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康是我多年好友,他許多富人圈的思考,常發人省思,先前他跟講過『給小孩最好的禮物不是教育,而是水泥』,就刷新了我的三觀,而最近他又刷新了我的三觀。

地主康:『最近那個江×芝不是很紅嗎?屏東小孩在紐約做到頂尖設計師。我早告訴你,這題材是我們富人圈最喜歡的,因為我們喜歡跟別人講要努力,但我們自己從來不努力。』

峰:『不努力,那你怎麼活?』

地主康:『高中到現在,你看過我努力嗎?我不懶,但絕對不拚,我們周圍不是一堆台清交的朋友?每一個都比我拚,但哪個過得比我好?』

峰:『是啊!房地產通殺。台清交這些朋友優秀又努力,最多只能說不差,有些為了理想還中年失業,真的很慘,哪有像你這麼爽?不讀書、不工作還稱霸江湖。』

地主康:『你傻啊!房地產與實業不同,以整個社會來說,房地產是個零和遊戲,也就是說,要有人努力工作付房貸,這錢才會最後流到我們的口袋呀!窮人不努力,我們喝西北風喔?』

峰:『可是你不是說自己也很努力?』

地主康:『努力個鳥啦!連×文也說他一生充滿挫折啊!不這樣說,怎麼激勵魯蛇努力打拚?但你看我們那幾個地主朋友,所謂的忙就是看看房子、搞搞法拍,累了就出國旅遊一下,跟周圍那些一天上12小時班的朋友怎麼比?』

峰:『簡單說,就是你們不努力,但是鼓勵別人努力。』

地主康:『也沒這麼廢啦,我們也努力,但方向不同,窮人努力加班工作,我們努力研究制度。在台灣,頂級的地主設計制度,中下級的地主研究制度,我老爸從小就教我怎麼炒房了,你別看房地產好像很簡單,其實眉角一大堆。』

峰:『所以最大的差別是?』

地主康:『在台灣,窮人才談努力,富人只談制度。』

峰:『這跟那個江×芝有什麼關係啊?』

地主康:『我們必須鼓勵窮人努力啊!不然我們的財富無法持久。但你想想,整個台灣有幾個江×芝?我們台清交的認識這麼多,告訴我一個底層翻身的故事?100個有沒有1個?頂多是不錯的上班族,但要富成我這樣不太可能。』

峰:『唉,台灣真的很剝削。』

地主康:『也不是沒有翻身的,但在台灣幾乎是不可能,等了多久才等到一個江×芝?所以一旦有這種題材,不把她大肆宣傳怎麼可以?可是我那時也跟你講過,江×芝的事沒這麼簡單,後來果然爆出了有個有錢男友,是吧?』

峰:『國外好像沒像台灣這麼剝削喔?』

地主康:『是啊,我們好幾個朋友在美國,都實現美國夢了,現在就連台灣的奶茶店、85度C到美國都大賺,但留在台灣就死得很慘,沒辦法,錢都被我們拿走了,但這不是我設計的制度,我只是利用制度。』

峰:『是的。台灣的頂級統治階層跟人民不談制度改革,只談要好好努力,但他們一生都不努力,只靠剝削。然後拿那個微忽其微的例子來洗腦全民,讓人民覺得自己過不好,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

地主康:『其實台灣很富裕的,人民根本不該過成這樣,但生活中我發現,很多人被洗腦到,覺得是自己沒不努力才買不起房,我的媽呀,這是要有多蠢才會這樣想?你的工時都是全球前五名了耶!你的教育水平在全球都算高耶!這樣還不努力?』

峰:『恩,台灣很多人過不好,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的問題,而沒想到是制度的問題。』

地主康:『是呀,其實好的制度,才會人人有機會,像60-90年代的台灣,房價不貴,整個社會就很有活力,那時候翻身的人很多,政治上像陳水扁、賴清德,經濟上像現在很多製造業的隱形冠軍,但現在哪有可能?能買房、生小孩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峰:『所以台灣的地主都不努力嗎?』

地主康:『還是有啦,但真的不多,至少不是主流。其實在地主的圈子,頂層地主(也就是民意代表)設計制度,中下層地主利用制度,然後我們都一起告訴魯蛇:你要好好努力。』

峰:『唉,魯蛇以為自己努力就能過得好,卻不知這一生的努力,都透過了土地制度流向了地主。』

地主康:『所以頂級富人說愛台灣是真的發自內心的,這幾年很多都放棄查稅很兇的美國籍咯,台灣地主一輩子不工作、不繳稅、連醫療費都是上班族出的,然後被那麼多的奴隸供養者,是你的話,會不會愛台灣?』

峰:『愛,愛到海枯石爛才可以。』

地主康:『我知道你說的是誰,花蓮給人家挖個大洞的那位。』

峰:『他真的有說嘛!』

徐旭東被追問亞泥:我愛台灣勝過每個人
http://bit.ly/2kSnFXz

 

【峰語】臉書首PO + 讀者留言/2019-09-18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