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看到好多異性戀的年輕朋友,為了同志在臉書上大聲疾呼,甚至走上街頭,這當然很好,去為別人的權益去發聲,但問題是,這些年輕人有沒有為自己的權益發過聲?

我發現,很多異性戀的年輕人只為同性戀發聲耶!但即使他們被高房價剝削,他們也知道這不合理,甚至他們也看過峰仔的文章,但還是不會為自己發聲(甚至是只在臉書分享文章這個小動作都懶得做),這真的太神奇了。

我覺得原因之一是,可能是為同志發聲,可以帶來同溫層的肯定吧!代表著你是『觀念進步、重視公理正義』的年輕人。

我的看法比較不同,其實你攤開所有台灣的弱勢出來看,同志絕對不是最弱勢的,甚至在社會上是有些強勢的,這種狀況下,在時間有限的制約下,如果真的要吶喊,應是為那些真正悲慘的人發聲,例如台灣的性工作者。

我當然不是說為同志發聲就不對,而是我認為,事有輕重緩急,在時間有限的狀況下,我們的理性選擇,應主要依循著二個大原則:

1、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權益發聲,就好像同志朋友一般,所以你更該發聲的,是自己的居住正義,因為你被地主剝削得太嚴重了,而這剝奪的還是最基本的生存權(生存權後,其實才是人權)。

2、為弱勢發聲時,我們應依輕重緩急,狀況愈糟的,愈去發聲,由這角度去思考,這社會上比同志朋友弱勢的群體太多太多了。

別誤會我,我絕對支持同志的人權,只是說,當你再進一步思考時,會發現很多台灣的年輕人,可能只是跟風而已,他們可能從來沒有想過,當台灣同志人權已是亞洲第一時,甚至未來還會更好時,他們所選擇發聲的對象,其實應該是自己,或是更弱勢的群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哥 的頭像
峰哥

峰言峰語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