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流感,102年前的最強瘟疫,曾改變世界

1918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這是歐洲歷史上破壞性最強的戰爭之一。

在這次大戰中, 人類首次動用了坦克,首次動用了毒氣,首次出現了重機槍屠殺戰。

原計劃3個月的戰爭,整整打了4年,投入了6500萬人,受傷人數高達2000萬人,死亡士兵和百姓共1600萬人。

但沒人知道,一戰造成的死傷,在一款小小的病毒面前微不足道。甚至一戰的結束,和這個病毒也有直接的關係。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造成5億人感染,4000萬人-1億人死亡。

當時的世界總人口,不過17億人左右。 

 

疫起
西班牙大流感並不是源自於西班牙,而是美國。

1918年3月11日,週一,美軍正在集訓新兵,準備投入到歐洲戰場。

這一天,堪薩斯州的芬斯頓新兵訓練營,一位連隊廚師,列兵吉特切爾向護士抱怨自己『發冷,咽喉腫痛,頭疼並且肌肉酸痛。』

這是記錄在冊的最早病例,也被稱之為西班牙大流感的零號病人。

3週之內,這個僅有3萬人的軍營,有1100人發病,這還都是在醫院登記在冊的,症狀輕微自癒的可能更多。

在這1100人裡,有230名士兵最終發展為肺炎,38人死亡,住院死亡率達到了3.5%。

但和歐洲戰爭每天在砲火中死去的成千上萬人相比,區區幾十名士兵的死亡,不會引起絲毫注意。

美國當時總共建立了36個新兵訓練營,對全國各地的新兵進行培訓,由於部分軍官和士兵會在不同訓練營內流動,最終有24個訓練營,都出現了流感的病例。

但這一切,同樣沒有引起絲毫關注,區區感冒而已。

除了軍營流動之外,美軍還有慷慨的休假機制,新兵三個月訓練後可享受5天假期,這比同期德國一年都回不了家一次要強的太多了。

但這種休假,讓病毒向美國全境進行了擴散,到4月底,美國50個大城市中的30個,都發現了流感病例。

但這一切和歐洲戰事比起來,微不足道。

軍人可是要上戰場打仗的,怎麼能害怕區區感冒。 

 

疫散
1918年3月,8.4萬名美軍被船隻運到了法國,參加了一戰,在隨後的數月裡,源源不斷的美軍持續抵達歐洲戰場。

美軍的到來,給了英法一劑強心針,讓他們第一次看到了擊敗德國的希望。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美軍帶來的除了槍砲,還有病毒。

早在渡海的運輸船上,美軍新兵就已經病滿為患,被迫在自己的艙室隔離,患者躺在甲板上,死者被扔進大海。

但這一切,英法毫不知情,美軍自己也不認為是個大事。

1918年4月,流感病毒在歐洲大陸的英法軍營裡迅速擴散。

到了1918年5月,法國的本土已經出現了大量的流感患者,遍布平民和軍隊。

這時候的病毒致命性並不高,但它能讓士兵喪失戰鬥力,曾出現過一支砲兵旅在48 小時內即有1/3 士兵倒下的例子。

在前線激戰的德軍發現,雖然美軍的增援部隊到了,但英法軍隊的戰鬥力反而更弱了,德軍一度在『皇帝會戰』中連番取得大捷,甚至給了德皇一種要勝利的感覺

但這種感覺,隨著德軍把一些英法俘虜帶回軍營後,變成了錯覺。

1918年6月,德國軍隊中的流感病毒開始爆發了,每個步兵師平均患病人數達到了2000人,某些師有一半人喪失戰鬥力。

德國著名將軍魯登道夫在回憶錄中寫道:
『這是件令人悲傷的事情,每天早上都會聽到參謀人員對流感病例數目的詳述,以及他們對部隊糟糕情況的抱怨。』

德軍指揮官魯登道夫被迫取消『皇帝會戰』中即將發動的一次決勝大進攻,因為部隊已經癱瘓,他每天早上都要聽各參謀長上報流感人數,近50萬士兵躺在了醫院裡。

但魯登道夫沒想到的是,取消的這次大進攻,是一戰中德國的最後一次大規模進攻了。

因為這個時候,英法軍隊裡的士兵都已經陸續痊癒,並暫時獲得了免疫力,無懼病毒。

戰力突然恢復的英法軍隊,在7月,向戰力癱瘓大半的德國發起了最終決戰,異常順利的就擊潰了德國的抵抗,正式拉開了德國滅亡的序幕。

戰況突然從天堂掉到地獄,從此節節敗退,處處被動,不甘於失敗的魯登道夫,在回憶錄裡把這次的流感稱之為: 
『阻止德國取得最後勝利的無形之手。』

為什麼源自美國,從法國傳向歐洲甚至全世界的大流感,被命名為西班牙流感?

因為在大會戰時,英法美德和所有歐洲參戰國,都實行嚴格的新聞管制,一切可能有損於前線士氣的事情都不允許報導,更不允許把區區流感渲染成『瘟疫』。

整個歐洲,只有中立國西班牙的媒體不受管制,他們也不用報導戰爭,每天就報導自家的流感情況,全球媒體也迅速跟進。

整整八百萬西班牙人感染了流感,甚至連國王阿方索三世都染上了,在全球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下,西班牙好像成為了人間地獄。 

 

英美法的媒體,甚至還給西班牙流感病毒起了一個更可惡的名字,叫『西班牙女郎』。

這個病毒到底應該叫西班牙流感,還是法國流感,或者是美國流感,西班牙人據理力爭了足足一百年。

但因為話語權在英法美等戰勝國手裡,所以1918年大流感,一直被稱之為西班牙流感,污名化極其嚴重。

帶來的唯一好處,就是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布,以後不准以地名來對新疾病命名。

爆發於武漢的肺炎,為什麼不叫武漢肺炎,而是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這就是原因。

哪怕是嫌拗口,我們也一般稱之為新冠肺炎。

不過鑑於西班牙流感已經喊了一百年,而且也沒有其他的名字,我們下文還是按西班牙流感稱呼。

雖然歐洲各國都嚴格封鎖消息,但隨著夏季的到來,7月時,西班牙流感居然突然消失了,沒有出現新的感染者。

美軍在法國發公告,說:「傳染病已經結束。」

一家英國醫學雜誌也表示:「流感已經徹底消失。」

這個病毒莫名其妙的來了,又莫名其妙的走了。

但各國政府還沒來得及慶賀,病毒的第二波兇猛襲擊出現了。 

 

疫殤
1918年8月,在戰爭即將結束之時,已經遍布全歐洲的西班牙流感,突然變異並再次出現。

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從法國、塞拉利昂、美國開始,在全世界突然全面爆發。

這是一波在人體內自然進化變異而來的新型西班牙流感,突出特徵就是致死率極高,而且死亡速度特別快。 

『這些人剛開始看上去只是普通流感的患者,但是被送到醫院後,他們馬上轉化成從未見過的嚴重肺炎!兩個小時後,他們的臉頰上出現一點淡綠的痕跡,再過幾個小時,他們的整張臉都會變成鐵青色....鐵青色從耳朵蔓延到整張臉,不出幾個小時就是死亡。』

英美法德,雙方交戰國所有軍隊的醫療體系,徹底崩潰,生生把戰爭又拖延了3個月。 

西班牙流感一旦疫情發作,患者常見當場高燒發作,臉色瞬間鐵青,外帶大量咳血。

美國的普通家庭裡甚至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男主人早晨上班的時候還好好的,中午症狀發作,下午直接去世,還來不及搶救,發病後短短的幾小時就死亡。

而且詭異的是,死於第二波西班牙流感的人,主要是青壯年。

第二波西班牙流感99%的死者不足65歲,其中一半是20~40歲的青壯年,孕婦的死亡率達到90%,這和常規傳染病的死亡概率完全相反。

據科學家研究,這是因為第二波西班牙流感極具侵略性,會誘發人體釋放最終大招『細胞因子風』,這是對身體免疫系統的最終動員令,強烈的免疫反應會無差別摧毀身體細胞,導致患者急性呼吸衰竭而死亡。

而老年人和兒童的免疫系統較弱,反而避免了這種反應的誘發,幸運的存活了下來。

病毒變異出來了這樣的特性,也真是奇葩。

而為了安撫民心士氣,英法美政府官員一直在隱瞞疫情,所有城市的衛生部門都表示,這不是大問題。

『只要市民做好日常預防措施,不需要過多警告。』洛杉磯衛生部說。

『大部分人感染上的是支氣管疾病,並不是所謂'西班牙流感'。』紐約衛生部說。

『這並不是傳聞中可怕的'西班牙流感',而是普通的傳染病』費城衛生部說。

但6週之內,光是費城就死了12000人,最糟糕的時候一周死了4597人。

不是感染,是死亡,當時的費城,才幾十萬人口。

當地的醫院早就癱瘓,甚至連體育館都全部住滿了。 

所有城市的醫護人員都不足,護士招聘廣告佈滿所有報紙的版面。 


最後醫院拒絕接收任何病人,不管病得多嚴重都不收,因為沒辦法收,連體育館都住滿了。幾千人被丟在醫院外,在痛苦無助中死去。

後來,棺材都不夠,很多屍體只能草草埋了,挖坑群葬。 
undefined


英法美都陷入了恐慌,有人說這是德國的化學武器,要戴防毒面具才安全;有人說是狗在傳播疾病,只要捕殺全部的狗就可以解除瘟疫,各種謠言滿天飛。

但是在感染完所有能感染的人之後,到了1918年10月底11月初左右,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又消失了。

悄悄的來,悄悄的走,沒有任何理由……

在第二波西班牙流感消失的當月,隨著協約國攻勢的恢復,德國防線全面崩潰,並於11月11日,正式簽署了投降書。

慶祝的人們還沒開心太久,在1919年1月,再度變異後的西班牙流感病毒第三次襲來。

但這一次變異的毒株,殺傷性極低,也許是容易流感和死亡的個體,已經在第二波全部感染了,也許是其他原因。

反正,第三波西班牙病毒沒有掀起任何波瀾,雖然折騰了快一年,但也沒造成太大的死傷和恐慌,到次年就徹底消失了,以後再也沒有出現過。 

 

疫終
1918年3月,第一例西班牙流感病例出現。1920年3月,人類記錄了最後一個西班牙流感病例。

在這兩年的時間裡,西班牙流感病毒隨著英美軍隊的腳步,遍布全球。

在美國,有28%的人口被感染,約50~67.5萬人喪生。印第安原住民部落被重創,有18.8~33.7萬人死亡,阿拉斯加有整部落全部喪生的案例。

在英國,多達25萬人死亡。

在法國,超過40萬死亡。

在新西蘭,有近1萬人死亡。

在澳大利亞,有1.2萬人喪生。

在加拿大,有5萬人死亡。

在加納,有10萬人死亡。

在巴西,有30萬人死亡,其中包括當時的巴西總統。

在日本,2300萬人被感染,39萬人死亡。

在伊朗,估計有100至200萬人死亡。

在印度尼西亞,有150萬人死亡。

死亡最嚴重的是印度,有多達1700萬人死亡,約佔本國人口的5%。

斐濟,5%人口喪生;湯加,8%的人口死亡;瑙魯,16%的人口死亡。

疫情最為嚴重的西薩摩亞,90%的人口受到感染,其中30%的成年男性、22%的成年女性和10%的兒童死亡,有22%的人是在兩個月內死亡的。

在非洲的岡比亞,流感抹掉了大部分村莊的痕跡;日本關島有10% 的人死於流感,在印度德里,有的火車離站時車上還全是活人,到站時已經滿是屍體……

另外,中國和蘇聯在1918年處於混亂狀態,數據無法統計,連估算都有難度。

據專家推測,1918年大流感,感染了全球1/3的人口(當時總人口17億),造成約2500萬~4000萬死亡(也有專家估計是5000萬~1個億)。

這個病毒,甚至還成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提前結束的原因之一。 

undefined

 

反思

研究人員發現,西班牙流感病毒全球平均致死率是20%,但死亡率的分佈卻非常不均衡。

這個病毒起源於美國,通過英法擴散到全世界,但英法美的死亡率卻是最低的。

英法美感染者的平均死亡率,是5%。

但英法美軍營中的死亡率,卻是2~5%

而在貧困落後,營養和衛生狀況很差的某些區域,致死率甚至可以達到50~99%。

美國印第安原住民的很多部落,整體消失,人們前往這些部落時驚懼的發現,整個部落全是死屍,連一個活人都沒有。

全球40%的死亡案例,集中在人口密集,衛生和營養條件落後的英屬印度,這很能說明問題。

醫療系統已經癱瘓,病床無處安置的英法美軍營,雖然感染率很高,但死亡率全球最低,甚至低於同屬國的平民,因為當時的軍隊是物資最豐富的地方。

而美國內部的統計,富人區的死亡率,同樣明顯低於貧民區。

但貧民的感染,同樣會導致富人患病,致死率低,並不代表你一定安全,全國范圍內消滅病毒才能確保富人的安​​全。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後,人們認識到,衛生問題是一個公共問題,並不單純的是醫療技術問題。

因為傳染病無限蔓延的特性,任由市場經濟支配,讓富人享受大部分醫療資源,是一個雙輸局面。

保護最貧困的人,同樣是在保護自己。

更清潔的水源,更豐富的營養,更好的公共和私人衛生條件,才是抵禦疾病的最好辦法。

自1920年開始,各國的衛生公共政策都開始了變革和重組,建立起更先進的疾病監視體系,提倡全民衛生保健和廉價醫療,確保大規模傳染病被掐滅在萌芽狀態。

反思歷史,可明事理,防未來。

【出處】遠方青木 2020-02

【峰語】1918年西班牙流感之大滅絕/2020-02-14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