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該停止思考?

咱們中國古代有一個段子:有人中了一箭,請外科大夫治療,大夫看了看,把外面的箭桿鋸了下來,就要收錢。病人就不幹了:箭頭還在身體里呢。大夫回答:在你身體里,那是內科的事,你去找一個內科大夫。

這個段子是在諷刺,有人解決問題不徹底,所謂治標不治本。

但是,王爍老師在他的最新課程《30天認知訓練營》裡面跟這個故事就抬了一把杠,說這有啥不對的呢?就算是在現在的醫院裡,醫生也是這麼治病的啊。我們經常聽到一個詞,叫對症治療,是什麼意思?症,就是表象啊。對症就是針對癥狀用藥,而不是對病因刨根究底啊。

你想,醫生經常要處置各種緊急情況,大出血就要止血,昏迷就得趕緊甦醒,某項指標高了就得降下來。醫生經常都要在信息不完備,時間不充足的情況下做出性命攸關的決策啊。說到底,醫生不都是在鋸箭嗎?

這個杠抬的有意思。

 

稍微深想一層你就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我們做的絕大部分的決策,都是治標不治本。為啥?因為人類理性有限、獲取信息的能力有限、大腦的處理速度有限、還有時間資源有限。絕大部分決策,都有點像是在賭桌上,你看著手裡的牌,但是你不知道對手的牌,更要命的是,對手眼睜睜地盯著你,等著你出牌,你不可能無限制地理性思考。這才是我們日常決策的場景。

這麼看來,治標不治本,反倒是一種更實際的處理問題的方式:不去窮盡信息,追求終極解決,只把問題推進到,可以用我們掌握的工具去處理的層面。

舉個例子你就明白了,你經常因為睡懶覺,上班遲到。你要是想治本,那就難了去了,因為原因也多了去了,你分析啊:可能我不喜歡這個職業,也可能因為我不喜歡這家公司,也可能因為我不喜歡某位同事,也可能因為我最近身體不好,要想治這個本,猴年馬月才治得好。那一般怎麼辦呢?多上一個鬧鐘。這就是所謂的,可以用我們掌握的工具,去處理的層面。就解決了。雖說不能解決終極問題,但是我們通常就是這麼幹的啊。它真的有效啊。

這樣我們就可以把問題翻轉一下:假設我們就天生治標不治本,就是用鋸箭法,我們還有沒有可能做出更好的決策?

最近聽咱們得到App里的各種課程,我總結了一下。總體上說,有兩個方法。那就是:

第一,壓縮我們的選項;第二,壓縮我們選擇的時間。下面我們一個個地說。

先說第一個,壓縮選項。換句話說,你不能讓自己的決策,面對無窮多的選項和變數,陷入兩面甚至多面的作戰。

王爍老師就舉了這麼個例子。比如你買股票,這決策選項就太多了,買任何一支股票,面對的都是海量的決策場景。

往宏觀里說,牛市什麼時候開始、熊市什麼時候結束?誰真的知道?往微觀里說,一家企業處在自己生命周期的哪個階段,誰真能看透?除此之外,還有行業情況、競爭對手的情況、政策法規的情況、國際市場的影響,等等,你要是想全部研究清楚,這股票也就不用買了。選項太多了嘛。

這個時候就有聰明人發明了一種方法:配對交易。就是壓縮選項的高招。

 

什麼叫配對交易呢?

如果你買通用汽車的股票,意味著許多事情:你看好世界經濟、你看好美國經濟、你看好美國的汽車業、而在美國汽車業中你還看好通用汽車公司。這一連串判斷只要你錯了一個。那你買通用汽車這個決策就錯了。這麼多因素,綜合權衡。想想都頭大。

所以你可以這麼改。同時這麼買,一支通用汽車,一支美國的福特汽車,兩支股票你都買。但是一支做多,一支做空,這就是配對交易。

這麼一來那你就不用考慮這麼多層次的複雜因素了,世界經濟、美國經濟、美國汽車業,所有這些因素都互相抵消,因為你一家做多一家做空。

你這個購買結構,只需要考慮一個因素:通用和福特哪家公司會經營得更好?然後買入你判斷好的這一家,而買空另一家。當然,這個問題也不容易,但比之前要考慮那麼多的因素,簡單多了。

配對交易,其實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對沖」交易中的一種。你發現沒有,它本質上,是從市場的無限不確定性中,划出有限的不確定性,把原來有很多選項變成面對只有兩個選項,然後在這個有限的領域,再去培養自己的判斷力。

你可能會問,能不能進一步壓縮呢?現在畢竟還有兩個選項,我還是不會選。還能。你還能把兩個選項,乾脆壓縮成一個選項,所謂不動腦子就能做決策。

還是拿炒股票來舉例子,如果你實在懶得選也不會選,那就選那些知名度大的公司。你說這也行?也行。有一本書,叫《簡捷啟發式讓我們更精明》,裡面就詳細記載了一個實驗。根據公司知名度去選股票,往往比專家根據複雜信息和高端決策模型去選股票,掙得還多。

這一招我們普通人經常用,買東西,買知名品牌的;打聽知識,聽專家學者的;問意見,問親朋好友的;招員工,招名牌大學的等等。從治標不治本的角度來說,這都是有效的壓縮選項的決策策略。

 

今天我們還要介紹第二個策略,就是壓縮時間。

人類決策中還有一個典型的困境,只要把時間一帶入,你會發現我們心中還有個問題。就是「萬一以後怎麼樣」。

你想,在現實中,信息和選項,往往不是同時鋪開在我們眼前讓我們選的,而是隨著時間推移逐步出現的,我們怎麼能確定以後會不會出現更好的選項呢?我們是不是需要不停地搜索和等待?選擇配偶、找工作,買入一隻股票的時機選擇,都屬於這一類的問題:萬一以後遇到更好的呢?萬一還沒有到底部呢?

這個原理來自決策學裡一個經典的問題。它的通俗版本是這樣的——假設你經過一片西瓜地,只能走一次,不能回頭,你怎麼才能摘到整片西瓜地里那個最大的西瓜?

統計學家計算出來的最優策略是一個百分數,37%,什麼意思呢?就是假設這個瓜田一共100個西瓜,在經過前37個西瓜的時候,不要做決定,光做一件事,就是測量和記錄它們每個的大小。在37個西瓜之後,如果接下來看到一個西瓜比以前看到過的那些都大,那就選擇這個西瓜,這種情況下,你摘到最大西瓜的概率是最大的。 

萬維鋼老師在他的第一季《精英日課》裡面,就專門介紹過這個演算法。你可以去詳細了解一下。

那節課里萬老師舉了一個反常識的例子,找結婚對象也可以用這個37%規則。

比如一個女青年,從18歲開始找對象,設定的目標是在40歲之前結婚,那麼根據37%規則,她的階段分割點是26.1歲。

在數學家看來,這個女青年的最佳擇偶策略是這樣的。26.1歲之前是觀察期,她應該只交往不結婚,但是必須要記住在交往的男生中間,自己最喜歡的是哪個。26.1歲之後是決策期,再結交新的對象,一旦遇到一個比原來認為的最好的那個還好,或者和那個人差不多一樣好的男人,就應該馬上把他拿下,和他結婚。

當然了,如果你相信世界上有一個你唯一的真命天子,你一定要等到他出現,這是價值觀問題,那這套演算法對你不適用。但是如果你相信,結婚不過是一個擇優的過程,和我們說的在西瓜地里撿一個最大的西瓜本質上一樣,那這個37%原則對你就是有用的。

當然啦,我不是建議你要相信這套演算法。我今天只是想說,理性的人,不是那種要窮盡理性的人,而是應該知道什麼時候停止的人。

 

劃重點
理性的人,不是要窮盡理性,而是應該知道什麼時候停止。

 

精彩留言
羅胖曾講過解決問題的二種算法,一種叫『揚湯止沸』,一種叫『釜底抽薪』,大多數人認為解決問題的根本方式是釜底抽薪,但在現實中,揚湯止沸也是個常用的方法,它的方式是,暫時把問題摁住,等爐子裡的柴燒沒了,自然火也就熄了。所以,贏的方法有二種,一種是贏,一種是扛。

羅輯思維 2019-02-26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