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人月神話」嗎?

最近,我們欄目的策劃人,王占景老師推薦我看了一部紀錄片,是講波音飛機是怎麼製造出來的。其中有一句話,給我印象很深。

這家飛機製造廠,其實就是一家總裝廠。飛機上的全部零部件都來自其他地方,比如座椅來自德國、機翼部件來自中國。你能想像出一架波音747飛機上總共有多少個零部件嗎?600萬個

而且,這600萬個零部件,可不是像生產汽車那樣,靠機器人、流水線來自動裝配,它基本是靠工人手工組裝起來的。你可以想像,這600萬個零部件中,不管是一顆螺栓沒有擰緊,還是一顆螺絲釘掉進了引擎或油箱里,一點點小問題,都會給將來的飛行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那部紀錄片講到這裡的時候,一位接受採訪的老師傅說了一句話,原文是英文,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質量是質量,數量是數量,你不能用質量去代替數量。

什麼意思?你想,如果說這架飛機由600萬個零部件組成,那就一個都不能少,你不能說我這599萬9999個零部件都是質量最上乘的,也全部精準組裝到位,但有一個零件不見了,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肯定不行啊。它質量就是有重大隱患。

我父親也告訴過我一個類似的小故事。他年輕的時候,學過放電影。那個時候的電影放映機都是機械的,機械結構非常複雜。而放電影的人都要學怎麼拆卸和安裝放映機。有一次,他就拆了,也裝了,也能正常放映了,但是就是多出來一小碗螺絲。老師傅就白了他一眼,說,既然多出來了,就是多餘的,你就扔掉吧。這當然是擠兌他的話。雖然看起來運轉正常,但是因為這數量上出了問題,質量上一定有隱患。雖然眼下並不知道問題在哪裡。你看,質量是質量,數量是數量,你不能用質量去代替數量。

這句話之所以值得回味。是因為它裡面有一個道理,就是:不同性質的事物之間是不能相互替代和轉換的。用一個抽象的總體的指標,沒法理解一個複雜的事物。

可能有人覺得,這個道理實在是太普通了。這還用說嗎?千里之堤潰於蟻穴,說的不就是數量和質量之間的不對稱嗎?下象棋,你車馬炮俱全,但是還是可能被對方將死。這說的也是數量和質量之間的不對稱啊。這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呢?

但是,這個道理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好懂。人類日常的很多誤區就是這麼來的。

比如,比較兩個國家的實力,我們喜歡用GDP數據或者是軍事裝備的數量來比較。好像也能說明點問題。但是如果兩國真正發生對抗,你會發現,真正起作用的,不是這些表面上的數據,而是某個剛開始沒有被關注到的,關鍵點上的差別。

再比如,看一家公司的業務,我們喜歡用流量、收入、用戶數這些數量上的指標。但是一家公司成功我們回頭來看,真正能決定它未來的,也許是一個被忽略的關鍵因素。

你看,任何數量都不能替代關鍵位置上的質量。

這個原理對我們這代人來說越來越重要。為啥?因為世界正在變得越來越複雜。用簡單模型認識它,越來越無效。

舉個例子:在軟體項目管理中有一個詞叫「人月」,「人」就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人,「月」就是一個月、兩個月的月。所謂「人月」,就是一個人在一個月內所能完成的工作量。假設某個項目預估需要12個人月,那麼你就算了,如果指派4個人來做這個項目,理論上需要3個月;而如果指派6個人來做這個項目,理論上則只需要2個月便可以完成。

你看,這就是用一個簡單的數量模型,來控制一個複雜工程。很多公司在做軟體工程項目的時候,就是這麼計算人力和時間投入的。但是,干過軟體工程的人都知道,這麼算,是很荒謬的。

程序員的世界裡,有一本很經典的書,就叫《人月神話》,就是在駁斥這種演算法。

這本書的作者是圖靈獎的得主布魯克斯。他的意思是,軟體開發,工程龐大,又非常複雜。我們人類對於這種項目,通常是分工合作,因為它促進效率,節省時間的。但是,隨著一個項目參與的人越來越多,分工越來越細,人和人之間需要的溝通量,也指數增長。很快你會發現,溝通花費的時間,漸漸地就比分工省下來的時間還要多。說白了,過了一個臨界點,人越多不是越幫忙,而是人越多越添亂。一個人12個月能完成的事,不見得上12個人1個月就能完成,甚至12個月也未必能完成。

所以,《人月神話》這本書里建議了一種組織方式,叫「外科手術式的隊伍」。就像一台外科手術一樣,有一個主刀大夫,軟體項目也應該有一個首席程序員,其他人都是給他提供支持的。這樣,就既能獲得由少數頭腦產生的產品完整性,又能得到多位協助人員的總體生產率,還徹底地減少了溝通的工作量。

你看,關鍵人,關鍵支點,在複雜系統中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了。無論是主刀大夫還是首席程序員。

理解了這一點,我們才能看懂這個世界上正在發生的很多事。

比如,我們過去理解一件事,通常願意把它抽象歸納成一些概念或者模型。但是現在這一招不太管用。真知灼見越來越在幹具體事的人的腦子裡,甚至都沒有被歸納和抽象出來。所以那些高頭講章的書本對我們理解這個世界,越來越沒用。看一百篇關於某家成功公司的文章,你還是不知道人家為什麼成功。

最近老喻寫了一篇文章。他說,很多人對自己一無所知的事情,產生了迷之自信。比如,去海底撈吃個飯,覺得,這不就是個火鍋嗎?我也能搞。看到一個微信公眾號火了,怎麼分析也覺得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也能行。他幹,就偏偏不行。

這是一種奇怪的幻覺。不僅是普通人會有這種幻覺,大公司、成功者也一樣。

老喻就舉了一個例子:2010年,Facebook做了一個職業社交網站,這是沖著這個領域的老大領英來的。Facebook想的很簡單啊。我有的是流量,也不缺錢,光這個網站就拿到了近5000萬美金的投資,怎麼算賬都能贏。果然,通過導流,該個職業社交網站的用戶迅速增長到了2500萬。但是然後呢?過不了多久,Facebook就只好認輸,以200萬美金加上一點股份,就把這個網站處理掉了。

你看,Facebook,是社交網站,世界第一大,它做職業社交,簡直就是一牆之隔,居然就做不成。為啥?其實就是我們今天說的這個效應,他們相信人月神話,相信總體上的數量可以取代關鍵點上的質量。

類似的誤區,我們還可以看到很多。

比如,有些公司,他們真的認為一頭大象可以坐在它任何它想坐的地方,他們真的相信通過砸錢砸人就可以進入任何一個想染指的領域,但很多情況都會失敗。這是一種「人月神話」。

比如,一位父親在外面辛苦工作打拚,結果陪伴孩子的時間越來越少,但是他認為可以通過給孩子買更多東西來進行補償,這也是一種「人月神話」。你的數量解決不了關鍵點上的質量。

人月神話的本質是啥?是我們在簡單社會養成的一種思維模式。我們以為,數量優勢,即使不是絕對優勢,也至少是個全面優勢。

但是,進入現代複雜社會之後,這個邏輯不再成立。問題不在於你是不是有優勢,而在於你是不是知道:哪裡才是關鍵局部?什麼才是關鍵優勢?

羅輯思維 2019-05-24/策劃人:王占景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