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南方有個小村落,叫香村。

香村靠天吃飯,一旦乾旱,莊稼就會減產,村裡的人就會挨餓,所以每逢大旱,村裡人都會聚集在龍王廟裡求雨。

求雨的組織者,是村裡最大的地主李半城。他立下規矩,輪班跪香制,村裡所有人都要輪流去龍王廟裡長跪求雨,以示心誠,誰誤了時辰,罰誰一斤燈油。

全村大旱,極度缺水,村民不去挖渠打水緩解災情,反而被強制集中在龍王廟裡跪著,坐實莊稼被旱死,把希望寄托在老天爺身上,這是有意,還是無意?

而且,李半城自己從來不去,他讓家裡的長工頂了他的班,要是長工誤了下跪的時辰,也是長工被罰燈油。

這李半城求雨心不誠啊,要是因為他一人不心誠,導致龍王爺不降雨,他不怕自家的地也歉收么?

要知道,香村裡最大的地主是他,真不下雨,損失最慘重的,也是他。

李半城還真不怕,他和親家聊天時說:

村裡的糧食都囤在我手裡,這雨啊,下不下都好。
要是下雨了,村裡一半的地都是我的,我收益最大,要是不下雨,我正好一斗米換一畝地,把村裡剩下的那一半地,也給買下來。

借乾旱求雨的機會,趁村民快餓死時大肆吞併土地的操作,李半城已經玩過十幾次了,所以才能拿到香村一半的土地,現在,他盯上了另一半。

當人的資產大的一定地步時,經濟規律就已經對他不起效果了,無論經濟興衰,他的資產都會持續膨脹下去,倒霉的,永遠是抗風險能力較弱的平民。 

 

1

巧了,多年以後,南方也有個李半城,本名叫李嘉誠,這次他呆的地方,是香港。

從1995年到2015年的20年里,香港經歷了大風大浪,有多次危機和動亂,這直接導致香港經濟停滯,在20年里的GDP只翻了1倍。

但是在這20年里,李嘉誠的家族資產,卻增加了40倍,香港增加的這一倍GDP里,大部分收益,都被李嘉誠拿走了,所以他如今成了實打實的豪門大家族。

香港亂不亂,並不重要,李嘉誠手裡有大量的現金流。香港亂,他大肆吞併資產,香港不亂,他受益也最大,經濟規律,對這些豪門大族來說,已經不起作用了。

香港是典型的大社會小政府,屬於自由市場中的自由市場,在回歸中國前,還有英國人管著,回歸中國後,由於主權和治權分離,就出現了巨大的權利真空。

因為這些權利真空的存在,香港四大家族,升級為了四大豪族,700萬香港人,源源不斷的用自己的血肉供養這些豪門貴族。

一個普通香港人去餐廳吃飯,飯錢里的五成到六成,店家要拿去交租金,剩下的部分,店家要支付水電、煤氣、人工,剩下一點點作為食物成本,再然後才是利潤。

全香港的店鋪租金,80%要給香港的那幾個家族。

你以為收了租金,對你的剝削就算完事了么?沒有。

 

2

整個香港的天然氣、水、電力、港口、零售業,都把持在李嘉誠手中,為什麼港人稱李嘉誠是李半城,因為整個香港的民生行業,已經被李嘉誠給收購了七七八八。 

在香港,你的房子是李嘉誠的長江實業開發的,家中安裝的電話網路是李嘉誠的和記黃埔運營的,看的電視頻道和收聽的電台是李嘉誠的電信盈科。

買菜,你要去百佳超市,生活用品要去屈臣氏,這些,都是李嘉誠的,只要你在香港還有呼吸,你就不可能不給李嘉誠送錢。

一個普通香港市民對此有種認命的無奈:「我不得不去李嘉誠的百佳超市買東西,但即使只花一塊錢我也要刷卡,讓他承擔點手續費。」

什麼叫食利階層,這就是非常典型的食利階層,在家裡,就可以躺著數錢。

企業家宗慶後曾這樣評價李嘉誠:「李嘉誠的行為實際上是壟斷,這造成了香港人的生活成本居高不下。」

原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曾當眾說: 「毫無疑問,李嘉誠是富可敵國的亞洲超人,但是我們卻不能從他的手下看到一個世界級的品牌,他的巨大財富來源於他壟斷了房地產和一系列的民生工程,他對經濟的發展實際上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但實際上,李嘉誠對世界的經濟還是有創新型貢獻的,比如李嘉誠就發明了所謂公攤面積和期房制度,把普通人身上的油水,給壓榨到了極致。 

 

對了,李嘉誠在香港,還發明了套內面積僅8平米的房型,而香港赤柱監獄的單人囚室,面積都有7.5平米。他這輩子的創新力,都用在了地產剝削頭上……

 

為什麼有電影說坐牢是香港年輕人唯一的出路,因為真的是這樣啊,在外面的年輕人,被四大家族給吃乾抹凈,哪裡有出路可言。 

 

香港有大量的土地,但就是不開發,囤積居奇的策略讓地產商獲得了超級暴利。

一個普通的香港市民,一輩子的總收入,有5成到7成,要花在居住上面。

而扣除農民房後,香港市區居民的居住面積,只有可憐的7.1平米,這比中國改革開放前,住房面積最緊張時期的數據,還要低。

大量的香港人,居住在籠屋裡,曾被聯合國批評說侵犯人權,因為在其他國家,這樣的籠子,是給狗住的。 

 

這些凄慘的香港人,用他們的血汗,把四大家族供養成了四大豪門,香港的豪門之強,居世界之冠。

在香港,誰敢不聽四大家族的。 

 

為什麼每次香港社會出現動亂,四大家族總是不慌不忙,因為香港不亂,他們坐享經濟增長的收益,香港亂,他們正好出手抄底,左右都是贏,何必在乎香港亂不亂。 

 

整個香港的年輕人,都被房價給壓的抬不起頭,造成他們喪失了對未來的希望。這,其實才是香港動亂的根源。

為了從根源上解決香港問題,一勞永逸的解決香港動亂,香港民建聯要求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大量建造公營房屋,爭取讓香港人,3年上樓。 

 

香港的首任特首董建華,就想這麼干,他提出的八萬五計劃,也是讓香港人3年上樓。

但是後來香港人遭到了不明地下勢力的鼓動,硬生生的把董建華趕下台了,中斷了那次土地改革。

但是這一次的土地改革,在民建聯提出後,新華社、人民日報等立刻發聲支持,這表達了中央的態度,就是要從快從速的增大香港的房地產供應,打壓香港房價。

 

香港地產商們慌了,房地產財閥旗下的媒體,公開聲稱香港暴動的問題不是住房,而是政治問題。這是個誤會,不要加大土地供應。

 

當初,這些財閥媒體說香港暴動是修例問題,現在香港政府都宣布永久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居然還說是修例問題,你當我們傻嗎?

整個香港的經濟和輿論,都把持在四大財閥手中,這幾個月來,香港的媒體到底在幹嘛,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

如今,我們要大量供應土地,大量修建公租屋,讓香港人住得起房子,人人都住的上樓,這是為香港人謀福利,怎麼就不行了,有什麼好反對的。

香港人工作不要了,家庭不要了,上街鬧事,付出這麼大的犧牲,就為了和99%的香港人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的什麼法律修正條例。而自己每個月5成到7成的薪水都被房子給吸走了,被剝削這麼厲害,反而一聲不吭,你覺得這正常嗎?

香港地建會說這是誤會?這不是誤會,沒什麼誤會。

我們現在就是要給香港人建房子,給普通香港人謀福利,怎麼了,有問題嗎?

這些地產商的反應越大,小動作越多,越證實了香港其實什麼問題都沒有,根源上就是住房問題,就是財閥問題。

這群財閥靠著房地產,吸幹了香港人的血,還要把香港年輕人推到第一線當炮灰給自己謀取政治利益,叫你一聲李超人,真把自己當超人了啊。

香港現在乾旱無比,急需大雨,李半城,你願意香港下雨嗎?

你不願意也沒事,中國人從來求己不求人,就算一直不下雨,中國人也可以挖水渠,從河流里引水,直接從根源上解決靠天吃飯的問題。

至於龍王廟,那群被李半城忽悠的村民們願意去跪,那就一直跪著吧,不過再跪也不會有雨的。

參考資料:
[1].求雨,趙樹理.

遠方青木 2019-09-15

 

【臉書】唯一讓李嘉誠服氣的男人:台灣的地主民代 + 讀者留言/2019-09-21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