

其實中文也一樣,古人上私塾,是要大聲地把書上的文字念出來的。即使是修身養性的詩歌,也是要吟誦的。所以咱們中國把上學叫唸書嘛。所以我們把閱和讀連起來,稱為閱讀嘛。其中的讀,也是把文字轉換成聲音。

說到這兒,問題來了,為什麼我們要把文字轉換成聲音,然後才能提取它的意義呢?

這就牽涉到閱讀的深層機制了。

科學家發現,一個字進入人的大腦,跟一個字元敲進電腦,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字元進入電腦,只會調動電腦里的一個特定位置。但是一個字進了人的大腦,在0.3秒以後,通過儀器就可以觀察到,腦活動馬上大爆發,而且是全面爆發。大腦的各個區域都被調動起來。大腦要全體出動,才能提取出一個字的意義。

這個場景,有一個比方,就是「精靈集會」。就是人的大腦裡面,一群精靈坐在一個大會場里。舞台上每出現一個字,所有的精靈都緊張地盯著它看。比如當「甲方」的「甲」字出現的時候,負責對「甲」字進行編碼的精靈就激動地大叫:「這是我!這是我!」但是現場很緊張嘛,也難免有認錯的,比如旁邊有一個精靈,是負責理由的「由」字的。「甲」和「由」長得有點像,所以它也激動了,它也喊,「這是我!這是我!」

但是現場有很多精靈啊,旁邊就有精靈提醒他:「你認錯了,我是負責讀音的,你聽,念的是甲,不是由。你安靜待著吧!」就是經過這樣大會堂的選舉、競爭、大呼小叫,這個字就被識別出來了。

真實的過程當然比這個例子要複雜得多。比如你看到一個字「咬」,除了負責形狀的精靈和負責讀音的精靈之外,負責牙齒感覺的精靈也參與進來,負責痛覺的精靈也參與進來,因為你被咬過,疼過。一群精靈合起來把這個字領走。

你看,過去,我們總是把大腦理解成一條秩序井然的流水線,這邊輸入,那邊輸出。但實際上,大腦真實的運作,是一場混亂的大合唱。從眼睛接收視覺信號,到大腦識別文字,再到聯想語音和語義,再到解決衝突,大腦裡面是在不斷開會、投票,每一步都很嘈雜。

說到這兒,你就明白了,閱讀為什麼要有讀音的參與。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越多的幫手,精靈集會的秩序就越好,閱讀識別文字的效率就高。

當然,你也可能會說,為啥我現在閱讀,就只用眼睛就可以了呢?我就不用念出來了呢?因為現代人的閱讀量遠遠大於古人,我們在心裡默念就行了。這是高強度大劑量訓練的結果。其實我們在閱讀過程中,還是有讀音參與的。

好,理解了這個過程,我們再看該怎麼寫作。要更多地使用有幫手的字詞,幫那些小精靈,更快識別這個字詞。比如,你要是寫一篇文章,題目是《美國政府運作規則的法理淵源》,就遠遠不如把題目起成《特朗普為什麼要讓美國政府關門?》你看,美國政府這個概念,幫手就少,小精靈在那個選舉的大會堂里,就很難把它領走。但是特朗普這個概念一出來,就容易喚起很多聯想,他的長相,他的聲音,他的八卦,都會幫助閱讀者理解。

當然今天我們說這個話題,並不是在聊寫作技巧。我只是想說兩點:

第一,  閱讀在將來不僅不會衰落,閱讀其實正在大爆發;

第二,  如果一篇文章寫得很難讀,責任不在閱讀者,而是寫作者不理解人的大腦。他寫得不好嘛。

 

羅輯思維 2019-01-17/策劃人:馮啟娜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