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子曰:

侯西峰,聽這樣的名字就覺得有些傳奇的色彩。台灣的商人除了王永慶、許文龍、嚴凱泰、郭台銘……等這些上輒千億營業額集團公司的負責人外,少有人讓峰子佩服又佩服的,而侯西峰光是還掉150億的債務,由絕望深淵中邁向光明,這點就值得所有企管學者討教了。看完文章後,我突然想到:倒底是建立150億資產的企業困難?還是在陷落絕境後還清150億的債務困難?答案應很明顯。企管學說可能會教你如何建立一個龐大王國,但它絕不可能告訴你如何從破產中(資產與信用)再度站起來,原因很簡單,這種事沒有幾個人一生中會遇到,所以最近峰子又再觀察影星阿B,看看他是否能從新站起,即使他的新專輯實在有點糟,但我還是默默幫他祈禱呢!

社會上多數人喜歡看成功的例子(雜誌99%以上的內容也都是如此),但對失敗者卻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但我後來發現對自己助益較大的產業經營文章,往往是那些歷經成功後卻失敗的企業與個人,而這些才是較能讓人能成長的部份,所以,看雜誌、聽故事時千萬不要只是一沉溺在片面的訊息哩!



借殼大王侯西峰 梟雄再起          375期今周刊/蔡玉真
過去二千多個日子 他每天還債八百萬

前東帝士總裁陳由豪選前隔海放話,打亂總統大選的藍綠布局。這位被指「債留台灣,錢進大陸」的十大通緝要犯,不但欠錢不還,居然還為了東展興業六十億元的銀行質押股票遭到拍賣而隔海放話,大肆爆料。

相較於陳由豪的行徑,曾是借殼大王、營建梟雄的前國揚董事長侯西峰,勇敢面對自己製造的災難,五年還掉國揚的一六八億元債務,平均每天得還債八百餘萬元,勇於還債的他成為東山再起、對自己負責的典範。接下來,這位已宣告破產的地產商,立誓要在五年內,把國揚減掉的六十億元資本額賺回來,自認「已經感受到一些成功感覺」的候西峰,可以真的如願嗎?

二月十九日晚上,位於高雄漢來飯店的九樓,正舉行著熱鬧滾滾的春酒宴,近千名漢神百貨員工與往來廠商齊聚盡歡。當天,一位身著漢來飯店白色短袖襯衫的中年男子坐在主桌,頻頻敬酒招呼來賓,舞台上抽獎不斷,這位髮半白、身形短小精悍的男主人臉上漾滿得意的笑容,不停地與各方來客交換名片。這位男子正是曾風光一時的股市「借殼大王」候西峰,目前的頭銜是「漢來飯店創辦人」。

相較於當年身價四、五百億元時的意氣風發,現在的侯西峰臉頰明顯瘦了,體重也輕了大約五公斤,滿頭黑髮變半白,手腕不見百萬名錶,更不見名牌西裝,一年四季都穿著公司制服的短袖襯衫,頂多在天寒時添件外套。這位自稱「寧願餓死也不願求人、乞討」的硬漢,目光中依舊閃著生意人的精明,言談間照常霸氣不減,縱使談到六年前是如何由盛而衰,語氣依然不卑不亢。

「我要走了,送我一程。」 跳票後決意自殺 太太及時趕到打消念頭



時間拉回到八十七年十一月七日午後,連續七天忙著四處調頭寸,應付股票交割的侯西峰,在金主爭著軋票、銀行全面凍結融資額度後,不得不接受個人即將跳票的現實,停掉所有的搶救行動。一點多,他冷靜地打電話給人在高雄的東南水泥董事長陳敏賢,告訴好友說:「我真的撐不下去了!」

緊接著,他又告知幾位曾大力相挺的企業好友,同時把公司幹部找來交待一些營運之事,按照他原先的計畫,就等時針分針一指到三點半,確定跳票後,他就要從國揚當時位於新生南路、證期會旁的十樓辦公室一躍而下,用「死」來結束自己為公司及投資大眾製造的這場災難。

三點半後,個人名下的投資公司跳票了。侯西峰徐徐穿上西裝外套,向陪在身旁的好友張永祥講了一句「我要走了,送我一程。」準備就此赴死。這時,侯太太李●瑟(最近改名李宛螢)突然現身,見到妻子,侯西鋒頓時百感交集,好強的他哽咽地說了一句:「妳來幹嘛?」

當天是侯家次女的生日,李●瑟下午二點左右正陪著女兒買生日蛋糕,心神突然如遭到雷擊般,忐忑不安到了極點,她直覺認為丈夫出事了,立刻打電話到公司,侯西峰只丟了一句:「要相戰了!妳不要來。」

從未過問公司事情的李●瑟放下電話,趕赴國揚辦公室,見到侯西峰辦公室外面一些女員工正在哭泣,才知道國揚集團的財務問題已爆開了,根本無法收拾。向來樂觀愛面子的侯西峰見到妻子差一點潰堤,李●瑟進了房間,鎖上門賴著不走,直到五點,從高雄趕來的陳敏賢與富邦蔡明忠、三商行陳河東陸續趕到,李●瑟懇切地拜託這些商場友人,她只說了一句「我老公交給你們了,求你們幫他,否則他會出事。」

經過這個轉折,想到四個他疼愛的孩子,最小的女兒當時才四歲,侯西峰心情割捨不下。陳敏賢等三位好友也苦勸他,朋友都在這裡,有事情大家可以商量,接著一夥人與即時趕到的律師張慶帆、會計師黃銘祐等人開始商量如何挽救國揚。

度過了自己原先安排的死期,侯西峰慢慢從頻死的幽谷中走出,六點多,在陳河東的陪同下,侯西峰從公司步行到隔壁的證期會,向當時的證期會主委林宗勇說明國揚跳票的原因。

「尋死不成,只能活下來拼命!」 朝九晚十二 全力打拚整治國揚舊河山



侯西峰曾對核心幕僚說,「公司跳票,既然尋死不成,只能活下來拚命!」因為面對這場災難,他只有三條路,一條路是「死」,因為洞太大,死了一了百了;第二條路是去當和尚,像羅光男(原光男企業董事長,肯尼士運動品牌聞名全球,後因跳票而倒閉)。那樣、拋開一切,但是,這樣做心還是難安;第三條路就只有「拚」,為自己和家人拚,為自己對不起社會的錯誤贖罪。

跳票隔天,侯西峰在律師張慶帆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懇求社會大眾給他時間,他願意窮畢生之力還債。

從那一刻到現在,前後兩千個日子,國揚的負債從一百九十五億元,減到現在只剩下二十六.五億元,總共清償銀行負債一六八.五億元,平均每天還債八百餘萬元。比起那些「債留台灣,錢進大陸」的逃債要犯,侯西峰至少是個勇於面對現實、願意努力還債的模範生。

國揚發言人彭邵齡在侯西峰身邊九年多,侯西峰面對債務問題的態度,讓彭邵齡決定陪著處於地雷災難中的老闆侯西峰解決所有的爛攤子。她形容,現在的侯西峰每天九點進公司開會,常常工作到晚上十一、二點,國揚手上的每個建案,他都從創意設計開始參與討論,比起出事前,少了一些主觀,對公司經營也更專心,因為沒有業外投資會讓他分心,也沒有了無謂的應酬。

每周四下午侯西峰會固定飛到高雄,監督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營運,週日再回台北,就這樣南北往返了三年多,如今,這兩家公司也步上軌道,彭邵齡不免替老闆說一句話:「我們真的算是優等生了」,這幾年還掉合庫的三十二億元借款,一銀還了三十四億元,富邦銀行還了十八億元,這些成績都是真的。

雖然出事後侯西峰已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他自稱現在國揚的「義工」,公司董事長也由他的哥哥、建築師侯西泉出任。但是,摟子畢竟是他捅出來的,還是得靠他來收拾,如今在國揚,這位沒有名份的義工仍是點子最多、工作最認真的員工。

「我沒有機會再做錯一件事!」 護盤錯誤投資 讓侯西峰從雲端跌落谷底



侯西峰努力思索自己為何會從雲端跌落谷底?八十四年從三功投資謝修平手中接下國揚借殼上市,短短兩年將國揚從一家年營業額八千萬元的公司變成營建股王。八十六年七月,國揚參加台北國際金融大樓(現在的台北一○一大樓)投標時,公司手中甚至有一百一十億元的現金。

不過,把生意當成遊戲的侯西峰,看著自己身價暴漲,開始大手筆買下好友林金龍的利陽水泥與台宇實業,又投資廣宇科技、福益紡織。只花三個小時的時間,不加思索在最高價時買下環球證券,三分鐘花一億五買戰神職藍國揚集團旗下一度有八大公司。但這些錯誤的投資讓自己分身乏術,加上對國揚太有信心,緊抱著八○%以上的持股捨不得賣,最後在股市崩盤下,國揚集團也在一夕之間崩解。

「我不能倒,也不會倒,我必須把災難降到最低」,侯西峰自己反省,「三大投資、一個持股政策錯誤」是失敗的主因。從好友林金龍手中買下利陽水泥與台宇實業,出事後認賠賣掉,來回相差四十億元;投資福益,賠掉五十億元;買環球證券花四十億元,出事前被員工放空,出事後只能送給富邦合併。



這三大錯誤投資,讓他個人損失近二百億元。至於他名下的投資公司,在出事前七天,還大舉買進六十億元左右的股票,拼命護盤的結果,讓曾經意氣風發的侯西峰,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倒」的一天。

「我沒有機會再做錯任何一件事情」,八十八年二月三日從土城看守所交保出來到現在,侯西峰無時無刻不在忙著賺錢還債。出事後八家公司砍掉五家,剩下負債龐大沒人敢接的國揚建設、漢神百貨、漢來飯店。

五年來,在台灣房地產景氣最差的時候,國揚率先採用﹁債權信託﹂的模式,取得銀行和客戶的信任,讓擱置建案的建案能夠取得融資、重新啟動,青年市、吾印良品、優秀賞、天琴、天河(高雄國寶集)、天月(璞真園)、天悅(中和威力廣場)因而能夠陸續完工、漂亮收尾。

回歸營建本業的侯西峰,不但用創意讓國揚推出的每個建案都銷售一空。原本每年虧損四、五億的漢神百貨, 去年業績竟然成長二○%,在高雄同時打敗 SOGO和新光三越百貨,至於高價套牢的漢來飯店,負債也持續減少中,不再像以前一開門就虧損。

「只要撐得夠久,就會有貴人出現。」 人情冷暖點滴在心 全力還債誠意感動銀行



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的侯西峰,從小就是不服輸的性格,二十三歲出道,三十五歲推出新店「黎明清境」建案,總銷金額上百億,博得「侯百億」的名號。憑著對營建市場高度的敏銳嗅覺,侯西峰不論景氣好壞,總能「鑽」出一條血路,把土地用最快的速度加工蓋房之後賣掉。

為了還債,侯西峰讓國揚減資再增資,這讓股東和抱到國揚股票扺押品的銀行資產大幅縮水。不過,就像國泰金控常務董事蔡鎮宇當年給侯西峰的建議,除非國揚先把虧損打掉,讓淨值回歸真實,然後再辦增資,注入新資金,讓國揚淨值回到票面,否則銀行根本不敢再融資給國揚。

只是減資再增資的過程還是存在許多波折,八十八年中央投資公司、太電孫道存、三商行陳河東、三僑集團廖偉志、東南水泥陳敏賢、立委林炳坤、原東隆五金大股東范耀彬等人曾經計劃參與國揚的減資再增資計劃,並由廖偉志接任董事長。

但是,國揚後來有一張三百萬元的支票「拜託」當時的新團隊幫忙,結果卻得到「沒錢」的回答。從此侯西峰體認到一切失敗後果都要自己扛下來,也徹底了解凡事只有靠自己,「只要撐得夠久,就會有貴人出現」的現實環境。

廖偉志入主國揚三個月後就自動退出,再轉由侯西峰的哥哥侯西泉擔任董事長至今,因為個人擔保債務龐大,知道自己只要一站在台面上,就會有許多債權銀行老闆心理不平衡而必須隱身幕後的侯西峰。畢竟,國揚重新站起來的代價,是許多銀行對侯西峰的一再通融。

但不可否認從國產車事件引發的一連串地雷股風暴中,包括國產車張家兄弟、新巨群吳祚欽、廣三曾正仁、台鳳黃宗宏、入主達永興的海山集團劉家,甚至被指「債留台灣、錢進大陸」的東帝士陳由豪、鴻禧張秀政,許多人到目前都還是放著「爛攤子」,或是一走了之的昔日富豪,侯西峰還錢的「誠意」,也是許多債權銀行願意給予通融的主要原因。

這段日子,落難富豪侯西峰每天只有四、五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其餘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開會、討論,用創意解決一樁又一樁的難題。過著「一天吃三個便當,一年吃五百個便當」的生活。問國揚幹部,五年來跟著侯西峰有何感想,這些都被侯西峰的執著感動過的經理人說,感想只有一個,就是每天都在「過關」。



「我現在的功力至少有三甲子。」 歷經磨難存活的小草 終將繁衍出大片樹林



不久前債權銀行向法院申請侯西峰個人破產,估計侯西峰個人及其背書保證的負債合計仍達百億元。但隨著國揚負債大幅降低,頗有東山再起之勢的侯西峰告訴幹部,「信用可以破產,人格不能破產」,再給他一年時間,一切都會和以前不一樣,因為國揚終於看到了一些成績。

往後五年,他還要把國揚減資的七十八億股本通通賺回來還給公司。國揚目前對當年挪用公司資產的侯西峰,還提出了六十一.七億元的民事賠償,侯西峰現在的努力,為的就是可以把對不起股東、對不起社會的債務全部償清。

不過,侯西峰認為,「衝擊再大,只要護住心脈,保持靈台的一片清明,就有活下去的機會。」他相信,即使是核彈爆炸,只要能留下幾株小草,就有機會長出一片樹林,進而擴張變成叢林。

二千個「躲」在幕後賺錢還債的日子,侯西峰是怎麼熬過來的?在國揚出事後,少數留下來處理爛賬的財務副總邱福枝說,當時,他每天最害怕的事情是銀行通知要來查封資產,也一度因壓力過大而有過自殺的念頭;所幸二十幾家債權銀行都能諒解國揚還錢的誠意,加上國揚確實因為資產大於負債,推出的每一個建案都能順利出清,國揚建設總算慢慢熬過來了。

歷經災難的侯西峰,如今買地、規畫、推案的功夫比以前更上一層樓。因為專注本業,而且有了過去五年的諸多磨難,「我當年的功力如果是一甲子,現在至少有三甲子。」最近侯西峰曾對友人如此自我形容。

經歷兩次減資的國揚,去年國揚通過辦理三十億元的私募,經過四次分批折價發行已募得九.七○五億,與十二億元的目標還有一些差距,如果增資行動順利完成,侯西峰在國揚留下的小草,眼看就要林蔭茂密,乃至長成樹林,未來他能否能進一步交出成績單,替國揚股東把虧掉的股本重新賺回來,銀行、金主和股東都在看,看這個短小精悍的生意仔,又將施展什麼奇招。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