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看懂台股首樁「自導自演」假公開收購案
樂陞案偵結起訴,不法獲利高達40億元

喧騰了半年的樂陞案偵結起訴,前董事長許金龍依照有期徒刑最高刑度,被求刑三十年。檢察官還原的案情顯示,這不只涉及高達四十億元的不法獲利,還有由「國票大盜」操盤的內線交易。

許金龍透過一層層「吃貨」、拉股價、「出貨」演出坑殺散戶的三部曲,最後靠著從沒人玩過的手法─台股史上第一樁假公開收購案,賣股套利,終於讓整起長達四年的大老闆坑殺小散戶的內幕爆了開來。

「這是我任內,第一次看到這麼高的刑期。」擔任投資人保護中心董事長一職八年的邱欽庭說,從起訴書看起來,樂陞大股東簡直是從頭騙到尾。投保中心統計,樂陞案牽涉的受害投資人高達兩萬名!

 

一部曲:低價吃貨
用人頭假私募、吃可轉債

為了釐清複雜案情,司法部門指派高達六位主任檢察官追查,發現樂陞案簡直是炒股、假外資、財報不實、出賣股東密約等花招樣樣來。「這個案子根本是綜合體,各種手法都用上了。」華南投顧董事長儲祥生說,堪稱近年來經典案例。隨著起訴書出爐,許金龍利用股市潛規則坑殺散戶的手法,一一現形。

上市櫃公司大股東操縱股價前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吸納夠多的籌碼,才能在股價拉高後獲得相對大的報酬。

樂陞進行五次私募,許金龍透過海外人頭帳戶共吃下多達三萬八千五百張股票,根據檢方估算,這部分不法所得高達39億元!

私募股必須至少閉鎖三年,才能轉換成一般股票買賣。但許金龍為了套現,想出了收購大陸網路公司,製造出小吃大的奇觀。樂陞流通股本不過十億元(不含私募股),2014年營收也才九億五千萬元,竟以小吃大,各以29億元、53億元收購大陸遊戲公司Tiny Piece以及同步公司股份。

但檢方追查發現,這兩家經營階層私下另與許金龍簽訂密約,收購許金龍的私募股份,幫他提前套現。這等於是拿樂陞的錢,高價買大陸公司,資金再流回大老闆口袋。

許金龍吃貨的另一工具,則是勾結券商,非法認購可轉換公司債。

樂陞為了籌集購併同步公司的資金,在2016年初,一口氣發行三檔可轉債,金額合計高達20億元。

可轉債以詢價圈購方式賣出,大股東等內部人不得認購。檢方卻發現,許金龍勾結康和證,以人頭帳戶吃下大部分額度,資金來源正是將私募股賣給同步公司的不法獲利。

許金龍並找來遠東銀行,將人頭戶認購的可轉債拆分成兩部分─純債券與純股票選擇權,將債券賣給賺短期利息的民間金主,選擇權則違法賣回給大股東。這麼一來,等於讓許金龍以極低的成本槓桿套利。

「如果(可轉債、私募)太頻繁,就要注意背後是否有什麼遊戲在玩。」儲祥生分析,在目前低利率環境下,發債、私募成本比直接向銀行借款還要高,這時如果公司動作頻頻,就應保持警覺。

 

二部曲:操縱股價
找國票大盜護盤,逢高出脫

吃下打折股票的大股東,想要獲取更大價差,這時就得祭出二部曲:操縱股價。

2015年四月下旬,上櫃股和旺爆出違約交割,當時市場知名的金主兼炒手陳聰明融資慘遭斷頭,媒體報導他戶頭的大筆樂陞股票也因此被賣出套現。當時樂陞以不知情否認,但樂陞案起訴書證實,陳聰明將持有的一萬多張樂陞股賣出求現,導致股價急跌。

許金龍為維持股價,以免向銀行借貸的質押股被斷頭、影響私募股出售,他委請鼎鼎大名的炒手楊瑞仁(改名楊博智)護盤,他正是二十多年前從國票盜領上百億元炒股、已服刑出獄的「國票大盜」。

對炒作樂陞犯行坦承不諱,主動繳出三百多萬元犯罪所得的楊瑞仁,在樂陞股價一度跌到70元時,拉回維持在90元,以方便大股東出貨。

樂陞發行可轉債前夕,他更依照許金龍指示,與股市金主們聯手將樂陞股價壓低到七十五元,以定出較低的轉換價;可轉債發行後,他們再大幅將股價拉高到九十、一百元以上,讓人頭戶得以出脫套利。百尺竿頭公司宣布以一百二十八元公開發行樂陞股價隔天,逢高出脫許金龍人頭戶中的全部樂陞持股。

檢方統計,楊瑞仁在一年兩個月內炒作樂陞股票期間,竟有120個交易日占當日個股成交量逾兩成!讓流通股本僅十億元的樂陞,股票交易週轉率數度擠進上櫃公司十大。不知情的投資人,則成幫忙抬轎或被軋空的冤大頭。

「利多、利空釋放時間很好操控,散戶玩不過大股東。」儲祥生分析,所以小散戶最終投資心法,仍是避開心術不正的大股東,挑選正派公司,並督促主管機關管制當前亂象。

只是,股市炒作手法常常推陳出新,挑戰當前監理機制,樂陞的假公開收購案,就是沒人玩過的手法。

 

三部曲:高價出貨
台股首見,假惡意購併騙局

台北信義區的君悅飯店,儼然是許金龍的炒股大本營,因他不僅在這裡交易股市人頭戶的獲利現金,更在這裡擘畫出台股史上首樁假公開收購案。

時間,回到2016年5月15日,這一天,許金龍找來日籍人士樫埜由昭、中國世紀華通執行長王佶、樂陞財務顧問林宗漢,在君悅飯店一樓咖啡廳密謀。

為了營造樂陞股價上漲的利多消息,以利出貨,許金龍等人決定以日資基金名義,由樫埜由昭掛名人頭公司百尺竿頭負責人,出面高價公開收購樂陞股票,以掩護背後出資八成、身分為陸籍的王佶,而許金龍則出資兩成。談定之後,許金龍當場打電話,找來他的律師到君悅擬定書面備忘錄,樫埜由昭、王佶當場簽名生效。

於是,資本額只有五千萬元的百尺竿頭,宣稱要以每股128元的高收購價,公開向小股東收購三萬八千張樂陞股票,總價款高達48億元。理論上是被百尺竿頭惡意購併的樂陞,在公開收購案成案的當天特別發布重大訊息,喜孜孜的昭告天下即將被「強娶」。

而且,當時公開資料顯示,百尺竿頭與樫埜由昭早已透過私募成為樂陞第一大股東,為何還要用遠高出市場行情的價位惡意購併樂陞?不合理的舉動讓市場議論紛紛。

去年八月,當原定的陸資未在交割期限前到位,這則為了拉抬股價而假造的公開收購案,應聲破局。近兩萬名參與公開收購的投資人血本無歸,尤其,遠東銀行曾找地方金主當人頭認購樂陞可轉債的彰化地區,意外成了重災區。到投保中心登記求償的金額累計已超過28億元。

「如果樂陞沒出事,還不知道這幾年來大股東玩成這樣子。」儲祥生說。大股東機關算盡,沒想到卻玩到失控,最後不但資金套牢,自己也成了階下囚。搭配大股東造假的券商、銀行遭金管會重罰,康和證董事長葉公亮等人也成了被起訴的對象。

過年前後,為了將承作公開樂陞收購案的五億元中信金和解金撥款給受害人,投保中心忙翻天,起訴書一出爐,還要忙著加告求償對象。「真的建議投資人,怪怪的就不要碰!」邱欽庭建議,大股東坑殺散戶的手法不斷變化,投資人要避免成為受害者,案子合不合理,是最簡單的判斷方式。

 

5年操弄7種手法,從頭騙到尾!——樂陞造假大事紀
2011年8日
樂陞股票掛牌上櫃

2013年5、12日:人頭戶、假私募、假外資
許金龍透過Cinda基金、Eminent公司認購樂陞私募股9000張,每股77元、66.8元不等

2014年3日:密約協議
樂陞29億元收購TP公司股權,密約協議該公司團隊以22億元購買許金龍等人樂陞私募股,許售出1萬1145張、每股114元

2015年5日:人為炒股
金主陳聰明因和旺股票融資斷頭,出脫上萬張樂陞,急殺股價。許金龍開始與楊瑞仁合作炒股

2015年11日
許金龍透過百尺竿頭等3家公司認購樂陞私募股2萬7800張,每股77.2元、73.8元不等

2015年12日
樂陞53億元收購同步公司股權,密約協議該公司團隊以30.9億元向許金龍購買樂陞私募股2萬7800張、每股95元

2016年2日:勾結券商
許金龍在康和證、遠東銀協助下,透過人頭戶認購樂陞四、五、六可轉債數億元

2016年5日:假收購
百尺竿頭宣布以每股128元公開收購樂陞股票3.8萬張

2016年8日
百尺竿頭未繳交割款,公開收購宣告違約

資料來源:台北地檢署
資料整理:蔡靚萱

商業周刊 2017-02-09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