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當一個少數派?

今天我繼續給你介紹塔勒布的新書:《非對稱風險》。

昨天,我們說到,所謂非對稱風險,就是說,當一個人不用對自己的行動結果負責任的時候,風險就開始了,一點一點在積累了。你可以看看自己的周圍,有多少人幹的活,是不用對最終結果負責的?這樣的人越多,你所在的地方,非對稱風險就越大。

所以,不要看見什麼意外的東西都是「黑天鵝」。很多黑天鵝,本質上都不是什麼意外,就是這種小的非對稱性積累出來的結果。

不過今天的節目,話又說回來,這種不對稱性,其實也是人類社會豐富多彩的原因。有的人,就是利用這種非對稱性,製造了權利、財富和影響力啊。

不信你想,一個人說,你們都不用面對市場的風險和結果,你們幹我分配的活就行了,我給你們發工資,固定的。我一個人來面對市場的結果。這種人是誰啊?就是企業老闆啊。他就可以累積出財富。

再比如,一個人說,你們都不用負責,我來負責,你幹好我讓你乾的事就行了。這種人是誰啊?就是領導、有權力的人啊。

所以你看,給別人製造不對稱性,把對稱性集中在自己身上,其實就是那些牛人獲得財富和權力的方式。所以,從個人的角度來說,非對稱性不是什麼壞東西,它恰恰是一件好用的工具。

不過,一般我們看到的都是有權、有錢或者是有資源的人能這麼幹。那如果我們沒有這些資源呢?我們怎麼能製造出這種不對稱性,來到達自己的目標?

有辦法。靠強硬的態度。

光靠態度也行?

也行。我們來看例子。

你如果有機會去美國,可以去超市看看。貨架上幾乎所有的飲料,外包裝上都印了一個U型的標誌。什麼意思呢?意思是這一瓶飲料是符合猶太教教規的。猶太人可以喝,沒問題。請注意,這裡說的是幾乎所有的飲料。


但是,你知道猶太人在美國總人口中的比例是多少嗎?不到3%。換句話說,就是為了照顧這3%的人,所有的美國人都得遷就他們,所有的飲料生產廠家都得改造生產線。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還有,在美國的航班上,你是很難找到一種食物的,那就是花生。在美國學校里,提供的食物也不會含有花生醬。這又是為什麼呢?很簡單,怕有人花生過敏。那花生過敏的人,佔總人口的多少呢?不到1%。為了這1%的人的安全,航班上、學校里乾脆就吃不到花生。

這些例子看起來很正常,但是細想一下,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們通常都以為,人類社會的通行規則是少數服從多數,是多數決,為什麼在這些場景下,變成了多數人服從少數呢?少數派既不是用錢,也不是用權,就讓多數人服從了自己的目標。這是咋回事呢?

其實就是塔勒布說的,「非對稱性」。有的人對結果無所謂,有的人對結果特別在意,那在意的人就贏了。在很多情況下,你的意見能不能讓別人接受,跟人多人少無關,只跟你是不是特別在意有關。

舉個例子吧,假設有一家四口人,女兒宣布,從今以後,我只吃有機食品,我不說服你們接受,我只是自己堅定這麼做。其他三口人不見得同意她的觀點。但剩下三口人會這樣想,我自己吃什麼無所謂,既然女兒這麼堅決,那就全家都吃有機食品吧,反正價格也貴不了多少。

當這一家子和鄰居聚會的時候,鄰居說,你們家只吃有機食品是吧?那我也得尊重你們呀,這頓飯咱就全吃有機食品吧。接著,再換一個場景,當地的超市發現了居民的這個偏好,只好調整了商品供應。最後,大型食品公司也妥協了,不得不調整生產線,只生產有機食品。

 

塔勒布總結了,只要滿足三個條件,3%的人的偏好,就可以演變成整個社會的意志:

第一,少數人極其較真;

第二,其他人無所謂;

但是更重要的是第三點,就是這些人平均分布在社會的各個階層和各個地區。反過來想,如果是邊遠山區的老爺爺有一個什麼嗜好,那他影響不了太多人。得平均、散碎地分布。

你看,這個過程中,一個少數派不需要什麼權術計謀,也不需要什麼暴力脅迫,只要足夠堅決,最後所有人都得屈從於他們。這些人的能量是驚人的。

歷史上就有這樣一個例子,那就是基督教。基督教的教義雖然主張寬容。可是塔勒布說,歷史上,基督教之所以勝出,恰恰是因為它不寬容。

在古羅馬,基督教徒一開始是少數派。但是,他們特別地虔誠,會不厭其煩地勸化其他人改信基督教。哪怕是要上斷頭台,臨死之前,也要給監獄裡的其他人傳教。但是,羅馬人就不一樣了。他們宗教信仰就相對寬容,是不排斥異教徒的。所有被羅馬征服地區的神靈,都會被請到萬神殿里,和羅馬人的神一起供奉起來。

一邊是較真的少數派,一邊是不較真的大多數。結果是什麼呢?我們都知道,基督教反客為主,最後變成了羅馬人乃至西方世界的主要宗教。

 

這是主觀上,誰較真,我們就遷就誰。還有客觀上,誰有訴求,我們就照顧誰。這樣的例子在生活中也有很多,哪怕你是少數派。

比如說,一家德國的跨國公司,在德國開會,只要參會的人裡面有一個不會說德語,那其它人就都只能說英語。

再比如說,自動擋的汽車之所以那麼普及,不見得是因為大家都喜歡。我當年就聽很多人說,手動擋更有駕駛樂趣。為什麼自動擋普及那麼快呢?因為開手動擋車的人也能開自動擋,但是習慣開自動擋的人,他開不了手動擋。家裡如果只買一輛車的話,那就只能買自動擋了,這樣大家都能開。所以,不管手動擋汽車有多少人喜歡,你會發現,很快,整個市場都是自動擋汽車了。這是少數人意願的急速放大。

你看,在一個看起來少數服從多數的世界裡,居然給少數派留下了這麼一個崛起的後門。

這麼說來,我們日常有一個習慣就得改。那就是動不動就說「隨便」。熊太行老師在得到App的課裡面就說過,你動不動就說隨便,哪怕是在點菜的時候總說隨便,釋放的信號,其實不是你這個人很隨和,很謙讓,而是你不在意什麼。你不想對選擇的結果負責,按照塔勒布的說法,你的對稱性就差,你就是在放棄你最寶貴的那根放大自己的槓桿。

有一次,我和我們公司的CEO脫不花閑聊,說到一個現象,就是現代社會的榮譽資源正在變少。比如,民國的時候,胡適、梅蘭芳,拿到大學贈予的名譽博士,這對一個人的社會聲望的加分,那是不得了的。但是,今天呢?博士帽滿天飛,你拿了個博士,大家不會覺得怎麼樣。這個現象很好理解,社會在圈層化嘛,一個圈子覺得很珍貴的榮譽,另外一個圈子完全無感。

那問題就來嘍。還有什麼榮譽,是這個社會的硬通貨,是無論在哪個圈子都普遍受到尊重的?

脫不花說,可能還有一樣東西,就是堅持。堅持這個詞換在我們今天節目的語境是什麼意思?就是在意、而且長期在意、而且讓這種在意廣泛讓人所知。這就是堅持。

你會發現,就算在這個時代,只要一個人用強大的意志力,長期堅持做一件事,還是會得到尊重。

這個時代典型的好人好事,已經不是那種助人為樂的故事,而是一個人為了一個目標,能長期地約束自己做出別人做不到的事情,堅持在自己道路上的故事。這也會受到尊重。

這是什麼?這就是塔勒布講的,在這個看似多數人掌握霸權的時代,你如果是一個少數派,你還是有機會。你還是有可能通過不斷向世界釋放一個信號,叫「我在意」,然後把自己的想法,變成多數人的規則。


劃重點
只要滿足三個條件,3%的人的偏好,就可以演變成整個社會的意志: 第一,少數人極其較真;第二,其他人無所謂;第三,這些人平均分布在社會的各個階層和各個地區。

羅輯思維 2019-03-01/策劃人:馮啟娜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