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吸金的IP被美日瓜分了,那中國呢?

從日本和美國的經驗來看,中國文化娛樂行業的虛擬IP,在未來可能成為一個巨大的引爆點。

在文化娛樂行業,什麼是最值錢的呢?你可能會說,是IP。

 

01

一個小男孩兒走在大街上,被星探發現並加入了某經紀公司。經過多年的悉心培養和艱苦訓練,小男孩兒終於站在了鎂光燈下,成為了萬眾追捧的偶像。他開始演戲、開演唱會、上綜藝、接代言,儼然就是一台行走的印鈔機。

可這台印鈔機是脆弱的。

假如有一天,小男孩兒停止努力,不能再為粉絲們帶去驚喜,印鈔能力就會下降;或是他沾上了醜聞,一蹶不振,印鈔能力就會停止。

再或者,小男孩兒的事業如日中天,但他「變心」了,選擇自立門戶,也許他仍將繼續走紅,印鈔能力還在迅猛地上升,但這些都與最初培養他的經紀公司無關了。

你看,這個地球上最可愛的動物是人,但最不可靠的動物也是人。

那麼在文化娛樂行業,有沒有一種可靠且不會「變心」的IP呢?有的,那就是虛擬IP。而且,一些虛擬IP的賺錢能力和存活時間超越了真人IP。

 

02

有個動態統計的榜單叫做「List of highest-grossing media franchises」,它按照收入高低,對全球最賺錢的IP進行了排名。

數據顯示,排名第一的IP是來自日本的精靈寶可夢,收入高達950億美元;排名第二的是同樣來自日本的Hello Kitty,收入達到800億美元;排名第三的是來自美國的維尼熊,收入達到750億美元。

此外,排名前十的IP,收入都超過了300億美元。其中有五個來自日本,分別是精靈寶可夢、Hello Kitty、麵包超人、少年Jump和馬里奧;另外五個來自美國,分別是維尼熊、米老鼠、星球大戰、迪斯尼公主和漫威電影宇宙。

事實上,在排名前50的IP中,來自美國的有22個,來自日本的有20個。

由此可以看出,頂尖虛擬IP的吸金能力是極其驚人的,且全球最賺錢的IP基本上是被美國和日本瓜分了。

 

03

這些最賺錢的虛擬IP的養成,大多符合同一條生產路徑:它們首先出現在漫畫、電影或電子遊戲中,然後向全消費品行業延伸。
 
以排名第一的精靈寶可夢為例:
 
1996年,日本著名電子遊戲製作人田尻智推出了精靈寶可夢的初代版本。幾乎沒有人會想到,這款本沒有被寄予厚望的遊戲,銷量一個月比一個月高,最終賣出超過1000萬份。
 
後來,精靈寶可夢手游不斷地迭代和優化,總銷量突破了3億份。任天堂作為發行方,也獲得了巨大的收益。

 

2016年,任天堂、寶可夢公司又聯合谷歌製作了AR手機遊戲——Pokémon GO。遊戲一經推出便受到全世界玩家的熱烈追捧,上線20天賺了1億美元,3個月賺了6億美元,半年賺了10億美元,堪稱史上賺錢最快的手游。

在這期間,精靈寶可夢這個IP被引用到了漫畫和動漫中。比如,改編自同名遊戲的《精靈寶可夢》動畫,1997年4月1日開播,到現在還很受歡迎,是東京電視台最長壽的節目。
 
因為IP熱度持續火爆,精靈寶可夢開始賣周邊、搞聯名等,授權衍生品收入一躍成為大頭。在《精靈寶可夢》950億美元的收入中,來自授權衍生品的部分高達641億美元,佔比為67%。

 

04

從日本和美國的經驗來看,中國文化娛樂行業的虛擬IP,在未來可能成為一個巨大的引爆點。
 
隨著中國新中產人群的崛起,國人的本土審美意識開始蘇醒,文化認同意識逐漸加強。在這樣的背景下,根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IP符號,或將日漸受到年輕人的關注,並開拓出巨大的市場。

不過,中國傳統文化IP想要被引爆,想要具有更強的商業衍生能力,仍然需要持續創新和迭代。
 
今年最火爆的電影之一——《哪吒之魔童降世》就是很好的案例。
 
在原來的書畫和影視作品中,哪吒要麼極度兇殘蠻橫,要麼過於乖巧白凈。而這部電影中的哪吒有著煙熏妝大眼、蔥頭鼻子、一口大豁牙,他動不動就把雙手插在褲子里,一臉壞笑,更像是個小痞子。

但就是這個丑萌丑萌的形象,受到了80後、90後甚至00後們的喜愛,這背後就存在著審美迭代。
 
當然了,哪吒這個IP也只是做好了第一步,接下來還需要考慮的是:如何不斷推出新內容為IP保鮮?如何通過廣泛的合作和多樣的衍生品擴大市場?
 
包括哪吒在內的中國本土IP,它們的盈利能力和影響力與全球頂尖IP仍相去甚遠。未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吳曉波頻道 2019-10/吳曉波

 

【臉書】誰比周杰倫還會賺錢?答案是寶可夢 + 讀者留言/2019-10-13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