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的勇氣

蘇格拉底有句名言叫「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過」。每個人都有自己認同的人生原則,但是要想時時審視人生,你的原則最好是一個邏輯自洽的體系。蘇格拉底 — 康德 — 阿德勒這一脈傳承的體系,就很講邏輯。

我認為,這個體系的出發點,是自由。對自由要求到什麼程度,是強人和弱者最根本的區別。自由不自由,是判斷道德不道德的終極標準。

什麼叫自由呢?財務自由就算自由嗎?自由就是想幹啥就幹啥嗎?老百姓有老百姓的說法,而我們要講邏輯,就只能聽康德的說法。

 

1、康德哲學
康德的《實踐理性批判》這本書寫的非常晦澀,但是你完全可以理解他的基本道理。這一切的出發點就是自由。咱們先從最不自由的情況說起。

比如現在有個奴隸,他做每一件事都必須聽從主人的指揮。讓站著就不能坐著,讓幹活就不能歇著,讓往東就不能往西,自己好像完全沒想法一樣。他不敢不聽話,因為反抗就會挨打,甚至還可能丟掉性命。這顯然是極端的不自由,這個好理解。

現代社會有一種高級僕人,沒有任何人壓迫他去做什麼事,沒有人拿著槍指著他的頭說必須得這麼幹,但是他也是別人讓幹啥就幹啥 —— 因為他是被錢收買的。擦個鞋拿多少錢,唱首歌拿多少錢,打個仗拿多少錢。他說不上喜歡不喜歡做這些事,但是他喜歡錢。錢指向哪裡,他就打向哪裡。

這個僕人是自由的嗎?理論上講他可以隨時退出,但他不會退出,因為他需要錢。僕人是出於貪婪做事,和奴隸出於害怕做事一樣,都是被某種慾望驅使 —— 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個僕人也是不自由的。

好,再看第三個例子。有一位貴婦人,非常有錢什麼都不缺,但是缺愛情。只要誰對她付出感情,哪怕只是做出付出感情的樣子,她就感動得一塌糊塗。她說只要你對我是真心,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結果她被很多男人欺騙。

這位貴婦人是自由的嗎?她被感情驅使,別人用感情調動她做這做那,所以她也不自由。

第四個例子是一位慈善家。他有錢,又不受任何人管束,也不受一般感情的驅使,但是他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見不得別人受苦!看誰有困難,他一定要上去幫忙。看新聞哪裡發生了災難,他一定捐錢。

這個慈善家是自由的嗎?嚴格地說,他也是不自由的。他也是被一種感情和慾望驅使,那就是同理心。看到別人受苦就好像自己受苦一樣,他必須採取行動來平息自己的苦難感。他仍然是被外界的某個東西牽著走,他不能說是自由的。

為了生存也好,為了利益也好,因為恐懼也好、貪婪也好、感情也好、同理心也好,康德把所有這些能牽著你走的力量叫做「inclination」 —— 傾向性。

康德把出於傾向性而做事的行為叫做「假設律令(hypothetical imperative)」,因為它具有「如果……就……」的特點。我如果如何如何,就會如何如何,所以我要這麼做。康德說,凡是出於傾向性的,就都是不自由的 —— 也是不道德的。

那怎麼才算道德呢?道德得是「絕對律令(categorical imperative)」,得是無條件的。

我做這件事並不是因為它會給我或者別人帶來什麼東西 —— 僅僅是出於「義務」,我認為這件事應該做。這才是真正的道德。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這是最高的道德標準,也是唯一邏輯自洽的道德標準。

什麼是自由?自由就是不受驅使。既不被別人驅使,也不被自己的慾念驅使。換句話說,就是你不能是一個工具。

康德哲學認為人只能是「目的」,人不能是「手段」。我不做工具,也不拿別人當工具。我不受人利用,我也不利用別人。只有這樣的人才是自由的,才是強人。

那你說這要求是不是有點極端呢?我好心給人捐款怎麼還成了工具了呢?比如我是一個中學老師,我兢兢業業地教學,不管學生家裡狀況如何,也不管學生聰明與否,我真心對待每一個學生。可是聽了康德哲學,我深夜反省自己……我努力工作是不是也有升職加薪的目的在裡面?我對貧困學生特別照顧,是不是也有同理心的情緒在裡面?難道我也是被驅使的奴隸嗎?

以我之見,這才是阿德勒的生活哲學出場的時刻。阿德勒解決了怎麼把康德的最高原理應用於生活的問題。阿德勒說做個自由的人其實並不難,而且可以說很簡單。其實你可能已經在這麼做了。

 

2、一切煩惱的根源
現代人幾乎不會受到什麼生命威脅,也通常不會做什麼每一個動作拿多少錢的事兒。最能直接驅使我們的,是別人的「認可」。

如果你處處為了別人的認可而活,你就處處受到驅使,你就是不自由的,你就會很難受。

阿德勒認為,人的一切煩惱根源就是人際關係。為什麼煩惱?因為你總想獲得別人的認可。

那你說世俗的成功不就是社會的認可嗎?我們需要社會的認可。我理解你應該這麼想:你可以把認可當做一個副產品,你做得好別人自然會認可 —— 但是你不應該直接追求認可,不應該被認可牽著走。

岸見一郎和古賀史健在《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里舉了個例子。一個人的個子比較矮,他非常在意這一點,總擔心別人嘲笑他,很煩惱。後來有個朋友跟他說,其實個子矮也是一個優勢啊,你和別人交流,別人沒有那麼大的威脅感,你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啊!

這個人一想也對啊。其實根本就沒有誰整天嘲笑他,最在意你長相的是你自己。最在意認可不認可的,也是你自己。

被認可驅使的人幹什麼都愛跟人比較。

如果覺得自己比不上別人,就會產生自卑。本來如果你是跟「理想的自己」比,對現在的自己感到不滿意,要努力奮鬥,那是非常健康的心態。但是跟別人比,不但不健康,而且還可能把自卑變成「自卑情結」。

有個人口吃,他覺得我要是不口吃,一定是個特別受歡迎的人。你安慰他說,其實口吃沒什麼,大家都不介意,而且你還可以訓練……他的回答是你無法理解口吃者的內心!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這就自卑情結。他已經把自卑感當做了借口,甚至是控制別人的武器。

還有一種更常見的叫「優越情結」,就是到處跟人炫耀優越感。土豪戴戒指必須得戴十個,簡直是強烈的自卑導致強烈的自尊。

被他人認可驅使的人,一天到晚跟人比,他們心目中的人際關係是縱向的:人和人的地位按照高低排序。他總想證明自己的地位比別人高,哪怕他已經到了頂端,也要擔心別人把他比下來。

這樣的人一點都不自由,簡直可以說就是個奴隸。

要想在人際關係中獲得自由,你需要建立橫向的關係。

 

3、不批評也不表揚
自由的人跟人相處,都是講平等關係。

比如有個小孩,他的各項技能、智慧、體能各方面都不如你,那難道你瞧不起這個孩子嗎?當然不行。人和人在某個方面可以有差距,但是人和人都應該是獨立平等的關係。他有困難你可以幫助他,但是你不能居高臨下地去支配他,更不能壓迫他。

老闆可以給你安排任務,你應該聽他的指揮,但這是工作上的合作關係。是你也認同這個工作應該這麼幹,你才去幹 —— 而不是因為你懼怕老闆才去幹。

在阿德勒的思想中,如果你是個真正信奉自由、相信人人平等的人,那你對其他人的行為既不應該批評,也不應該表揚!因為不管是批評還是表揚,都是不平等,都是想操縱別人。

比如說有一天吃完晚飯,你家小孩主動收拾了碗筷,你就表揚他,說做得好!真是個好孩子!我要給你獎勵!—— 請問,這跟動物園馴獸師訓練動物有什麼區別?你這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你是想通過表揚去操縱孩子的行為,你是驅使孩子,你是把孩子當工具。試想,如果是你丈夫做了這件事,你會用這種方法跟他說話嗎?

當你表揚別人的時候,就已經默認了上下級的關係,就是不平等。

表揚和批評都是 judge。別人做對了你可以表示感謝,別人做得不對你可以幫助他,但是你不能操縱他。

人人平等、不把人當工具,這條準則沒有那麼難。我們看現代發達的社會裡,高水平的工作場合,其實都是這樣的。下級害怕和奉承上級,上級對下級頤指氣使重賞重罰,那都是特別土的地方。

你可能早就在這麼做了,現在我們找到了哲學上的理論依據。

不再擔心別人的認可,這也就是「被討厭的勇氣」。當然也不是說要故意讓人討厭。

那你可能會有一個疑問。不愛跟人交往的人、我行我素不管不顧的人也不在乎認可,也可以說是自由的,難道我們應該做這樣的人嗎?別著急。自由只是一個維度,人確保了自由還得尋求幸福。

 

羅輯思維 2019-02-23/萬維鋼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