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與許久未見的好友 Jack 和 XY 喝咖啡,Jack 目前是國內最大金控公司的資訊部主管,XY 則是台中某自營汽車廠廠長,談話中我們聊到了台中水湳某間出名的烤鴨,也聊到了峰仔最近在忙的事。

峰仔:「最近在研究網路行銷的事,我本身雖對行銷還算熟悉(例如定位、區隔、目標對象、通路……),但這十多年網路行銷興起,新工具出現後,雖然觀念我都有,但技法還是不懂,這必須要投注不少時間學習。」

Jack :「這應該都很簡單吧!以臉書來說,我猜它後台的設定與教學都寫的很清楚了。」

峰仔:「沒有想像中簡單耶!都是中文,你都看得懂,但這些中文字合起來你就是不太懂。舉個例子,臉書後台關於廣告投放的目標就有十多項,『品牌知名度』『觸及人數』『流量』『互動』『轉換次數』『目錄銷售』……這些你都看得懂,但你很難分清楚它們之間有什麼不同,還是必須透過長時間的學習。更別談它還有許多關於目標對象的設定與廣告效果的評測了。」

Jack :「學習這些難嗎?」

峰仔:「不難,但找資料不容易,網路上有完整結構的知識不多,市面上寫的好的書不多,有在開課的好老師也很少……所以應該這麼說,這些都不難,但你要完整了解不容易,也因有難度,我發現懂的人很少,這倒是我有些意外的事,不過也因為懂的人很少,它才有價值。」

Jack:「喔,那你學會後,可以出來開班授課耶了耶,說不定還能以此謀生。」

峰仔:「不不不,我絕對不以資訊類的為生,因為它的新知識太多了,如你剛剛所說,這20多年來,由於不斷有新科技在出現,以致於你都在不斷地學習,而且常常新入職的年輕人擁有的新知識都比你多,讓你常感覺在專業上陷入了不利的處境。」

Jack:「是啊,你說到我的痛點了,我們這產業,公司其實需要的是更新的知識與更新鮮的肝,我能憑藉的,就是多年的管理經驗以及更努力的學習。」

峰仔:「恩,而且還有一點,像我們都中年了,有家室有小孩,先別說體力不如20初頭的年輕人,就是時間上也無法像他們那樣專注,因為家庭會分掉我們太多心力。所以你會發現,資訊這產業,它比較沒有一種『時間累積』的優勢,其實這很不利個人長期職涯的發展,今天你是如此,現在初入行的年輕人將來也是如此,這不是你們的問題,而是這產業的特性就是如此。」

Jack:「難道其它產業不是嗎?」

峰仔:「多數產業都不是耶!以 XY 的汽修來說,雖然每年都有新款車出現,但舊知識並不會被遺棄,老師傅只要稍微再學習一下新知識即可,所以它本身就比較有『時間累積』的優勢,新人比較難超越老人,老人這樣也才會愈來愈輕鬆。」

Jack:「那你要不要考慮叫 XY 教你修車?你看他也是賺的盆滿缽滿的。」

峰仔:「汽修也是我不會投入的產業耶!因為它的供給大於需求。」

Jack:「供大於需?」

峰仔:「是的,其實汽修的技術性很高,XY 他從年輕時就開始學習汽修了,而且我聽他說,要成為一個合格的師傅,光是要懂的零件就超過2萬個。尼瑪,我懂的英文單字都沒超過1萬個了,他們要懂的零件竟要超過2萬個,你看這多沒人性~~」

Jack:「難才好呀!難才代表它有價值。」

峰仔:「難不一定代表有價值耶,這麼說吧,你知道現在台中做汽修,有20年經驗的老師傅,每月平均工資是多少嗎?才4萬左右,還沒有勞健保(這裡指的是一般民營的小廠),而且別忘了,老師傅已做了20年。」

Jack:「怎麼會這麼低?汽修明明很難呀,而且老師傅還做了這麼久,技術理應是更好的。」

峰仔:「價值不來自於難易,而來自供需。」

Jack:「來自供需?市場上明明都需要修車,每個人都有需求啊!」

峰仔:「是的,汽修的問題不在於沒有需求,而在於供給太大了,每年從技校畢業的學生太多了,過多的供給下,導致了這門技能太泛濫,雖然它真的很難,所以在選擇產業時,儘量要避開那些學校有教的,因為學校就是最大的價格破壞者。」

Jack:「可是你看 XY 明明賺很多!」

峰仔:「XY 是個案啦,我們都知道他很優秀,但你看整體產業,像是台中的修車廠,倒的是愈來愈多,這除了大環境不景氣有關外,也與我剛剛講的『供過於求』有關,此外,當老闆跟員工又不一樣,XY 是老闆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Jack:「唉,看來真的是難的技術不一代表有價值……」

峰仔:「恩,我再舉個例子,你看街頭藝人,其實他們會的技能也都很難,可能一萬個人中,都還沒有人會他們的技能,但一般而言,他們的收入都不高,這也是『技術很難,但價值不高』,因為市場需求不高。」

Jack:「明明看的人就很多。」

峰仔:「看的人多,付錢的少。」

Jack:「所以這些街頭藝人“很難”的技術是沒價值的?」

峰仔:「也不能這麼說,價值是能創造出來的,舉例來說,《太陽馬戲團》的技能就很有價值,我20年前在賭城看時,我印象中要200美金吧!很貴,很心疼,但很值得,這就叫價值。需求是能創造出來的,一個團隊比較能創造價值,一個人比較難。」

Jack:「恩,你不想跟我學資訊,也不想跟 XY 學汽修,那你想學什麼?」

峰仔:「我寧願賣烤鴨。」

Jack:「烤鴨好賺嗎?」

峰仔:「XY 跟我說過耶,水湳那間小小的烤鴨攤超級賺,一天至少賣出200隻烤鴨,營業額10萬起跳,每月老闆放入口袋的淨利至少50萬。」

Jack:「這麼賺?」

峰仔:「是啊,而且它這產業相對簡單,它不會像資訊業一樣,一直有新知識,所以你不用整天學新知,那樣只會讓你感覺很累,而它也不像汽修,學校會培養一大堆賣烤鴨的人出來,讓我的價值在市場中一直跌價,你要做的只有,把一隻鴨烤好。」

Jack:「這麼簡單?」

峰仔:「是我講的簡單而已啦,當然也不能說很容易,但相較汽修,我會比較有信心些。這麼說吧,你讓我現在開始學那有2萬多個零件的汽修,我怎樣也覺得很難超越 XY,但你讓我做烤鴨,可能 1-2 年後,我有信心不輸水湳這烤鴨攤,至少我以前做奶茶連鎖時的經驗是這樣。」

Jack:「所以你要賣烤鴨嗎?」

峰仔:「沒有啦!這是聊天!聊天!聊天!我沒有要賣烤鴨,也沒有要開越南餐廳,也沒有要開天台夜店,因為這是聊天!聊天!聊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哥 的頭像
峰哥

峰言峰語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