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專關了後,心情反而輕鬆。

主要原因是,在過去一年裡,已將多年來想講的話,透過臉書傳送了出去,而如今,想講的議題都講完了,現在也不過是在透過時事,強調先前所談的許多概念。

其次是,面對很多讀者的期待,我感到無能為力。還能做什麼呢?該講的都講了,又不是沒有去傳播,但很多人聽到了,最後還是覺得不重要。

舉例來說,一個朋友跟我說,他的鄰居小女生,雖然被房租壓得透不過氣,但還是覺得在這次選舉中,國家存亡比較重要,所以還是投給了執政黨。

我自己是覺得,如果我回到年輕時,有長輩跟我說台灣的剝削制度,那我會毫不猶疑地擁抱這樣的真理,因為這不會太難判斷,而且我也講得夠簡單與清楚了。

但顯然,多數台灣人與我想的不一樣。

所以制度是不可能改了,那有讀者問我怎麼辦時?我能怎麼回答?去影響你們的朋友,說服他們啊!但有可能嗎?而這種無力感,就是讓我感到粉專愈來愈沉重的原因。

說真的,在台灣,只剩賺錢成為富人,或是移民歐美才能改命運,最不可能的,反而是透過政客改變制度,改變台灣。

總之,想到再開粉專就壓力大,不但覺得無法改變什麼,而且還會被網軍攻擊,想一想,還是不開的好。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