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大顛覆時代?

我們這代人從小就聽說,這個世界正在日新月異,什麼顛覆、迭代、進化,這些詞我們都聽到麻木了。對啊,世界不就是一直在變化著嗎?但是,學了施展老師的這門課之後,我對「顛覆」這個詞,有了更深的理解。簡單說就是:世界的顛覆,不是一個平滑的過程,而是因為某個因素的出現,咔噠一聲,原來的結構就持續不下去了,顛覆一定隨之發生。這種顛覆,既是始料未及的,也是可以預判的。

比如,一個新資源一旦出現,原有的結構就必然顛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在當時的歐洲人看起來,這就是一個純粹的增量,一件大好事。但是你想,這個新資源出現的結果,不僅是歐洲人有新東西可搶了,更是歐洲內部的財富結構註定要發生巨變了。

在大航海之前,歐洲的財富結構是由土地決定的。誰的地盤大,誰能收到的稅就多。但是有了美洲和大航海,那些搞遠洋貿易的人,有可能一寸土地都不佔有,也沒有貴族的頭銜,但是卻能夠積累起大量的財富,這是一種全新的財富形式。後面的變局一定會發生。

新的財富形式的出現,就讓一些君主發現了機會,可以從富起來的商人那裡貸款,變成自己新的財政來源;新財政模式的出現,使得新的軍事模式能夠出現;而新軍事模式的出現,使得過去那種基於莊園領地式的政治組織形式都不靈了,這就又推動了新的政治組織形式的出現;新的政治組織形式的出現,又要求著一套新的觀念系統來為它進行辯護。這個多米諾骨牌效應往前滾滾推動了幾百年才穩定下來。這可不就是「大顛覆時代」嗎?

所以你看,當時的歐洲人覺得,遠方的大西洋憑空多了一塊東西,結果反而是歐洲內部要發生洗牌。當年,西班牙國王派出了哥倫布的船隊,這個任務完成得很漂亮。但他哪裡想得到?這次勝利,既導致了西班牙的短暫崛起,也導致了隨後的迅速衰落。他開啟了一項變化,但是自己的國家沒能追上這個變化。

不僅美洲大陸這種新資源會帶來顛覆,一場勝利也會帶來顛覆。最有戲劇性的例子,就是我們這代人親眼看到的是蘇聯解體。

1991年,蘇聯解體。站在美國人的角度說,這當然是一場來之不易的勝利。幾十年的冷戰,花了那麼多錢,噴了那麼多口水,終於贏了。但是,這場勝利對美國人是好事嗎?從後來幾十年的發展來看,還真不一定。

施展老師在《國際政治學40講》這門課里,說了一個命題: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不僅是對抗的關係,其實也是相互依存的關係。這個說法很新鮮啊。我們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都把對方視作邪惡的存在,而且都堅信,自己這方的理念是真正正義的,最終將消滅對方的邪惡理念,統治全世界。

真的是這樣嗎?我們來看看美國的理念。自由、民主、人權,這套觀念,論證起來不難,但是如果在現實中,美國真要把它推廣到其他地方,那是需要條件的。什麼條件?就是這個地方,必須能被納入到美國主導的世界貿易體系裡面。美國在那個地方,一邊推廣自己的觀念,一邊做生意,形成正向的經濟循環,大家都有錢賺,這個遊戲才玩得下去。否則,推廣觀念,對美國來說,就是燒錢,美國也燒不起。

你發現沒有?冷戰時候,美國的勢力範圍,基本上就是西歐、拉美、東南亞,都是距離海洋很近的地方,在地理上都能和美國在經濟上互通互聯的地區,美國推廣自己的觀念不難。但是,其他地方呢?比如中亞內陸,非洲大陸,就難了。因為地理上的原因,這些地方想要納入美國主導的世界分工和貿易體系不太可能。

美國既然說自由民主人權是普世價值,那就應該到這些地方去推廣啊。但是,搞不起,太燒錢。但是因為冷戰,因為有蘇聯的存在,這個經濟上的真實原因,就可以被意識形態上的理由掩蓋了。蘇聯的勢力範圍,差不多就是這些地方。

那美國就說了:不是我不想管啊,是蘇聯帝國太邪惡啊。他們搗亂,我管不了。美國在自己的實力範圍之外,既不用付出經濟成本,又不會承擔道德責任,甚至還能強化自己的正義形象。對,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施展老師說,美國和蘇聯即使在冷戰時期,他們兩個觀念系統和實力系統也是相互依存的關係。

要知道,觀念是力量的基礎,但是它們之間有一個重要的性質區別:力量是有邊界的,而觀念沒有邊界。你主張一種普世的觀念,並因此獲利,那就也必須承擔責任。比如1994年的盧安達大屠殺,按說這不關美國什麼事,但是事後,美國總統柯林頓卻來到了盧安達,對盧安達人民表示道歉,說美國沒能在屠殺發生的時候及時進行干預。你看,美國是世界霸主,你要推廣普世觀念,那什麼地方出了事你都得管。

但是等到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了,美國的麻煩來了。這些地方空出來了,美國人來推廣自由民主人權啊?這個時候,意識形態的遮掩理由沒了,經濟的底牌就亮出來了。事實是,美國人管不起。硬挺著來管,就會讓自己陷入財政無底洞。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硬著頭皮管阿富汗、伊拉克這些地方的事情,結果就是大量砸錢,卻沒啥實際收益,近幾年只好陸續撤軍。

撤軍的後果很嚴重啊。當初美國插手這些地方,當地秩序亂成一團了,雖然就算美國不來插手,這些地方很有可能也會亂成一團,但畢竟美國找理由來了,插手又跑路了,於是美國的理念在當地就此被指責為虛偽的,並引發更多的反美情緒。你看,冷戰是觀念之戰,美國贏了之後,怎麼觀念變得更脆弱了?

所以即使是一場你久久期待勝利,真的達成了,引發的顛覆效應,也未必是你願意看到的。因為結構變動了。

這就要說到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了,我們看到了那麼多新資源,取得了那麼多勝利,那必然會引起顛覆效應。那顛覆的是什麼呢?

我們這代人當然看不清。但是施展老師在《國際政治學》這門課里,還是指出了一些當前世界結構可能會發生斷裂的點。

比如,我們可以看到人類歷史上經歷過幾次變化。最早的農業社會是95%的人生產,5%的人消費,相應的是一種有貴族和平民之分的等級秩序。等發展到工業社會的時候,變成了95%的人生產,95%的人消費,人們願意接受的是平等秩序。

而在未來會發生很大變化,因為機器人,因為人工智慧,人類社會有可能變成只有5%的人生產,95%的人消費。到那個時候,工作不再是一種負擔,而是一種權力,甚至是一種極其稀缺的機會。如果大多數人,衣食無憂,但是又混吃等死,沒有風險,但是生命又沒有意義,那社會結構會變成什麼樣?我們不知道那樣的未來是什麼樣的。但是我們知道,它一定不是我們現在熟悉的樣子。我們的生命中一定會有一次顛覆。

羅輯思維 2019-09-16/《施展·國際政治學40講》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