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唐莊宗李存勗有一年夏天,吃不消溽暑,下令建一座樓子供他清暑,可是忌諱宰相享崇韜阻止,就派宦官去對宰相說明:「朕昔日與梁軍對抗時,披著鎧甲、冒著矢石、行軍宿營都不怕濕熱,如今深居宮中卻擋不住溽暑,奈何?」

郭崇韜回奏:「陛下當年征戰,因為勁敵未除,所以暑熱不是問題,如今天下大定,雖然住在宮殿裡,仍然覺得熱不可耐。如果陛下不忘當年艱難之時,那麼,暑氣自然消失。」皇帝聞言,默然不語。

全站熱搜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