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道德是如何下降的?

今天我們來聊聊道德這個事。

我們通常都覺得,一個人的道德水平,是內在於一個人的,是他的個人素質的穩定表現。要想提高道德,難,要麼懲罰,要麼教育。反過來,一個人的道德水準要想降低也難,一個好人,總不會平白無故去殺人放火。

但是最近我和同事聊天的時候,琢磨了一個事,就是為什麼人在開車的時候容易生氣?

這種氣,有一個專有名詞,叫「路怒症」,開車路上容易發怒的那種病症。你想啊,好好一個人,一開車,就容易發火,容易拍方向盤,容易罵罵咧咧,攻擊性上升。這不就是道德水準明顯下降嗎?而下車之後呢,又跟好人一樣。你看,就在這上車下車的轉瞬之間,一個人的道德水準發生了巨大波動。這是為啥呢?那道德還是一個人內在素質的穩定表現嗎?

關於路怒症的解釋有很多種。和稀泥的說法是,城市擁堵嘛、白領壓力大、時間緊路程遠。所以,這是情緒波動,不算道德波動。

但是我聽到了一個更有趣的說法,說,路怒症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車。

人進了車,就是鑽進了一個殼。人和世界的互動關係就發生了一次質變。

在車外的時候,你是用全部身體和感官來和這個世界互動,一旦進了車呢?身體立即有了安全感,鑽進了一個屬於你自己的空間。車一開動,你和整個世界的信息通道被大量阻斷了。

首先,雙向的對話功能肯定是關閉了。你說話,外面聽不到。外面的話,你也不太容易聽到。

而且,人類最重要的幾個感官,比如聽覺,嗅覺,觸覺,也被屏蔽了。最後只剩下一個視覺。但其實,即使視覺,這個時候交流能力也是大大下降的。你只能通過車窗去看前面的車和路,通過後視鏡去看後面的路況。

那這個時候會發生什麼?當然就是我們和世界之間的認知失調。

舉個我們都有體會的例子:當戴上耳機聽音樂的時候,如果別人和我們說話,我們不自覺地聲音就會放得很大。你看,因為感官被阻隔,我們和世界的互動方式變化了。我們的行為扭曲了。

再比如喝酒。我自己不喝酒,但是我請教經常喝醉的人,為什麼喝醉酒人的道德表現好像就差很多?人家回答我說,因為喝酒之後,人和世界連接的所有感官通道,都處於麻痹狀態,給人的感覺的呢,是躲在自己的一個殼裡。所以,其實不是道德水平下降,而是你要和外界正常互動,都要使很大力氣。

本來小聲可以說的話,就會大聲說。本來只是微小的情緒,就要很誇張的表達。本來只是一個小念頭,容易摁得住的,變得不那麼容易摁住。所以,顯得人是瘋瘋癲癲。

你看,核心問題就在這:我們的行為舉止要想符合社會的道德規範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我們和真實世界信息交互要非常充分。

 

這個道理在各個層次上都成立。

比如,在個人修養這個層次,中國古代的儒家,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叫「慎獨」。就是說,一個人孤獨待著的時候,最考驗一個人的道德水平。有句話叫:衾影無慚,屋漏不愧。什麼意思?衾,就是被子。一個人蓋著被子睡覺的時候想的事情,也能夠不羞慚。屋漏不愧。就是你一個人待著的房間,突然漏了,牆倒了,外面假設全是圍觀者,你在屋裡正在乾的事情,也能不羞愧。做到這一點是在太難了。為什麼難?還是那個原因,你和世界的信息交互切斷了嘛。保持道德水準就難。

這個原理可以解釋很多現象。為什麼在互聯網時代,會出現那麼多鍵盤俠?天天在網上罵人。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他,沒準你會覺得,他是一個人格健全,心智正常的人。但是為什麼在網路環境里,當他只通過屏幕和鍵盤和世界交流的時候,他的認知能力就會劇烈下降。說出來的話,道德水準也就不怎麼樣呢。就是這個原因。

在人類整體上也是這樣。一直有一個懸疑。現代社會,人類的整體道德水準提高那麼多,但是戰爭的殘酷性愈演愈烈呢?還是這個問題:在現代戰爭中,對戰雙方的信息交互通道越來越少。

你想,在冷兵器時代,打仗用的是石頭棍棒刀劍,互相砍殺,一傢伙下去,血肉橫飛,這是一個全面信息交互。對人的道德挑戰其實是很大的,一般人連殺只雞都不敢,何況殺人?後來熱武器來了,有了槍,隔空就可以殺人。後來又有了炮,見不到人都可以殺人。而到了現在,一個按鈕下去,對方就可以灰飛煙滅。戰爭和遊戲差不多。雙方的信息交互越少,戰爭越殘酷。這和我們上了車想罵人是一個道理。

所以,一個人要想維持自己的道德水準,不僅是要修身養性,更重要的是,不把自己抽離出真實的世界。所以,防止自己距離現實越來越遠,防止自己關閉和真實世界的信息交互,這不僅是在防範道德風險,也是在防範人生風險。

 

這一兩年,創業以來,我自己對這個道理的體會越來越深。

就拿創業來說。這段經歷對一個人有一個重要的幫助,那就是:你做的事,總是要接受真實世界的,綿綿密密的反饋。不管你生意做得多大,飛多高,都要和真實世界保持密切的雙向信息交互。

你想,什麼是創業?不是普通的做生意啊。創業是要做一件新的事,原來商業世界裡沒有的事。那它的起點是什麼?當然是一個想法,一套觀念。但是別忙,你總得把這些想法和觀念,兌換成現實世界的具體成果吧?你才算創業成功吧?對。這個完整的過程才是創業。這是一個既殘酷又幸運的過程。

它的殘酷性在於,只要一個創業者膽敢放縱自己的一絲妄念,那市場的結果肯定會給他顏色看看。想法再好,真實世界不給你打高分,一樣是失敗。

那為什麼又很幸運呢?因為現實世界是一個很好的行動矯正器。做得不錯的創業者總是被約束在社會主流觀念和主流道德水平的軌道上。

請注意,這還不是說,因為有約束,所以不敢作惡。而是說,因為這種約束很敏銳,而且無時無刻不在,可以幫助一個人逐漸塑造一種平和中正的性格。用得好,這就是最實在的道德磨鍊。

難怪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說:「哪裡有善良的風俗,哪裡就有商業。哪裡有商業,哪裡就有善良的風俗。」

不過話又說回來。並不是說所有的商業都會給人提供好的修鍊。

就拿今天的一些創業模式來說。創業者往往是先拿投資,再做事。先把用戶數量做大,把幾個數據搞上去,再考慮怎麼賺錢。這當然無可厚非,也催生了很多偉大的公司。但是這種模式中,也有一個潛在的風險。那就是,創業者和世界的交互模式,變得抽象和簡化。這樣的公司,往往不那麼在意通過有價值的服務,通過市場掙到用戶的錢。那才是真實世界給你提供不斷的,細密的反饋的過程。

但是在先投資,後做事。先做用戶後賺錢的模式中。創業者往往追逐幾個很抽象的指標,什麼日活月活用戶量等等。你懂的,這裡面不僅包藏了大量的商業風險,也包藏了創業者本人的道德風險。

想到這兒,我才理解查理芒格的做法。

他很有錢,可以說是巨富,公司也有私人飛機。但是他那麼大年紀,身體又胖。他出行,還是堅持坐商務飛機,而且是經濟艙。為什麼呢?他的回答是,「我一輩子想要的就是融入生活,而不希望自己被孤立。」

對,被現實隔離,不僅是危險的源頭,也可能是個人變得不道德的原因。

劃重點
一個人要想維持自己的道德水準,不僅是要修身養性,更重要的是,不把自己抽離出真實的世界。

羅輯思維 2019-03-2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