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粉絲頁上看到網友 MuMu 的留言,讓我相當感動,我覺得他是個很有正義感的年輕人,他很想讓台灣變好,但不斷嘗試,不斷迷失,直到看到我的文章,從其中又找到了力量。

我的重點比較不是談我的文章對他的影響(但有這種正面功能,我還是很高興),而是想說,文章中你可以感受到他對這國家的熱愛與迷惘,真的是讓人很感動,我將原文貼在此,相信多數人看了都會為之動容。

註:這位網友好幾次在我粉絲頁的留言,我發現他的文筆非常好,邏輯很很嚴整,引用的數據都非常紮實,個人認為是水準很高的網友。

 

 


峰大我想跟你說謝謝,真的很感謝你。

謝謝你花了這麼多心血撰寫這些文章,讓我們這些焦慮而無助的世代能有機會理解到這個社會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又該如何去對問題進行求證與處理。

太陽花學運在政治上啟蒙了我,但是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真正存亡之際的關鍵議題上,是你啟蒙了我。

 

過去二十多年來我都是一個深藍9.2,我對社會民生現況與政治隱約有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但卻從未深究,一直到太陽花學運爆發,當我有了對政治與國家認同的查證方向與管道後,我的世界徹底翻轉。

或許是做為過去愚蠢了二十多年的懲罰,我沒辦法再延續大學四年跟研所兩年的所學,沒辦法再關在理工與學術的塔裡生活,我放棄原有的領域,轉而進入法律的世界。

2014年之後都一直在價值議題裡面打滾,但是滾了四年之後卻再次陷入更深重的茫然當中。

我不知道這些議題的進步與改善到底能不能影響到這個令人灰心至極的社會,這四年我感受不到民主深化與進步對社會有任何好的改善,就算有也極其微弱。

就像峰大你說的,「生存議題無論如何都該優先於價值議題」。

 

當溫飽都成問題,人如何能對社會與他人有愛,而價值議題在討論與拉鋸的過程中都很容易撕裂社會,更容易變成有心人士換取政治資本的工具,即使是看起來相對進步的價值選擇,難道我們就能夠在不經完整溝通的過程中直接否定另一群人的意見嗎?甚至因而將那群人推向更極端的光譜,做出更惡的選擇。

而在法律相關的工作中我也理解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些做不出相對正確價值選擇的人,很大的可能是因為他們正身處更幽暗的地獄,痛苦到他們無暇也無力對社會有愛。

我察覺到在價值議題裡迷失的自己某方面來說變得更加偏激與極端,變得無法說服他人,然後漸漸地也開始質疑自己。

我曾經很痛苦,覺得束手無策,找不到人生除了工作之外可以努力的方向,一直到我很偶然的來到你的專頁。

 

你啟蒙我的不只是租稅正義與土地正義的議題,這方面你向我展現了一個全新的領域可以去探索,給我正確的引路石去求證並完整自己的知識體系來對問題做出個人判斷。你讓我找到這個社會包含我自己真正痛苦不堪的來源,在一片深不見底的黑暗中舉起一盞光,即使路途再遠我都可以循著那光亮找到前進的方向,朝著正確的方向終有一天我能走到光下,這一點真的很謝謝你。

你也在面對選擇與衝突時以你自身的態度啟蒙了我。

不是憤怒與爭論,剔除忽略對方情緒性挑釁的字眼,就事論事,以善與理性為前提來進行溝通,你讓我理解到我們溝通是為了妥協出彼此都能接受的選擇,而不該是互相傷害,指責對方是智障或惡人,因為比起對立,明明我們雙方都面對著共同的高牆和敵人,都在被深深壓迫著,幾乎要死亡。

 

我變得更加能夠分辨兩個選項衝突時,我該是什麼態度,對方為什麼是這個態度,如何理解對方的想法並找出彼此共同的利基去深化並以此作為溝通的橋樑,還有更加重要的:誰在我們的爭執中漁翁得利了。

具備善意與理性的態度能讓很多埋藏在迷霧中的隱惡無所遁形,這是你啟蒙我最重要的一件事。

感謝你獨自行於這死蔭的幽谷中仍不放棄,仍堅持高舉這光,並進而救贖了我。

請你繼續堅持下去,我們會一直同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