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在1929年賣空整個美國的男人


傑西·利弗莫爾(Jesse Livermore),攝於1929年華爾街股災後

 

華爾街是個造神的地方,一代代股神起起又落落。

從「投機教父」維克多·尼德霍夫到「注水股魔」丹尼爾·德魯,再到「價值投資之父」本傑明·格雷厄姆及其弟子「奧馬哈的先知」沃倫·巴菲特,哪一個不曾在華爾街獨領風騷。

但是,曇花一現的名字很多,能夠穿透時間之牆的人卻只有一個。

在20世紀與21世紀的相交點,就是這一位金髮碧眼、優雅英俊的新英格蘭紳士,曾經力壓上述一眾大佬,在《紐約時報》的評選中成功摘下「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桂冠。

那時,距離傑西·利弗莫爾飲彈自盡且在身後留下500萬美元遺產已經過去了50年,可人們依舊沒有忘記他單槍匹馬在殘酷戰場上肆意廝殺的模樣。

15歲就已經通過投機行掙到了1000美元,30歲那年則是達到了第一個事業高峰,成為了那個時代最為花哨又年輕有為的百萬富翁。「少年作手(Boy Plunger)」和「華爾街巨熊(The Great Bear of Wall Street)」的名號紛至沓來,但他並沒有因此不思進取停下腳步。

做多做空都賺過大錢,但他也犯過好多錯誤,栽過跟頭破過產,賠錢負債一欠就是幾百萬。可是人人皆知,無論是一著不慎窮困潦倒還是順風順水富可敵國,利弗莫爾永遠都會選擇在人頭攢動的股票交易大廳之內駐足。

從入場到離世,利弗莫爾在美國股市待了半個世紀。那些看向他的目光里,有的是嫉恨,有的是畏懼,也有羨慕和佩服。

不喜歡他的人送了他一個「尊稱」——J·L,市場操縱大師。但在狂熱的投機客眼中,利弗莫爾則是他們的「投機之王」,是在1929年美股最黑暗的那一周里,憑藉一己之力戰勝整個華爾街的傳奇投機者。

在美國一年稅收僅有42億美元的那個年代,利弗莫爾在七天之內狂掠近1億美元,第一次嘗到了從一筆交易中賺到數千萬美元的滋味。

從普通的百萬富翁躋身全球十大富豪之一,他只用了一周時間。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01  「優秀的投機家們總是在等待,總是有耐心,等待著市場證實他們的判斷。」

羅馬建成非一日之功,放長線釣大魚才能鑄就傳奇。

「咆哮的20年代(Roaring Twenties)」沖昏了人們的頭腦,美國寬鬆的經濟政策催生出一幕幕紙醉金迷的繁榮幻象,水漲船高的股市更是引來了無數投資者的前赴後繼。

從1921年8月24日不足一百點的底部開始,道指一路瘋漲接近500%,到1929年9月3日這一天,又用一個318.17點摘下歷史高點。


但在這一天,利弗莫爾仍與過去六個月內的自己做著相同的事情,思考著自己到底應該做空還是做多。對他而言,市場無可抑制的漲勢更像是一個信號,警告他千萬謹慎行事。

自那一年的3月份以來,利弗莫爾一直都在扮演「巨熊」的角色,完全沒有參與過股市的上漲,甚至還在試探熊市邊緣的時候輸掉了六百萬美元。而在7月和8月,他無視酷暑,天天坐在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的辦公室里,一邊打電話收集情報一邊思考。

那時候,打電話並不像現在一樣稀鬆平常,橫跨大西洋的美歐電話往來更是罕見,費用的昂貴可想而知——電話費為每分鐘25美元,最低通話時間則是三分鐘。平均下來,利弗莫爾每月打往倫敦、巴黎和柏林等地的長途電話費用約在1.5萬至2.5萬美元之間。

就在9月3日這一天,利弗莫爾又花費150美元往大洋彼岸去了個電話,而他在英國央行的線人告訴了他兩個重要的消息。

那天稍早,在英國央行每月一次的董事午餐會上,時任行長蒙塔古·諾曼(Montagu Norman)告訴董事們,「美國的泡沫已經破裂」,而且英國央行將在月底之前實現市場預期了很久卻也被推遲了很久的加息計劃。


蒙塔古·諾曼,1920-1944年期間擔任英國央行行長

 

其原因在於,大量黃金已從英國外流至美國和歐洲其他國家,而英國央行的黃金儲備因此跌至一個尷尬的位置——1.37億英鎊。諾曼認為,利率的大幅上升或能阻止甚至逆轉這一趨勢。

除此之外,午餐會上還討論了另一個消息:知名金融家克拉倫斯·哈特里(Clarence Hatry)旗下集團,即哈特里集團陷入了嚴重的財務困境。據了解,該集團負債高達1億美元,但其資產只有1600萬美元。



克拉倫斯·哈特里

 

放下電話的利弗莫爾對自己所聽到的一切感到十分滿意。他心裡很清楚,無論是哈特里集團的崩潰還是英國央行的加息,都可能引發全球股市崩盤。於是,他立刻讓人賣掉了哈特里相關股票,並在兩天後就「立竿見影」地賺了3萬美元。

對於利弗莫爾而言,3萬美元本來就只是一筆小錢。但等他結束了接下來這24小時的交易再回過頭來看,這3萬美元就顯得更加微不足道了。

 

1929年9月5日,利弗莫爾從位於波士頓的聯絡人口中聽到了羅傑·巴伯森(Roger Babson)的名字——這是一位在過去的兩年里堅持預測市場將出現一次大崩盤的經濟學家,他還將在這一天中午的全美商業會議(National Business Conference)上發表講話。

在進一步發現報紙上鋪天蓋地全是有關這場演講的報道之後,利弗莫爾多年的交易經驗與深思熟慮突如其來給了他「當頭棒喝」:巴伯森很有可能繼續他的「消極」演說,並且引發市場的小小恐慌,這也就意味著,在演講結束前,應該儘可能多地做空股票!

於是,從早晨十點美股開盤到巴伯森開始講話的那一個半小時里,利弗莫爾和他手下的交易員們賣空了價值近1500萬美元的股票。

午後,隨著巴伯森的一句「市場遲早會迎來一場崩盤,主要股票都不能倖免,道指將暴跌60到80個點」傳遍美國,華爾街的「專業人士」紛紛對此照單全收,開始拋售股票。早早做好準備的利弗莫爾也順勢將自己的空頭頭寸推到了2000萬美元左右。

不過,在股市收盤後,堅定看多美股的耶魯大學經濟學家歐文·費雪(Irving Fisher)卻在接受採訪時,直接否決了暴跌的可能性。


歐文·費雪

 

考慮到費雪的鼎鼎大名,摸透了市場的利弗莫爾再次給交易員們下達了正確的決定:第二天市場一開盤,所有空頭頭寸都必須平倉。

果不其然,到了9月6日這天中午,美股已經收復了前一天的所有失地。等到利弗莫爾及其團隊在收盤時賣出多頭頭寸時,他所平掉的空倉和開盤半小時內買入的500萬美元股票已經為他帶來了超過180萬美元的利潤。

 

02  搶佔先機,秘密操盤

從花費150美元電話費到大賺近200萬美元,利弗莫爾已經可以說是成績斐然。但實際上,一通電話所帶給他的「好運」其實還沒有結束。

9月20日,來自英國央行的線人又告訴了利弗莫爾兩個重磅消息:英國央行將在次日午間將貼現率從5.5%上調至6.5%;哈特里集團預計將在本周內申請破產,哈特里本人及其董事會或將被控證券詐欺。

這一次,利弗莫爾也沒有心慈手軟。他與團隊再一次儘可能多地賣空股票,並在一周後哈特里集團「雪崩」之時,一舉獲利250萬美元。

對利弗莫爾而言,錢還算小事,更重要的是,他沒有被美國經濟和市場欣欣向榮的景象所催眠,反而選擇相信哈特里集團的倒下意義重大,市場下跌的突破口就在眼前。

在那時,利弗莫爾已經從夏季的收益中積累了高達2000萬美元的股本,但這還不夠。他繼續借錢,把「戰爭備用金」堆到3000萬美元,並對20多家經紀商施壓,獲得了20倍、乃至於30倍的最高槓桿。

這也就意味著,他幾乎可以憑藉這3000萬美元來賣空價值近7.5億美元的股票,而這7.5億美元約佔美國股市當時總市值的1%。

利弗莫爾說幹就幹,開始了他對市場下跌的一次巨額押注:先是做空了在他看來毫無上漲空間的股票,然後又賣掉了大熱的RCA(美國無線電公司)、雷曼兄弟以及大多數公用事業股和鐵路公司股。

最終,利弗莫爾將接近4.5億美元的空倉分散至超過100家公司,且沒有動用手中的全部槓桿。他希望在市場下跌的過程中再「安排掉」剩下的3億美元,從而降低風險和槓桿率。

不過,美股在10月16日的暴跌讓他暫時放緩了動作,以免被其他人發現他的秘密舉動。

當時,整個華爾街都處於高度緊張的情緒之中。雖然有記者注意到公用事業股領銜大跌且跌幅遠超市場其他板塊,保證金金額也創下紀錄,但幾乎沒有人能弄清,在當時商業環境如此積極穩定的那個美國,股市究竟為何突然從高點下挫。

與此同時,利弗莫爾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等到新的一個周一來臨,也就是1929年10月21日,賣空大計基本完工。不過,一個人睡在辦公室沙發上的利弗莫爾還不知道,「黑色」的一周就在眼前,屬於他的勝利號角即將奏響。

 

03  黑色星期二:他賣空了整個美國

華爾街初初「翻船」,是在兩天後的周三——美股突然大跌6%,經紀商向客戶要求增收保證金的電話多得嚇人。但在股市收盤前,利弗莫爾不慌不忙地回購了手上四分之一的頭寸,獲取現金利潤800萬美元,其賬面利潤更是高達近2000萬美元。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從巔峰跌入深淵,也只是一瞬之間而已。

在日後被人們稱為「黑色星期四」的日子,也就是1929年10月24日,高價股票變身廢紙,上萬身家一夜消失,恐慌情緒大肆瀰漫,拋售風潮絕後空前。

面對開盤即暴跌11%的美股,利弗莫爾幾乎是唯一的贏家——在股市跌得最慘的時刻,他再次回購了價值約1.5億美元的半數頭寸,藉此賺下1400萬美元。接著,他眼看瞬息萬變的股市幾乎收復了全部失地,便轉手又賣掉1億美元股票。

等到這驚心動魄的一個交易日收官,美股最終把跌幅停留在了2%,但在驚恐而瘋狂的股民助推下,交投量創下破當時紀錄的1290萬股。此時,距離同年9月3日的高點,道指跌幅已經來到21.5%。

股市一瀉千里,利弗莫爾卻是扮演了一次逆流而上的「老船長」,一周之內大賺2700萬美元,幾乎沒有做出任何錯誤的決定。在這一周結束的時候,他做空了2億美元的股票,自我感覺非常不錯。

「股市一定會在下周一大跌」,利弗莫爾這樣告訴自己。而在那個周末過後,1929年10月28日,以股市暴跌13%的姿態,成為了華爾街永遠的「黑色星期一」。

利弗莫爾押對了。但他沒有就此收手。正相反的是,他更為大膽地選擇了這樣的冒險:在困難重重的情況下,又在市場上賣出5000萬美元股票。

比「黑色星期一」更為黑暗的「黑色星期二」很快就來了。勇者的回報也就隨之而來。

翌日早晨,紐交所剛剛開市,大筆大筆的拋單就鋪天蓋地向股票經紀人們席捲而來。輸無可輸的投資者們開始了他們不計價格的拋售,只求儘快離開刺激的賭場。

這個時候,利弗莫爾終於忍不住了。他將所有賣空的股票都買了回來,並在大賺6600萬美元的同時,成為了「美股歷史上單日利潤第二高」的傳奇人物。

粗粗算下來,利弗莫爾在「黑色一周」的總收益已經達到9300萬美元。再加上在9月和10月初賺到的幾筆小錢,這位大空頭獲利已經超過1億美元。

 

04  尾聲

沒有人一下子消化如此巨大的成功,就算是利弗莫爾本人也不例外。

那天晚上五點鐘,他一個人坐在書桌前,靜靜地看著面前那一頁紙上自己所贏得的天文數字,只覺得這一切並不現實。

此時的利弗莫爾已是身心俱疲,無意再在這一周餘下的時刻里再次受到交易的誘惑。但當他回到家中,打算好好享受這一刻的時候,卻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他的第二任妻子多蘿西·利弗莫爾(Dorothy Livermore)和孩子們一起站在門口迎接他,雙眼含淚楚楚可憐,多蘿西的母親則在他們身後嚎啕大哭。

這棟房子里的人們早已從收音機里聽說了華爾街的這一場災難,多蘿西以為自己的丈夫也是失敗者大軍中的一員。她已經做好準備等待丈夫開口,告訴大家他們必須離開這裡,賣掉汽車和遊艇,回到城裡租住公寓。

她只是沒有想到,丈夫不但沒有成為輸家,甚至是今天這一場遊戲里贏了最多的超級大贏家。她目瞪口呆,仍是難以置信地發問:

「你是說,我們沒有破產?」

「沒有,親愛的。我剛剛度過了有生以來最棒的一個交易日。我們非常富有,喜歡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與之相反的是,利弗莫爾的對手們——著名大多頭亞瑟·卡滕(Arthur Cutten)、費雪,甚至是著名的凱恩斯——都是滿盤皆輸損失慘重,前兩位更是幾乎變得一無所有。

經此一役,「投機之王」名動江湖,無人望其項背。

這一年,利弗莫爾52歲,站在華爾街的頂峰醉生夢死,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事。

華爾街見聞 2019-10-07/曾心怡

 

【粉專】那個賣空了整個美國的男人 + 讀者留言/2019-10-08

【連結】1週狂賺1億美元,1929年做空全美國的男人/2020-03-30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