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女星頻頻自殺背後,藏著一個被財閥隻手遮天的下流社會

01
凋零的南韓之花

韓國女星崔雪莉,於10月14日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家中自縊身亡。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

雪莉生前,有許多怪異行為,比如直播活烤鰻魚高呼救命、曬斷頭斷腳的芭比娃娃、做生殖器形狀的炒飯、發口含奶油的性暗示自拍等。

許多人據此認為,她是抑鬱症發作,才尋了短見。

我覺得,雪莉的自殺,可能不只抑鬱症這麼簡單。

近年來,韓國女星接二連三自殺,從之前的李恩珠、崔真實、鄭多彬、張紫妍、韓彩媛到今天的雪莉,此起彼伏,其頻率令人咋舌。

在血雨腥風的韓娛圈,女星頻頻自殺,很難說都是巧合,更無法用一個抑鬱症來搪塞,這背後,其實藏著一個非常恐怖的真相:在層出不窮的韓國女星自殺慘案中,有一個無法無天的權力階層若隱若現,許多姿色動人的韓國女星,都是任人宰割的「獻祭品」。

 

這個權力階層就是——韓國財閥。

幾個月前,Bigbang成員李勝利涉嫌「性招待」,由此牽扯出10年前被迫為眾多韓國權貴提供性服務的張紫妍,讓籠罩在韓國娛樂圈之上的財閥陰雲露出冰山一角。

2009年3月7日,韓國女星張紫妍在京畿道盆堂家中自殺身亡,年僅26歲。

臨死前,張紫妍寫下一份遺言,留下幾千頁的文件,透露她在經紀公司的淫威下,被迫向31位要人提供了上百次服務。

據韓國KBS電視台等媒體報道,參與張紫妍陪睡的包括三星集團女婿任佑宰、酒企真露會長朴文德、《朝鮮日報》社長弟弟方勇勛、86歲的樂天集團董事長辛格浩及其56歲的兒子辛東彬等。

為了更好地「服務」客人,張紫妍還被逼吃下林林總總的毒品和興奮劑,甚至做結紮手術,如有不從,便被公司的打手瘋狂毆打。

飽受凌辱的張紫妍,在遺書中說,變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他們。

 

張紫妍的悲劇,絕不只是個案。

韓國紀錄片《玩物》提供了這樣一組數據,韓國女藝人中45.3%回答曾被要求陪酒,62.8%回答曾被社會有勢力者要求性接待。

所謂「社會有勢力者」,即財閥和他們的鷹犬。

為此,韓國民怨沸騰,57萬人請願,要求延長張紫妍案件的調查期限,還她一個公道。

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對此事異常重視,要求徹查張紫妍案,為此,他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已提前將老婆孩子送到國外。

但是,回望韓國已往歷史,財閥一手遮天,總統卻大多不得善終,文在寅憑著一腔正義,跟財閥硬剛,形勢不容樂觀。

我們不禁要問,韓國財閥,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02
權力落入了財閥手中

1961年5月16日,韓國第2野戰軍副司令朴正熙及其手下發動政變。

在媒體面前,朴正熙帶著墨鏡,雙手背在身後,顯得冷酷而強硬。為他拍攝照片的記者鄭范泰回憶,他看上去很有威嚴,感覺這樣的人,才能掀起革命。

當天凌晨,韓國國民收聽電台廣播,得知整個國家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廣播中,他們興奮地聽到,韓國新政府將解決深受飢餓之苦的民生問題,把經濟搞上去。

朴正熙發展經濟之道,就是扶植財閥。

包括三星、現代、SK、LG、樂天、浦項制鐵、韓進在內的韓國十大財閥,都是在強人朴正熙的緊密扶植下成長起來的。



朴正熙

 

1961年,韓國人均國民收入為92美元,在世界排名第78位。在朴正熙執政的18年中,韓國經濟實現了年均8.3%的高增長。

朴正熙式政府發展模式的特徵,是計劃經濟、集中調度資源、政府主導,以及由此派生的政府腐敗,財閥橫行,由地緣、血緣關係為基礎的裙帶主義(cronyism)。

一直到2000年,韓國中高等教科書,仍將經濟活動的目的定義成:為國家做貢獻。

在財閥主宰國家經濟命脈的韓國,為國家做貢獻,其實就是為財閥做貢獻。

就連冷酷到底的朴正熙也曾說,我的職位在政府內只能排到第三位,事實上,我只希望做一個在幕後供人差遣的小人物。

強人朴正熙死後,財閥們再也無法低調,操控選舉,壟斷行業,弱肉強食,並美其名曰自由經濟,開啟了隻手遮天的王霸模式。

韓國表面看是個發達國家,經濟很硬,其實,票子大多進了財閥的口袋,普通民眾並沒有呷到多少汁水。

 

2000年到2009年,韓國企業收入的年均增長率為7.5%,實際居民家庭收入增長率卻只有2.4%,不到企業的三分之一;即使在2008年到2012年金融危機的困難時期,韓國企業收入的年均增長率也達到了5.1%,居民家庭收入年均增長率卻只有1.4%。

無論豐年荒年,財閥旱澇保收,老百姓則每況愈下。

也許有「書米」會問,韓國企業利潤分配中,勞動者得到的份額持續減少,股東的分紅也未增加,那麼企業創造的利潤,到底去哪兒了呢?

答案很簡單,利潤流入了企業內部,被用作了留存收益。

大把的真金白銀,讓財閥們可以安躺在金山上,它們不差錢,不用通過發行股票來融資。

 

在2014年以前的十年里,韓國總市值排名前十位的大企業,都沒有發行過股票。最突出的是,排名第一的三星電子,自1999年起的15年間,未發行過一次股票,排名第二的現代汽車和排名第三的浦項制鐵,自1998年後也未發行過任何股票。

這些個富得流油的財閥,為啥不發行股票呢?因為它們心懷鬼胎。

眾所周知,上市公司在發行股票融資前,必須向投資者公開詳細的經營情況,並且接受市場的核查與監督。

想像一下,富可敵國的大財閥們,有多少來路不明的巨額利潤?又有多少見不得光的貓膩?

紙包不住火,韓國被財閥裹挾的齷齪政商關係,一被捅出來,往往都是驚天大案。

1995年,因為一起醜聞,韓國三位前總統受牽連,多名商界人士鋃鐺入獄,經調查,全斗煥和盧泰愚斂財均超過10億美元。

對財閥來說,錢可通神,通個把總統,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由各大財閥組成的全經聯,把韓國政府當作頤指氣使的馬仔。每到選舉或政權更替,它都會提出各種強硬和無理的要求,認為政府管得太寬,阻礙了經濟發展。2002年總統大選前夕,全經聯甚至提出放寬政策、修改憲法的極端主張。

而韓國總統呢,往往在上任伊始,為了復甦經濟,向財閥們搖尾乞憐,伏低做小,乞求他們加大投資。

全經聯甚至曾霸氣外露地向韓國經濟部門管理者放狠話:那些滿足於1%低速增長的公職人員,小心你們的烏紗帽!

前總統朴槿惠曾言笑晏晏地說,應該八抬大轎抬著投資者(大財閥),當時的副總理則稱,他真的演出過「轎抬企業人士」的話劇。

秀氣如小家碧玉的李明博更是一點都不扭捏,直接標榜「親財閥」的主張。

在韓國眾多前總統中,最硬氣的要數盧武鉉。

豆瓣上那部高達9.5分的電影《辯護人》,就是以盧武鉉為原型。出身貧民的他,看不慣財閥的囂張嘴臉,一心維護正義,以卵擊石,最後被財閥陷害,萬念俱灰,跳崖身亡。

盧武鉉活著的時候,說過一句刺破真相的話:權力落入了市場手中。

他的潛台詞是,權力落入了財閥手中。

 

03
富三代掌控下的韓國

現在韓國的經濟命脈,牢牢地掌握在第二代第三代財閥手裡,也就是說,現在真正統治韓國的,是一群富二代富三代。

在韓國,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競爭。

大財閥集團無孔不入,沒有它們不涉足的領域,新興企業根本沒有發展空間,只能做一些財閥的轉包業務,從財閥結構開始形成的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到現在的三十多年中,韓國沒有出現任何創業者的成功神話。

美國財富排名前100名的富人中,有70%是當代的創業者,而韓國75%的富人,是繼承祖上財產的公子哥兒。

三星集團李健熙董事長的兒子李在鎔,於1995年從父親手中獲得60億韓元,他將扣除遺產稅後的所有資金,用於購買即將上市的三星工程、第一企劃等子公司的股票,兩年後,隨著這些公司成功上市,李在鎔獲利600億韓元。


李在鎔 

 

1999年,李在鎔又以低價購買三星SDS發行的新股,通過非法途徑,獲取巨額利益。

2014年,三星SDS成功上市,李在鎔的財產達到3.9萬億韓元,是他最初繼承財產的880倍,而這些財產的增長,沒有任何一項,來自李在鎔自己的事業。

韓國財閥的一個重要特點,是經營權和所有權的統一,類似封建時代的世襲。

掌門人都是終身制,在企業內部擁有不受限制的許可權,被稱為「皇帝經營」,「皇帝」因不可抗原因下台後,再由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繼承下去。

韓國第二代財閥,大多曾是父輩創業的直接參与者,並立下了汗馬功勞。而第三代財閥,往往沒有父輩創業的艱苦經歷,也未必都遺傳了多少「天才細胞」,卻繼承了比第二代財閥更多的財產,可以坐享其成。



三星集團三代掌門人

 

股神巴菲特曾表示,父母將財產交給兒女繼承的做法,就好比選擇2000年奧運會金牌得主的兒子,作為2020年奧運會金牌潛力參賽選手。這種行為,是非常可怕的失誤。

如今的韓國第三代財閥,在能力未經認可之下,就提前加冕,登上「皇位」,這無異於將韓國的未來,置於賭桌之上。

 

04
救救她們

知道了韓國財閥的歷史,我們也就明白了現在的韓國娛樂圈何以會成為女明星自殺的重災區。

這群財閥的富二代、富三代、富四代乃至將來的富N代,早就無需為溫飽和發展發愁,他們中的一些不肖子孫,每天乾的事情,就是挖空心思,琢磨該怎麼玩得更猖狂,該怎麼追逐更新鮮更刺激的聲色犬馬。

不只是子孫後代,原先體會過創業艱辛的開創者,也在溫飽思淫慾的思想下無底線地腐化墮落,直到成為衣冠禽獸。

比如前面提到的樂天集團的掌門人父子,父親86歲,兒子56歲,按他們的年紀,足以做張紫妍的爺爺和爸爸,卻恬不知恥地組成「上陣父子兵」,對二十幾歲的女孩用酒瓶進行性侵和虐待!

王朔有句話,人要墮落,你讓他走電梯,他也會摁往下的箭頭。

在財閥當道的韓國社會,墮落是無底線的。

電影《燃燒》里的富二代本,家財萬貫,空虛無聊,開著保時捷,住高級公寓,把平民女子當成獵艷的玩物,甚至玩弄致死。

對於那些無恥的財閥子弟,整個韓國娛樂圈,無異於他們的後宮,追歡逐艷,瘋狂縱慾,玩膩了,就處理掉,而且不會擔心受到法律的追究。

最可憐、最可嘆、最可悲的,是那些做著明星夢的韓國少女。

許多像張紫妍這樣的少女,在很小的時候,因為清秀可愛,被那些有如老鴇般的娛樂公司選中,精心調教,成為供財閥耍弄的玩具。

她們少不更事的眼裡,閃爍出純潔喜悅的光芒,以為自己即將踏上萬人矚目的星光大道,卻不知道這是一條充滿邪惡的不歸路。

在這龐大的剝削體系里,那些被曝光出來的女孩,不過是滄海一粟,還有千千萬萬個張紫妍,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裡如沉默羔羊一般無聲的飲泣。

有誰能救救她們?

《書單》2019-10-20/作者書單君

 

【峰語】如果女兒有星夢,千萬不要送去韓國/2019-10-21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