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題目叫「奶頭樂」理論,聽起來很沒有節操,其實這是國際戰略學界的一個正經學術名詞。這個理論的提出者,是美國著名的戰略學家布熱津斯基。

這是1995年,他在美國舊金山的一個會議上提出來的。這個會議集合了全球500多名精英,號稱要討論解決「全球化」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其中最迫切的一個問題,是貧富分化。

世界上20%的人佔有80%的資源,而且這個比例還愈演愈烈,那將來會不會發生劇烈的階級衝突呢?

布熱津斯基說,誰也沒有能力改變這個「二八現象」。解決貧困人群不滿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在他們的嘴裡塞一個「奶嘴」,安慰他們的情緒。雖然這不解決問題,但是也不會發生更嚴重的後果了。

那這個「奶嘴」是啥呢?主要是指兩種產業。

第一種,是發展發泄性的產業。包括色情業、賭博業,暴力型影視劇、遊戲、體育等等。

第二種,是發展滿足性的產業。就是娛樂節目、明星八卦之類的。

有了這兩種產業,一般大眾的時間就會被擠滿。布熱津斯基說:「公眾們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最終他們會期望媒體為他們進行思考,並作出判斷。」

你看,「奶嘴」加上娛樂,中文就被人翻譯成了「奶頭樂戰略」。

現在網上談到這個詞,往往認為這是美國人的一個主動的策略,是要通過一系列方法來麻痹全世界的勞苦大眾。這就有點陰謀論的意思了,在我看來,這個詞其實是對現狀的一個解釋。

首先我們來看,確實有80%的人會被邊緣化嗎,也就是成為沒有價值的人嗎?如果你讀過《未來簡史》這本書,那裡面提供的答案幾乎是確定的。

人類歷史上有一個規律,只要發明一個新工具,就會把人類分成兩半。一部分人利用好新工具,有了更好的發展。另一部分人,固守習慣,對新工具看不起、看不慣、看不懂,越來越跟不上這個時代。

比如發明了輪子,有人就會推著小車走向遠方,有人不用就只好留在原地。發明了蒸汽機,有的國家就船堅炮利,有的國家就只好被動挨打。從最早的文明時期,一直到現在的互聯網時代,這個規律一直在起作用。

我們這個時代,正處於新技術、新工具的爆發期,每一個工具都在把人類分層。有的人在利用最新的金融工具瘋狂斂財;有的人在利用最新的學習工具提升自己;而有的人,連網上購物都覺得不安全。那結果自然就是巨大的貧富分化和階層分割。

這還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這個趨勢還在被技術鞏固。

日本思想家大前研一,有一本著作叫《低智商社會》。這裡面就提到,日本的新一代,讀的書越來越幼稚,對各種謠言絲毫不會思考,很容易遭到媒體的操縱。為啥呢?

其中一個小原因,大前研一認為,是日本政府推行的「偏差值教育制度」造成的。簡單說,就是對學生進行能力測試,把各項能力數字化。給某項技能找到一個中間值,然後每個人就知道自己的這項能力,跟中間值相比是高還是低。

這種技術本身可能是善意的,但是當大家都接受了技術的權威性,問題就出現了。

很多低偏差值的人就會認為,自己怎麼努力也是沒用的,社會問題,會由那些高偏差值的人去解決。而自己,只要照著別人說的做就可以了。

你看,技術越發達,人對技術的依賴就越嚴重。最後,意志力不強的人在技術面前,就會徹底放棄自己的主動性。技術的發展,固化了人類的分層。

技術的作用遠不止此,比如一款遊戲,背後可能是幾百人的團隊,用最前沿的科技,最詳盡的數據,在各種心理學、行為經濟學、認知神經科學等理論指導下,精心打造的。
遊戲的目的是啥呢?是為了創造一個虛擬空間,讓你忘掉時間的流逝,沉浸其中。

再比如,像今日頭條這樣的軟體,背後是強大的人工智慧技術。通過大量的數據運算,目的也只有一個,讓你看完一條還想看下一條,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沒錯,高科技加上精英,加上強大的公司組織和資本,就是處心積慮地為普通人打造了一支支「奶嘴」。當然了,這不是陰謀,而是商業驅動的自然結果。

再深想一層,這不僅僅是普通人的問題,即使自以為是精英的人,其實也在被這些「奶嘴」深刻地影響。

在我們生活中,有著太多太多這種人為創造出來、吸引我們注意力的東西——偶像劇,綜藝節目,娛樂圈花邊,手機遊戲,熱點消息等等。

我們每個人都在被這些「奶嘴產業」困擾。

正在專心做某件事情,突然就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機要刷一下微信。正要讀一本書,不知道怎麼就被瑣事打斷。我們在價值觀上不一定認可那些八卦新聞,但是真要有了個大八卦,我們又忍不住要去圍觀一下。

保持專註度,是一件越來越難的事情。為什麼?

前面講過,現在提供「奶嘴」和娛樂的,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社會分工。他們工作的對象,就是我們的人性;他們工作的目的,就是要用盡各種手段,去抓住我們的注意力。

不管你多強悍,畢竟也是人啊,我們有什麼把握能夠逃脫這種算計?

還記得我小時候,家裡訂了幾本雜誌,每當雜誌送到的時候,簡直就像過節一樣高興,馬上要看。為啥?不是我有多熱愛閱讀,而是在那麼平凡的生活中,新的信息就是最好的精神刺激。

但是現在呢,我們每天都身處在洪流般的有趣信息中,從標題黨的文章,到段子手精心製作的搞笑段子,到大片、遊戲。在這樣的高強度刺激下,我們的大腦興奮閾值自然也水漲船高。

像閱讀、學習能提供的刺激,就顯得太微不足道了,而且付出的成本還要高得多。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不斷保持學習,是一件太難太難的事情。

有一種文學,叫反烏托邦文學。最著名的代表作是兩本,一本是奧威爾的《1984》,一本是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

它們都是在想像人類未來的可怕前景,但是思路不一樣。奧威爾害怕的,是權力作惡,而赫胥黎害怕的,是我們的人性作惡。

《娛樂至死》的作者波茨曼有一段話說得好,他說:「奧威爾害怕的是那些強行禁書的人,赫胥黎擔心的是再也沒有人願意讀書;奧威爾害怕的是那些剝奪我們信息的人,赫胥黎擔心的是人們在汪洋大海的信息中日益變得被動和自私;奧威爾害怕的是真理被隱瞞,赫胥黎擔心的是真理被淹沒在無聊煩瑣的世事中;在《1984》中人們受制於痛苦,而在《美麗新世界》中人們由於享樂失去了自由。簡而言之,奧威爾擔心我們憎恨的東西會毀掉我們,而赫胥黎擔心的是,我們將毀於我們熱愛的東西。」

那在一個地心引力越來越大的星球上,每一個想向上攀升的人,該怎麼生活?這是我們要想一輩子的問題。

 

羅輯思維 2017-09-05/羅振宇

臉書貼文與留言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