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天的晚上都在厚街渡過,昨晚在酒吧街,今晚則在高爾夫球場。前文有說,中國最墮落的地方在南方,南方最墮落的地方在廣東,廣東最墮落的地方在東莞,而東莞最墮落的地方則在厚街。

其實昨晚當我到了厚街酒吧街上的《夜感覺》時,已是第二次來這間店了,上次五月中來時,是由徐哥與阿興帶到樓上的包廂(東莞的夜店通常樓下是開放式的空間,而樓上是封閉式的包廂),然後幾個人與妹妹在包廂內跳舞。不過其中最煩的還是,阿興在用了 K 粉後,一直要我與凱健試,於是我假裝地吸了一下(粉從鼻旁飛),而凱健則是鼻塞沒吸入,避免了無謂的『幻想之夜』。媽的,K 粉也很貴好嗎?真是用錯了方式招待朋友。至於昨晚,又是例行性地開酒與玩耍鐘,反倒是跳舞的時候比較少,媽的,真的是超沒意義。

今晚則是在厚街買完辦公室家具後,再由李師傅帶著我們幾人,到了厚街高爾夫球場。這是峰子第一次打高爾夫,雖然也花時間,但還蠻有趣的,總比去酒吧街吸粉來得有意義多了。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