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成功的標準是什麼,是賺到很多錢,還是對社會做出貢獻?

人稱幣圈賈躍亭的孫宇晨,幾天前以456萬美金的代價,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 

看到這條新聞,絕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是,孫宇晨是誰?從來沒聽說過啊。

在微博認證信息中,孫宇晨給自己打的標籤是,馬雲湖畔大學首期學員,「陪我」APP董事長。 

 

2015年,馬雲創立湖畔大學,孫宇晨想方設法成為了第一期的學員,從此孫宇晨到處以「馬雲最年輕門徒」自居,這個標籤他走到哪說到哪,拉馬雲的大旗作虎皮,恨不能貼自己腦門上。

 

一直到阿里巴巴忍無可忍對其提出警告,才算消停一點。

而「陪我」APP是幹嘛的呢?這款APP主打陌生人語音社交,曾在2018年6月被新華社點名批評涉黃。 

 

「陪我」APP流量太小,就算涉黃,也沒賺到多少錢,沒虧錢就不錯了。

孫宇晨的天量財富,來自於他的波場幣。

靠著波場幣,孫玉成在短短的2個月內圈錢20億,目前人已經跑到美國不回來了,和賈躍亭的經歷非常像。

所以孫宇晨被稱之為「幣圈賈躍亭」。

2017年,是幣圈ICO最瘋狂的時候,各路奇葩空氣幣都橫空出世,各種侮辱人智商的虛擬貨幣全都在發行。

什麼嫩模幣(號稱一幣一嫩模),什麼馬拉戈幣,什麼韭菜幣,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幣圈做不到的。

 

這些空氣幣,連盈利邏輯都懶得編,先ICO融資賺上一筆,然後靠莊家操盤那一套短期拉升,吸引韭菜接盤,再弄點肉下來,然後迅速走人,出國享受去了。

看到錢如此好騙,擅長投機鑽營的的孫宇晨當然不甘落後。

2017年8月31日,孫宇晨發行了波場幣TRON,售出數量1000億枚,開售價格0.0015美元。

當天,孫宇晨就拿到了價值6個億人民幣的現金,一夜暴富。

還沒開心幾天,噩耗來了,2017年9月4日,中國七部委發文禁止ICO(首次公開發幣),要求國內的虛擬貨幣發行方全部退幣處理。

其他發行者全部遵守國家規定,孫宇晨卻強硬表示不退,並飛到韓國躲避。

在其他合伙人的強硬要求下,孫宇晨最後退還了ICO的所有融資。

不過禍兮福所倚,這次的退幣,導致波場幣的籌碼高度集中,孫宇晨自己就控制了至少85%的波場幣,加上其合伙人持有的份額,實現了傳說中的絕對控盤,想拉多高就拉多高。

在孫宇晨的全力運作下,波場幣成為了幾大虛擬幣交易平台的活躍標的,在高度控盤下,幣值一路飆升,暴漲了一百多倍。

而孫宇晨,在高點順利套現,圈錢20多億人民幣,賺了大錢。

幣圈的規矩就是喜歡找名人站台,因為有名人站台,才會有韭菜願意買你的幣,有人買幣,你才有可能發財。

否則空氣幣這麼多,為啥要買你家的,新做一個虛擬貨幣又不難。

在這種背景下,孫宇晨盯上了巴菲特,拿出456萬美金,買巴菲特的一頓午餐。

而巴菲特,是虛擬貨幣的堅定反對者,這頓午餐吃的可算是尷尬。 

2018年4月,巴菲特稱購買比特幣不是投資;

2018年5月,巴菲特提醒比特幣的毒性比老鼠藥更大,只能依賴於別人用更高的價格接盤;

2019年2月,巴菲特告誡投資者,區塊鏈的成功並不依存於加密數字貨幣,比特幣沒有任何價值,數字貨幣就是一場幻覺;

2019年5月,巴菲特稱比特幣是賭博工具,未產生任何價值。

 

然後,2019年6月,幣圈大佬孫宇晨拍下巴菲特的午餐,打算和老巴探討比特幣的投資價值和前景。

這頓飯該怎麼吃,我很好奇。

拍下巴菲特的午餐後,孫宇晨認為自己已經達到了人生巔峰,開始膨脹了。

他發了個朋友圈,用一種狀元還鄉的語氣公開DISS搜狗的CEO王小川。 

 

王小川哪能忍的下這個,公開回擊,騙子賺了再多錢,還是騙子。 

 

而各路大佬紛紛站在了王小川這一邊,譴責不正確的價值觀。

 

區塊鏈和虛擬貨幣有沒有價值,到底是騙子還是高科技,其實很好判斷,看它有沒有給社會創造價值就可以了。

而是否創造價值的核心評價因素,就是有沒有人願意用你的技術,有沒有人願意為你的技術付費。

而創始人的財富,如果來自於自家區塊鏈技術的用戶,那就是成功人士,如果來自於賣幣的錢。

不好意思,騙子無疑。

就以P2P為例,如果它的利潤來自於向實體經濟貸款的利息,那麼P2P就是一個偉大的金融創新。

如果P2P公司的利潤來自於給自己存款的用戶,那就是金融詐騙。

而波場幣的區塊鏈技術,別說利潤了,連誰願意買都搞不清楚。

動不動幾千萬人民幣買一頓飯的財富,全部來自於那群相信孫宇晨的散戶。

孫宇晨自己發財了,但是那些購買波場幣的人卻陪得一塌糊塗。 

 

這些狂熱的虛擬貨幣愛好者堅信,總有一個傻瓜來接盤我的幣,而我怎麼可能是傻瓜。

虛擬貨幣以比特幣結算,而你知道比特幣以什麼來結算么?

是美元。

這次孫宇晨拍下巴菲特的午餐,用的也是美元,而不是波場幣。

你猜孫宇晨手裡的美元哪來的?

你喜歡波場幣,可是波場幣的創始人不喜歡啊,他喜歡美元。

跑到美國後,孫宇晨被人稱為幣圈賈躍亭,他反駁道: 

「第一賈躍亭他一山西人,我是廣東的。

第二他娶了個明星老婆,我沒有。

第三,賈躍亭確實跟我都在美國,還都在加州了,可能這是我們倆唯一的共性……樂視欠了很多錢,在中國吃了很多官司,我沒欠任何人的錢。」

從孫宇晨能大手大腳花456萬美金請巴菲特來看,他的確沒欠人錢,但是不管是涉黃APP,還是虛擬貨幣,這其實都在在打違法擦邊球,利用法律盲區,獲取不義之財。 

如果孫宇晨能老老實實在美國隱居也就算了,因為他的確打了法律擦邊球,暫時不好收拾他。

但是他如此高調的在網上攪風攪雨,吸引全球目光,簡直是在抹黑中國人的形象,扭曲青少年的成功價值觀。

不作死,就不會死。

真以為區塊鏈就是法外之地么?真以為騙了那麼多普通人的血汗錢,就不用付出代價么?

太天真了。

遠方青木 2019-06

 

連結:孫宇晨的發跡之路:拍下巴菲特午餐,他圖的是什麼?(今周刊 2019-06-12)
http://bit.ly/2XQrvyA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