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霸權是被逼出來的?

昨天我們通過施展老師的《國際政治學40講》這門課,介紹了「國家」這個觀念的誕生過程。你會發現,每一個我們今天看起來天經地義的觀念,都是前一個天經地義的觀念的替代品,而且往往是瀕臨絕境的時候,被逼出來的替代品。

那今天我們繼續往下想,為什麼新觀念一誕生往往更有生命力?

不是因為它出現得晚,所以就強大,所以就更正確。人類歷史發展,可不像科學發展那樣,越晚出現的理論就越正確。新觀念,確實在絕境中誕生,但是能不能長得大,能不能存活下去,要看它能不能激發出新的力量了。就像是在逃亡中,被敵人逼到了岔路上,如果運氣好的話,你在這條沒有走過的路上發現了一本武林秘籍,就有可能反敗為勝。但是你要沒這個運氣,岔路畢竟是走不遠的。

還是拿「國家」這個觀念來說,這本來是法國的首相黎塞留開出的一個腦洞。在當時的人看來,這是法國人被哈布斯堡王朝逼出來的一套歪理。但是法國人講著講著,用著用著,發現真管用。為啥?不僅是對外戰爭有了正當性,對國家內部資源也有了更強的動員能力。一個權宜之計,居然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這不就是偶然撿到的武林秘籍嗎?

果然,發展到後來的法國大革命,從某種角度上說,就是這種國家塑造進程的一種延伸。黎塞留確立了國家的內外邊界和國家存在的理由;而法國大革命,人民主權被確立,貴族被打翻在地,這就在國家內部打通了上下階層的隔閡,並且確立了國家的普世理想。經過這兩輪觀念變革,一個是內外,一個是上下,法國對國內資源的動員能力變得空前強大。

過去,法國人一直覺得拿破崙的軍事天才很了不起。但是隔了那麼久,換個角度看。拿破崙的軍事成就,不過是法國資源動員能力的一種體現而已。

當時其他國家的戰爭模式都還是貴族戰爭模式。而法國呢?一方面國家沒收了教會的財產,在我國境內就是我的。還有一條,保衛人民主權的國家,不是哪個貴族老爺的責任,而是每一個國民的責任,所以,法國當時的兵源幾乎永遠也不會缺,再加上拿破崙的軍事天才,那個時代的法國才會打遍歐洲無敵手。最後是歐洲幾乎所有的其它國家一起聯手才把法國給摁住。

所以你看,一個國家的優勢,看起來是取決於力量多寡和人心向背,但是這背後,其實是觀念系統的更新。誰先更新,誰就暫時擁有了無可匹敵的競爭優勢。當然,下一句話就是,當這個觀念系統普及了,這個暫時性的優勢也就消失了。比如法國,後來德國統一了,也仿照法國,建立了現代型國家,就一直壓著法國在地上摩擦,直到二戰結束。

通過法國的這個例子,你有沒有發現?一個觀念系統的演化,和生物物種的演化過程是類似的。先是一個極大的生存壓力挑戰,逼得它瞎打誤撞地變異,偶然產生了一種新特性。這個新特性還是要接受環境的考驗,一直到它證明自己的適應力,而且還能找到一個獨特的生態位,這個物種,這個新觀念系統才能生存下來。只不過這個生態位有新的天敵。從奪路狂奔,到絕處逢生,再到別開生面,這才是一個完整的過程。

施展老師的這門《國際政治學40講》課程裡面,還說到了另一個更典型的例子,就是「海洋思維」的誕生過程。這是說英國了。

英國的「海洋思維」產生的第一步,沒有例外,也是被逼的。

在大航海時代,英國是一個典型的遲到者。西班牙葡萄牙已經縱橫四海,甚至已經瓜分了全球。而那個時候英國在幹嘛呢?在打紅白玫瑰戰爭。30年殺下來,把英國貴族殺得不剩多少,元氣大傷。再一睜眼,發現自己作為一個島國,本來應該參加的大航海,已經到了尾聲。新發現的美洲,氣候最好、最富庶、有人的土地已經都被西班牙人佔領了。英國人後來在北美佔的那些地方,現在是世界上最繁華的地方,但在當時看,那可是美洲的最荒無人煙的苦寒之地。來遲了嘛,怎麼辦呢?

但是,歷史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在一個觀念系統里,山窮水盡的人,往往最容易發現觀念轉型的機會。

西班牙人雖然開創了大航海時代,但是,它還是用陸地的思維來看待海洋的。

假設你是那個時候的西班牙國王,你也難免會這麼想。哦,發現了美洲,那裡還有印第安人,好啊,搶啊!金子,得著!銀子,也要!印第安人,當奴隸!地方,圈起來當殖民地!對啊,在陸地上崛起的帝國,他能想到的利益也就這些了。

你發現沒有,在西班牙人這個思維里,海洋是什麼?海洋是阻礙。跨海去搶東西,再把東西運回來,航海是純粹的成本。估計當年的西班牙人,肯定有人做過這樣的夢,要是拿根繩把美洲拽到歐洲來就好了。這樣,航海這個成本不就省下了嘛。

但是英國人因為來遲了,逼得他們只好用另一種視角來看待海洋,海洋不是天塹啊,海洋是通途啊。海洋不是大陸和大陸的阻隔啊,海洋是更好走、運力更龐大、連通性更強的路啊。

英國人就想啊,沒有地盤,就不要地盤了啊,我控制路就行了。你西班牙人在美洲搶了東西,不是得運回來嗎?我路上等著你,劫道啊。在海上打仗的時候,你西班牙人要造大船,撞我,上一堆人來砍我。大船多貴啊。我英國造小船,圖個靈活,炮打得遠,我拿炮轟你啊。

這個腦洞一開,後果你知道了,就是龐大的西班牙無敵艦隊,被英國人的一幫小船和一群海盜就這麼打敗了。從此,世界霸主就換人了。

不僅如此,海洋思維,一旦被英國人開發出來就往深走,越往深走,就發現越多的妙用,這和原來的陸地思維是完全不一樣的。

比如,海洋看起來是自由的,但是海洋時代的霸權恰恰是獨霸的。為啥呢?

你想啊,如果你是一個陸地上的霸主,你占的地盤越大,你的國境線就越長,你的敵人就越多,就可以利用各種山川險阻設置防禦陣地,總有一天,你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力量的使用到了極限,那好,大家只好承認現有的邊界。陸地霸主要是撈過了界,很容易被自身的重量壓垮。所以,陸地霸主通常都是群雄並立。

而海洋就不一樣了,公海沒法被佔領,上面也不可能有山川險阻,就沒法在海上設置防禦陣地,所以就不存在相持戰。不會有相持戰,那是什麼?當然就是殲滅戰。在公海上打仗,就相當於在賭檯上一把押上所有家當。

二戰時候的太平洋戰爭,美國和日本的對決,就是這種情況。失敗一方的遠洋力量一旦被殲滅,海軍就還原為一個海岸警衛隊。所以,公海上沒有霸權便罷,一旦有,就是獨霸。更重要的是,海洋是連為一體的,霸主的力量一定是覆蓋所有公海海域,不會局限在特定海域,所以也就沒有海上劃界而治的可能性;海洋聯通全球,海洋霸主因此也天然是全球霸主。

所以你看,英國人當年被西班牙人逼出來的觀念轉型多重要。拿破崙嘲笑英國人是小店主的國家,也就是沒有宏大理想。但是後來,偏偏就是這幫小店主,小商人,最後造就了英國200年的世界霸權。那是英國人很牛嗎?不一定。理解了海洋思維的特點,你也許會感慨,英國人的霸權,其實是一個被逼出來的意外收穫。

【出處】羅輯思維 2019-09-11/《施展·國際政治學40講》

 

【峰語】國家的柳暗花明/2019-11-10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