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看到西門店的人潮後,我心想:智偉總算是熬過來了。目前叭卟已開了12店,西門店也是讓我最感動的。

智偉是叭卟的老員工,2009年因腰傷辭職,接著12月在閩侯甘蔗開了間叭卟,成為我們第一位加盟主。

如我先前所說,開間叭卟所費不貲,再加上智偉家境並不富裕,所以先由他父親向親友借了錢,智偉再找了另一有錢員工奮強共同經營,最後再向我們先借了設備開店。在沒什麼資金的狀況下,智偉終於開出了甘蔗這間加盟店,但此時的他也已負債累累。

很不幸地,由於選點上的失誤,甘蔗店的業績開出並不理想,除了鄉下消費力較低外,所在商圈目標對象(16-28歲的年輕男女)稀少外更是主因。也因此,甘蔗店成了叭卟業績最低的門市。

好不容易熬過了冬天,夏天慢慢經營出品牌並開始賺錢時,智偉竟接到了店舖要拆遷的通知,也就是說,他與奮強所投入的資金即將灰飛煙滅了。

這對智偉無疑是晴天霹靂(當然,對於有錢的奮強也是),他很難跟父親交待為何這第一次的創業會失敗,他父親也很難向眾親友解釋為何七萬人民幣的借款無法準時歸還。甚至智偉的親戚還對他父親說:『以後小孩子還是要看著點。』智偉的父親則希望甘蔗店收掉後,智偉能與他去賣魚丸。

具大壓力下,智偉夜不能眠。而我看到一個老實的年輕人因為選擇叭卟而落得如此下場,心中十分難過,雖然我不用為此負責,但心中總有莫名的虧欠。

恰好此時,師大西門外蓋起了一排商家,位置可說是大學城中最好的,但它的租金也是最貴的(一平米300元人民幣)。此外,若想租還必須一次性付清一年的租金,若再加上三個月的押金,等於店還沒裝修就要先拿出16萬人民幣,一般要開小店的人要拿出這麼多錢都很困難了,何況是已負債累累的智偉。

與鴻騰討論過後,我們覺得必需協助智偉度過這次的難關;我們決定,包括裝修在內,他開新店所有的錢都先由我們支付,若賺錢了,他再分期還掉我們,若賠錢了,則由我們吸收。簡單地說,這間店賺錢算他的,賠錢則是叭卟的。

當然,我們敢做這樣的決定除了協助智偉外,也來自對叭卟的自信,因為在師大校園內已經營三年的【師大店】一直是該區品牌最佳、生意最好的奶茶店,所以即使【西門店】的店租極高,但我們相信它還是能賺錢的。

果不其然,看著西門店開幕的暴量人潮後,憑著三年的開店經驗,我們已確定這間店不但會賺錢,
而且會讓智偉賺得盆盈缽滿。

於是就在今晚,我彷彿能看到智偉自信地抬著頭,在父執輩中談論著他的奶茶店與未來。哈。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