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設」不重要?

現在有個流行的概念叫「認同感」,是一個影響力工具,可以左右別人和自己的行為。比如以前我聽說有人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做過一個研究。有些人開車的時候愛往路上扔垃圾,研究者測試了兩種勸人不要亂扔垃圾的廣告詞。一種方法是直接說,「保護環境,不要亂扔垃圾!」效果很不好。另一種方法就是激發人的認同感:「我們德克薩斯人不亂扔垃圾!」效果就很好。

以前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的「不轉不是中國人」,也是這個意思。一旦激發了認同感,做事就是自動的: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我肯定要做這樣的事兒。

我們隔壁馬徐駿老師的的專欄解讀過《鸚鵡螺》的一篇報道 [1],列舉了很多有關認同感的研究。比如實驗表明,在考試之前,如果你跟學生說,我相信你們都是誠實的人 —— 給學生貼個「誠實的人」的標籤,考試作弊的比率就會顯著下降。

所以認同感真的很有用。當然認同感也有壞處。現在人們分析美國政治,一個突出問題就是人們對自己所屬的政治陣營的認同感太強。認同感太強了,你就做一些黨同伐異的事,你會不顧事實,只認陣營。

但這些都不是我想說的。我想從個人成長的角度,分析一下認同感能起到一個什麼樣的作用。我最近看到兩個2018年的新研究,來自兩個不同的領域,但是能給你帶來同樣的啟發。

1.認同感和思維模式
人們經常用認同感來激勵別人成長。老師和家長們都喜歡用這招:你是好孩子,你得如何如何;你是聰明孩子,你要如何如何……

但是,這可能不是一個好辦法。我們專欄第二季有篇文章叫《提高學習成績的最簡單心法》,講了斯坦福大學心理學教授卡羅爾·德維克(Carol Dweck)的「思維模式」理論。德維克說人有兩種思維模式,一個叫「成長思維模式(growth mindset)」,一個叫「固定思維模式(fixed mindset)」。

成長思維模式相信人通過努力可以成長 —— 德維克的研究發現有這樣思維模式的人真的容易成長。固定思維模式則認為人是什麼人就是什麼人,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而結果是他們真的不容易成長。德維克的理論可不是一家之言,現在已經被研究者反覆驗證,確實有效。

我要說的是,認同感,恰恰就是固定思維模式。

以前有關思維模式的研究都是說學習,咱們要說的這兩個新研究則是把思維模式推廣到了性格和為人處世上面。

 

紐約大學的一個研究 [2,3],是考察「貼標籤」建立認同感這個做法,對孩子的社交模式有什麼影響。研究者找了139個四到五歲的小孩,把他們分成兩組。

對第一組的小孩,老師會用語言去暗示他們做一個「愛幫助別人的人」,比如說「如果有人需要把東西撿起來,你可以做一個愛幫助別人的人。」我們把這組稱為「認同組」。

第二組則可以叫做「行動組」。老師會鼓勵孩子去做一件事兒 —— 比如說「如果有人需要把一個東西撿起來,你可以去幫他一下。」

這兩種說法的區別有點微妙,一個是「做什麼人」,一個是「做什麼事」。

好,那認同感有用嗎?有用。研究者給這些孩子安排一些幫助別人的任務,看看他們會怎麼做。

結果是,如果這個任務非常簡單 —— 比如地上掉了一支鉛筆,讓孩子把鉛筆撿起來 —— 那麼認同組的孩子就更願意去做。「愛幫助別人的人」這個標籤在他身上的確有一個正面的作用,使得他更願意幫助別人。

但是,這個研究的關鍵在於,如果遭遇過一次挫折,結果就不一樣了。

比如說,研究者讓孩子把桌上的一個盒子給收起來。那個盒子里裝了很多乒乓球,但是盒底是壞的,孩子一拿盒子,乒乓球就撒了一地。還有讓孩子把一個玩具收好,可是那個玩具其實是散架了,孩子一碰就壞。這些其實都是研究者故意設定的,目的就是讓孩子經歷挫折。

但是孩子們可不知道。對孩子來說,等於是他本來想去幫忙,結果把事情搞砸了。這是一次挫敗!他感覺很不好,認為是自己沒完成任務。那好,經歷了這麼一次挫敗之後,再讓兩組的孩子去完成一個別的、稍微有點難度的任務,認同組就有點不行了。

老師說,誰願意幫老師把這個玩具放到房間那頭的袋子里?這時候認同組的孩子就不再那麼積極主動了,自告奮勇去幫忙的反而大多是行動組的孩子。

然後研究者再問那些沒有舉手幫忙的認同組的孩子,你是一個愛幫助別人的人嗎?發現這些孩子的自我評價也降低了。

研究者分析,這是因為認同組的孩子陷入了非黑即白的固定思維模式:我或者是個愛幫助別人的人,或者不是。本來他們也想證明自己是個愛幫助別人的人,但是一次幫忙失敗之後,就背上了思想包袱,害怕再次失敗。結果再有幫忙的機會就沒有幫……結果就認為原來我不是一個愛幫忙的孩子。

可是行動組的那些孩子,他們就只是行動而已。我看這個研究結果跟德維克的經典研究是一樣的。同樣是做習題,研究者誇一些孩子「聰明」,另一些孩子「努力」,給他們臨時建立一個固定或者成長思維模式。接下來如果是面對簡單的題目,聰明組的孩子的確更願意回答。但是面對難題的時候,聰明組的孩子就不願做了,因為他擔心難題會證明他不聰明,會崩塌他的人設。

而那些努力組的孩子,總是樂於嘗試。

 

2.怎樣改善自己的性格
我要說的第二個研究來自美國的南方衛理公會大學 [4,5]。這一次的受試者是377個大學生,項目是改善性格。很多人對自己的性格不滿意,有的人希望變得更外向一些,有的人希望頭腦能更開放。研究者想問的問題是,性格,是說改善就能改善得了的嗎?

我們知道「性格」其實很難嚴格定義,但是心理學家還是有一套比較簡單也比較穩定的方法,能大致測量一個人在某一方面的性格,比如說內向還是外向。研究一開始,研究者通過問卷測驗,對每個受試者有個性格判斷。

然後在接下來的15周里,每周開始的時候,受試者要選擇兩個任務,來訓練自己的性格。比如說,你想做一個更外向的人,那這個任務就可以是在超市裡主動跟服務員打招呼。更難的任務則是在一個集體活動中,你能不能要主動站出來,起一個領導作用。

再比如說,如果你想做一個思想更開放的人,你可以去讀一篇介紹某個外國的文章,或者去跟一個和你觀點對立的人對話,理解他的想法。

而研究發現,這些任務的難度並不怎麼重要 —— 真正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完成了這些任務。

實驗結果是那些做到了每周完成兩個任務的人,15周下來再做性格測試,發現的確有改善。這是一個好消息,說明人真的可以主動改變自己。

而壞消息則是,如果你宣稱要改善性格,參加了這個項目,每周也按照規定領了任務 —— 但是你沒有真的去完成那些任務,那測試結果就是你的性格不但沒有往你想要的方向改善,而且還會往相反的方向走。研究者推測,這也許是因為這些人自己也對自己很失望,士氣受到打擊,做性格評估的時候就更沒有信心。

咱們想想這個研究。對外宣稱要改善性格,這就相當於給自己貼了個標籤。但是關鍵不在於貼標籤,而在於之後能不能做到。能做到,這個標籤就是真的;沒做到,還不如不貼。

 

3.做人和做事
所有這些研究都還沒有最後定論,需要不斷地探索和驗證,但是我覺得這些證據已經足夠帶給我們一點啟發了。

簡單的說,固定思維模式,就是琢磨自己是個什麼人,也就是認同感。而成長思維模式,考慮的則是自己下一步該做什麼事兒。

我先說明一點,成長思維模式要求我們誇孩子要誇他努力,不能誇他聰明 —— 但是請注意,這一招對孩子是好使,對成年人可不能這麼用。也是2018年的一個新研究 [6] 發現,一個領導要是誇自己的手下工作很努力,他會覺得這是等於是在說他不夠聰明。這也許是因為成年人已經不在乎成長了,固定思維模式實在太強大。

那怎麼理解認同感對成長的作用呢?根據前面這些研究,這個機制也許是這樣的 ——

對於一個在某一方面處於蒙昧狀態、沒有什麼明顯認同感的人來說,建立認同感對人的激勵很有效果。如果一個小孩根本就沒想過自己是不是個愛幫助別人的人,你突然給他戴一頂這樣的帽子,他會給你一個積極反應。人的確可以出於認同感去做一些事。

但是成長初期的認同感非常脆弱。在這個時候人並沒有真正的自信。這就表現在一旦遇到了任何挫折,比如一件事沒做好,或者該做的任務沒有做,他就會質疑自己的認同感。

比如說,家長總誇自己的孩子聰明,一開始孩子也信了,躍躍欲試,很想跟別的孩子較量。可是等他遇到真正的難題,發現自己的水平並不比別的孩子厲害,他就會覺得家長一直在哄他。他反而會認為自己其實是個非常不聰明的人。

堅實的認同感得有自信作為基礎。自信不是來自別人告訴你你是什麼人,或者你自己想做什麼人 —— 自信來自一次一次把事情做成。

其實以我之見,哪怕一個人真的水平很高,有強烈自信,也不應該在乎自己身上的標籤。標籤和認同感,任何時候都是固定思維模式。你是科學家,你就應該性格內向嗎?你是程序員,你就應該只研究編程嗎?我們應該關心的是下一步該做什麼事兒,而不是自己頭上是什麼標籤。

「人設」,其實是個枷鎖。

 

參考文獻

[1] 馬徐駿·新知報告 038|學會正確地給別人「貼標籤」;Should You Tell Everyone They』re Honest? CHRISTIAN B. MILLER, Nautilus, June 28, 2018. 

[2] Emily Foster‐Hanson et al., Asking Children to 「Be Helpers」 Can Backfire After Setbacks, Child Development, 19 September 2018. 

[3] Emma Young, Growth mindset doesn』t only apply to learning – it』s better to encourage your child to help, than to be 「a helper」, BPS Research Digest, October 15, 2018.

[4] Hudson, N. W., Briley, D. A., Chopik, W. J., & Derringer, J. (2018). You have to follow through: Attaining behavioral change goals predicts volitional personality chang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5] Christian Jarrett, Merely desiring to alter your personality is not enough, and may backfire unless you take concrete action to change, BPS Research Digest, November 1, 2018. 

[6] Reavis, R. D. et al., Effort as Person-Focused Praise: 「Hard Worker」 Has Negative Effects for Adults After a Failure, The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Volume 179, 2018 - Issue 3. 

羅輯思維 2019-07-17/萬維鋼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