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1
#狼來了

在台灣,你會發現「主流」議題都有個現象,那就是絕對能引起99%的人民互鬥,而這樣的議題,對地主民代來說,才是最好的議題,因為如此才能讓人民彼此仇恨,從而忘掉真正重要的議題(地主民代的各類剝削制度),展開這議題前,我們先講個小故事「狼來了」:

爺爺問孫子:「如果我把院子交給你管理了,豬抱怨飼料不好,狗埋怨待遇太低,驢譴責工作環境太差……你怎麼辦?」

孫子想了想說:「我要給豬換飼料,提高狗的工資,改善磨坊環境…… 然後,減稅負,穩其心。」

爺爺嘆道:「如此,我院危矣!你應該告訴他們:狼來了!」

在這個故事中,談到了統治者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改善問題,而是轉移注意力,如此才能繼續剝削,而在台灣,地主民代更狠,這群頂級的1%統治者,在設計台灣的主流議題時,想的不只是轉移注意力,更重要的,還要能讓 99% 的人民互鬥。

 

#重點2
#生存權應重於自我實現

在談台灣地主民代所操弄的議題前,峰仔先談一下人類的基本需求,我認為比較清晰而普遍理論是馬斯洛的需求層級(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其中將人類的需求分為五種層次,分別是:1生理需求 → 2安全需求 → 3社會需求 → 4尊重需求 → 5自我實現。

這理論很簡單,但峰仔再簡化一下,那就是我認為人的需求基本可以分為二種,一種是『生存權』,另一是『自我實現』。生存需求很好理解,就是必需有基本的食衣住行,我們才能活下去。而自我實現則是除了生存外,我們還有更高遠的理想,例如辣妹跑車、環遊世界、扶弱濟貧……

在馬斯洛的觀點中,基本的需求必需先被滿足,高等的需求才有可能實現,也就是說,你必須先能生存下來,然後才能談自我實現,這合理吧?所以,生存權的重要性絕對是高於價值的實現,至少它是優先的。

所以你看歷史的常規,在人類的文明史中,主旋律一定是1%的統治階層不斷壓榨人民,最後人民不堪生存條件的惡化而推翻統治者,這不論是東方劉邦、朱元璋的平民起義,或是西方凱撒的崛起,以至於近代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基本都是底層人民對抗剝削者的戰爭,它們本質上都是『生存權』的爭取。

那『生存權』是什麼?講具體些,在現代社會中,就是財富分配的方式,而這才是一個社會中最重要的。財富分配合理,這個民族才能繁衍,能繁衍了,整個民族的自我實現才能實踐,若無法繁衍,那自我實現也不可產生。

舉例來說,現在很多人都想要環遊世界(自我實現),但很重要的是,你要有先能活下去吧?活不下去,就別談自我實現了,這就是為何生存權的重要性應高於自我實現,因為沒有生存權,自我實現不可能產生。

 

#重點3
#台灣的主流議題沒有生存權

然而,在台灣,很弔詭的是,我們的主流議題沒有生存權的討論,都是自我實現的對抗。

那什麼是生存權的討論?就是我們的土地制度、稅收制度、健保制度、匯率制度……這些有關於所得的分配,才是重中之重,這些制度必需先合理,我們再去討論其它的價值議題才有意義。

那什麼是價值議題?以台灣來說,就是「統派 vs. 獨派」「廢死 vs.  反廢死」「同性 vs. 愛家」……這些都是價值議題,講老實話,這些都很重要,因為人活著,必需有自己的理想,不然和鹹魚有什麼二樣呢?

但重點就在於我前面的那句話『人活著』,你必需先活下來啊!生存權的重要性大於一切,台灣的稅制要合理,頂層不能無止盡地剝削人民,我們再去談價值議題,這比較合理吧?

事實上,這些價值議題很多都是西方過來的,但別忘了,歐美都是先處理完了生存問題,確定人民生存權無虞後,才去爭取更高的自我實現(不是絕對,但相對而言)。

然而在台灣,在地主民代的操弄下,台灣人不談奇葩的剝削制度,而常為了不同的價值觀吵成一片,所以你很少看到生活中有人談台灣與香港擁有全世界最高的房價痛苦指數(房價所得比)與所得稅制(上班族薪資四小龍最低,稅率卻是四小龍最高,甚至是香港的二倍),而同時台灣的富人竟因獨有的剝削制度而富到世界第一。

連結:歐美進步主義先處理生存議題,再討論價值議題

連結:台灣地主有多富?

 

#重點4
#地主民代操弄下,99%人民不斷互鬥

然而,在台灣,99%的人民在地主民代的操弄下,不討論生存議題就算了,還為了價值議題彼此仇視。

講仇視真的不誇張,以同志議題來說,生活中我所遇到的同志朋友與愛家人士,他們生活中都比平常人還有禮貌(我的經驗中),但只要談到同志議題,馬上變了一個人,感覺對不同價值觀的另一方充滿仇恨。

同志議題不是特例,這種讓99%的人民互鬥議題充斥著台灣,舉例來說,廢死議題也是讓99%的人民互鬥,然後,統獨議題又是另一個99%人民互鬥嚴重的議題。

最神奇的是,地主民代連囤房稅這種議題,實際上卻是讓無房者和有一間房的中產者互鬥的稅法,台灣的囤房稅驚呆了歐美的政客,因為他們沒想到地主民代竟能打著改革的口號讓人民互鬥,台灣的囤房稅最奇葩的是,它沒有釋出空房的效果,卻有效造成了99%的人民互鬥。

由於台灣的主流媒體背後的老闆都是地主民代,所以他們控制了主流議題,他們的做法很簡單,對於生存議題絕口不談(他們不與你吵唷,直接冷處理,這樣人民就不會討論),但對於價值議題卻不斷炒作,這樣他們才能從生存議題大撈特撈。

連結:沒有打房效果,卻能讓99%人民互鬥的囤房稅

連結:1%地主民代的財富主要來源:制度設計

 

#重點5
#陳勝的憤怒

公元前209年,因不滿秦二世胡亥的暴虐,陳勝吳廣於大澤鄉起義,並於陳縣(今河南淮陽)建立張楚政權,一時間各地義軍響應,陳勝勢如破竹,直達首都咸陽,並擲秦二世於殿中。

秦二世:「現在我掌握的江山仍有半壁,殺了我你也很難對抗各地的秦軍,不如這樣,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這樣可以吧?」
陳勝:「你能給我什麼?」

秦二世:「你一定為了我老爹焚書坑儒殺了太多人而憤怒,我可以廢死!」
陳勝:「廢什麼死?我主張以牙還牙!我都快餓死了,你怎麼突然跟我談廢死?我滅了你!」

秦二世:「慢!我承認張楚政權為主權獨立的國家,若何?」
陳勝:「靠,我本來就是主權獨立,你有沒有搞清狀況啊?我滅了你!」

秦二世:「慢!張楚政權絕對是主權獨立國家,我絕對承認。今天是二月九日,不如我們訂個『二九共識』,承認彼此同屬大秦,各自表述,若何?」
陳勝:「靠,我都擁有自己的人民、軍隊、律法了,誰還跟你同屬大秦?我滅了你!」

秦二世:「慢!陳兄果然心胸開闊,所關心者,早已超越國家,令人景仰。不如這樣,久聞陳兄甚為愛護小動物,不如我在各地成立動物保護所,若何?」
陳勝:「靠,秦朝的土地剝削制度那麼嚴重,現在大家都租不起房了,你還跟我談動物的住所?我滅了你!」

秦二世:「那我聽說你和吳廣有斷袖之癖,不如我公告天下,以律法保障大秦境內同志人權,若何?」
陳勝:「靠,我跟誰戀愛還要你管嗎?我滅了你!」

秦二世:「慢!你都沒有什麼自我實現嗎?那你的人生意義在哪呢?」
陳勝:「靠,你整天搞剝削制度,我和弟兄們都快餓死了,你還在跟我談自我實現?」

秦二世:「慢……」
陳勝:「慢你媽!你廢話太多!」

手起刀落,陳勝砍了秦二世,並告知世人:「此人整天搞剝削制度,死到臨頭還在轉移注意力,死有餘辜。」

陳勝的腦袋很清楚,那99%的台灣人民呢?

 

#重點6
#暫緩價值議題,先追求生存、追求公平

別誤會我,峰仔絕不是說價值議題不重要,而是說事有輕重緩急,不先搞定生存權,則自我無法實現,我們應該暫時放下價值議題,而重新聚焦在剝削議題上(生存議題)。

在台灣民主化之前,也就是在各地世族(地主民代)掌權前,台灣一直是99%人民對抗1%的剝削者,不論是清朝、日劇時期,或是二蔣時期,99%的人民也會為了追求民主,對抗那1%的統治階層。

事實上,就在台灣剛民主化時,就在30年前,1989年,無殼蝸牛的平民領導者李幸長,也成功地領導99%的人民對抗1%的富人,最後使得當時的執政者推出公宅,而高聳的房價也自1989年應聲崩跌,開啟了台灣房市的14年合理化,一直到2003年的 SARS 前。

然而,也在這14年間,1%的地主民代發現不能讓人民再聚焦於剝削制度(土地制度、所得稅制、匯率制度、健保財源……),於是開始推出了各種價值議題,而對於生存議題絕口不談。於是乎,這30年來,99% 善良的人民,為了地主民代所操弄的價值議題不斷內鬥,直到傷痕纍纍,至今仍不罷休。

但對99%的人民來說,如果無法生存,再高遠的理想,也無法實現,多元價值很好,但若無優先順序,則多元價值無意義,所以生存權必然重於自我實現,我們要重視的,是地主民代不願提及的剝削制度,而不是他們整天在談的價值議題。

對於1%的地主民代集團來說,能讓99%人民互鬥的議題,才是好議題。但99%人民不應被轉移注意力,而應重新聚焦於台灣獨有的土地稅制與所得稅制,我們必需有公平的環境,下一代才能存活,沒有這些,台灣絕對會逐步滅亡,遑論談自我實現。

對於99%的人民,不論是統派、獨派、同志、愛家、廢死、反廢死、有房、一間房者……其實應放下對彼此的仇恨,同時向那1%的剝削者發出怒吼,爭取生存權,因為這才是99%人民最大的公約數啊~~

連結:鬼島的滅族運動:不談生存權,則自我無法實現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