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終於看清日本真相:所謂消失三十年,竟是個遮天騙局!

二戰後溫順恭敬了74年的日本,突然對世仇韓國亮出殺招,世人終於看清,所謂日本迷失三十年、日本人失去慾望,只不過是一場遮天過海的騙局!

一幕幕驚人的數據顯示,無形間,日本已在高科技、細分產業佔據怎樣的核心地位!世人終於明白,在國與國之間真刀真槍的對決中,什麼是前瞻的產業布局,什麼是真實的產業鏈優勢,什麼是真實的國家實力!

這一切那麼似曾相似,卻又值得每個中國人警醒!


日本KO韓國

日本媒體在8月7日,也就是昨天報道稱,日本政府2日在內閣會議中決定修改政令,將韓國排除出貿易優惠「白名單」,加強對韓國出口管控。

 

7日上午,日本東京港區的國立印刷局公告欄上正式貼出官方通報,公布這一新政令。報道稱,將「大韓民國」從優惠「白名單」中除名,於7日進行宣布,並於28日開始實施。

自7月28日起,除了食品和木材等少數產品以外,日本企業向韓國出口的1000多種產品都可能需要獲得日本經濟產業省的許可。

這意味著,日韓問題不再是局部之爭,而上升到兩國的全部貿易端,雙方關係進入幾十年來最惡化的一刻。

韓國經濟嚴重依賴以三星、海力士、LG為代表的半導體產業,這些韓國科技巨頭是全球重要的快閃記憶體、內存、面板生產商,自身加工能力極強,但在關鍵材料及裝備上要依賴日本公司,這是日本能夠刺痛韓國的關鍵。

而半導體就是首當其衝的犧牲品!

 

7月4日起,日本對韓國限制出口了3種半導體材料:電視、手機顯示屏使用的「氟聚醯亞胺」、半導體製造過程中的「光刻膠」、「高純度氟化氫」。

這3種材料是什麼?這是半導體行業重要的原材料,堪稱命脈,而且全球70%以上生產被日本壟斷。

你或許會問,為什麼不從其他國家尋找替代品?

日本在半導體的優勢就在於難以替代!

不同於家電和智能手機,半導體材料無法拆解,因此很難分析出製造技術、難以逆向模仿。

舉例介紹,日本在光刻膠領域有全球市場90%份額,光刻膠是針對半導體廠商的完全定製產品,需要針對生產線進行成分結構的磨合與製作。

此次日本加強管制的EUV光刻膠需要準確轉印線寬不到10納米的圖形,這比頭髮絲的萬分之一還細,因此在對特殊光線的敏感度等方面具有極高的要求。

這種產品很難被模仿取代,利潤率很高。

再比如,日本企業在高純度氟化氫領域,有近90%的市場份額,而日本又有9成氟化氫出口面對韓國。

氟化氫用於生產樹脂時,只需將雜質控制在千分之一以下即可,但製造高性能半導體則要求達到萬億分之一以下的水平。

氟化氫的毒性和腐蝕性很強,要求相關設備具有很高的安全性,這需要使用特殊材料的設備。

而日本大金工業生產的名為「6FDA」的氟化學品,氟具有容易與其他物質結合的性質,大金在去除雜質製造高純度化學品方面具有很高的技術水平,供應給日本國內氟化氫廠商。

這都決定了高純度氟化氫,很難被競爭對手模仿。

 

據韓媒報道,韓國主要半導體廠商自7月4日日本宣布限韓令後,至今已1個月未能從日本進口高純度氟化氫及光阻劑材料。

韓國業界推測SK海力士剩下的高純度氟化氫與光阻劑庫存只剩下1.5個月。三星電子的情況也大致相近,雖然曾留學日本的三星副會長李在熔曾於7月中旬訪日,試圖緩和關係,但並未順利解決原料取得問題。

這意味著,韓國巨頭們的存貨只有1個月,韓國半導體、電視、顯示屏都面臨停產,韓國經濟岌岌可危!

 

日韓衝突的政治經濟根源

日本和韓國的衝突,有著深厚的政治、歷史和經濟根源,爆發並非偶然。

日本的特點,可以用兩個事物形容——菊與刀。

既文藝唯美,卻又殘忍決斷。

日本是個比較隱忍的國家,決策很慢,但注意細節和戰略,執行很堅決,而韓國在這次日本發動的封殺中,並沒有多少還手之力。

 

從日韓貿易戰爆發後,這張日元對韓元的匯率變化可以看出,韓國貨幣簡直是一敗塗地、毫無還手之力。國際金融市場單方向看好日本,一目了然。

韓國政府8月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韓國7月出口額為461.4億美元,同比下滑11.0%,表明自去年12月以來韓國月度出口同比「八連降」。


韓國官員表示,自7月初以來,日本與韓國之間的貿易摩擦不斷發酵,日本對部分出口韓國的半導體產業原材料實施管制,持續爭端給韓國經濟蒙上陰影。

在股票市場,韓國KOSPI股指大跌,金融市場不說廢話,用腳投票。

 

韓國政府表示,將以堅決的態度,嚴厲應對日本的不當舉措,但日本首相安倍拒絕妥協。

 

日本這次對韓國動手,有著深刻的歷史政治和經濟原因,雙方積怨已久。

日本在歷史上侵略過韓國,韓國在二戰期間的慰安婦和勞工問題上,一直對日本窮追猛打。

日本在1965年簽訂《日韓請求權協定》時,給了韓國8億美元賠償,這筆賠償雙方議定,解決過去的全部賠償問題。

但韓國的戰爭受害者在過去幾十年一直攻擊日本領事館,日本人就很無語:我們賠了啊,怎麼回事,你們沒拿到錢,該去攻擊韓國政府啊!

到2015年,日本政府終於受不了這種長期的攻擊了,又和韓國協定道歉和賠償,簽了《韓日慰安婦協議》,雙方表態,該問題最終且不可逆解決了。

結果2017年朴槿惠下台,文在寅上台,馬上又不認賬了,撕毀協議,解散了《和解與治癒基金會》,要求日本公開謝罪。

勞工的賠償,日本也在1965年付給韓國政府了,韓國勞工沒從韓國政府拿到錢。

2012年,韓國大法院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判決,認定拖欠工資的個人索賠權不在《日韓請求權協定》里,駁回二審判決重審。2018年勞工勝訴,此後韓國開始了不斷扣押日本企業資產的動作。

這樣下去,只要韓國勞工起訴,日本公司在韓國資產就都要被扣押了,日本政府只得聲明,只要日本企業的財產被變賣,就會發動報復。

至此,日韓雙方積累幾十年的矛盾終於爆發。

日韓矛盾還有一個背景,就是韓日經濟格局的變化。

 

對於韓國而言,日本曾經是最重要的貿易合作夥伴之一,在韓國重工業崛起初期,日本曾起了很大作用。

但最近幾年,韓國的第一大出口國變成中國,約佔韓國出口總額的26%。日本僅占約5%。
    
同時,三星及LG等韓國企業崛起,日本感受到韓國的緊追猛趕,如芒刺在背,有了制約韓國的念頭。

在這樣的格局下,日韓雙方互相妥協、找到解決方案變得越來越困難。

 

而韓國的反擊,多少顯得無力。

大家熟悉的一幕上演,韓國人開始全民行動、抵制日貨!

韓國人全面拒絕赴日旅遊,學習交流等活動。

全韓3000多家中小商店、2萬多家超市組織起來,陸續下架多種日本商品。

還有人大義滅車,在韓國仁川街頭,一名男子覺得開日本車丟人,於是爬到車頂,當眾砸毀了自己的日本汽車。

數據顯示,日本豐田7月在韓汽車銷量同比減少34%;本田下滑34%;日產下滑35%。

7月,優衣庫在韓銷量同比減少30%。SK-II、資生堂等日系化妝品品牌銷量減少約20%,川久保玲、三宅一生等日本時尚品牌銷量減幅超過10%。

最新的消息是,8月5日,韓國小姐運營單位5日表示,第59屆世界小姐大賽將在日本東京舉辦,韓方本應派出一名韓國小姐出場,而韓國小姐選美大賽的7名獲獎者全部拒絕參加。

這是從1957年首屆韓國小姐大賽以來首次缺席國際大賽。

積怨已久的日韓貿易戰不會輕易結束,哪個政府先低頭,哪個政府就會垮台。

 

日本隱形崛起三十年

國與國之間的爭端,誰對誰錯,外界很難判斷。

但是日本能夠制裁韓國,靠的是自己的實力,特別是在高科技領域,日本對上游材料和關鍵設備的壟斷,這是關鍵點。

我們常說,日本自1990年金融危機後經歷了迷失的三十年,房價、股價暴跌,日本人不思進取、淪為無慾望社會,不結婚不生子,然而真的如此嗎?

真相取決於你看問題的視野。

確實,30年後,日經指數比當年最高點還低了50%,日本平均地價,僅相當於1973年的水平,相當1991年最高點的1/3。

從炒房炒股角度講,日本確實消失了三十年。

但是,這正是日本的決絕和高明之處。

日本經歷過嚴重的房價泡沫,當時一個東京的房價,可以買下全美國。

如果一個國家的房價暴漲,理論上最終可以把全世界都買下來,但這顯然是荒謬的。貨幣超發導致房價暴漲後有兩種結果:一種是日本模式,房價跌回去;另一種是俄羅斯模式,房價永遠漲,匯率一直貶。

日本模式下,銀行受損,但是貨幣的購買力上升,持有現金可以保值;而俄羅斯模式下,銀行資產無恙,但是貨幣的購買力受損,必須持有抗通脹的實物資產。

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過去三十年,是日本成功實現經濟軟著陸的三十年,是日本完成經濟轉型、產業升級、苦練內功的三十年。

三十年前的日本痛苦不堪,找不到方向。

在廣場協議泡沫破滅後,日本在半導體、家電、手機上的優勢喪失殆盡。

一個方面,日本無力抗衡美國的全球核心高科技地位,另一方面,日本高昂的人工成本,無力面對來自中韓的低廉人工,日本的電子製造業、家電產業在短短20年時間內被中韓兩國完全替代。

日本在當時,選擇了一條痛苦的轉型之路,拋棄了已經淪為低端製造業的家電之類產業,一是全力向高科技的上游核心技術突破,二是全力向全球化突破,投入新材料,人工智慧,醫療,生物,新能源,物聯網,機器人等新興領域。

以東芝為例,當年曾風靡中國,做白色家電年營收最高達4000億人民幣。但泡沫經濟後,東芝退出了電視和白色家電行業,相關技術轉讓給了中國公司。

如今中國的白色家電市場,幾乎被格力、美的等掌控,我們已很難尋覓日本品牌的身影。

但是,2017年,東芝的營收達到2400億人民幣,利潤40億人民幣。2019年,東芝的年營收就會恢復到3000億人民幣或更高。

剝離了家電業務,如今的東芝靠什麼生存?

東芝剝離2C的家電業務,進入大型核電、新能源和氫燃料電池電站業務領域,今天的東芝不再為消費者熟知,也沒有當年的體量,但它更有底蘊,更有競爭優勢。


在消費端市場消失,在世人看不到的高科技上游市場深紮根基。

東芝的成功轉型,就是日本經濟轉型升級的縮影。

同樣的,我們看到,松下在沒有轉型之前,是一家家電公司。

現在,除了小部分家電,松下的主營業務是:環境解決方案、互聯網通解決方案、汽車、消費電子等這一類的B2B的業務。

 

日本NEC更是直接拋棄電腦事業,轉讓給聯想,作為日本電腦的鼻祖,NEC認為,傳統的電腦最終是要被淘汰的,與其被淘汰,不如割自己一刀轉型。

現在日本大部分的全自動駕駛汽車的系統就是NEC公司研發的。拋棄了電腦產業以後,NEC並沒有扔掉自己的半導體技術,而是繼續研發尖端的半導體技術。

NEC積累了大量技術專利,佔據行業發展上游。

 

再看索尼,也是曾經的家電企業,但其實現在的索尼是一家金融公司,也是一家電影公司。除了保留下來的消費電子業務,更多的是網路服務、金融、電影、遊戲、音樂等多元化業務,它還是一家科技公司。

有數據顯示,全球CMOS圖像感測器價值120億美元,其中索尼的市場份額達到了50.1%,獨家控制了全球一半的份額。

在智能手機行業,索尼的感測器是蘋果、華為等公司的首選,華為P20、P30系列拍照進步明顯,這也跟定製索尼的IMX600系列感測器大有關係。

日本轉型最成功的一家企業是富士膠捲,它並沒有像柯達那樣倒下,相反,富士把它做膠捲的膜技術提煉出來,用於生產化妝品。

同時,它在研發新葯。

富士膠捲從一家主業面臨滅頂之災的傳統企業,成功轉型為高新技術企業,令人深思。

不是被動等死,而是自我革命、產業轉型,給已經沒落的企業重新注入新鮮的血液,日本已經走在了許多國家的前面。

 

強勁的產業鏈地位

今天的日本,敢於對韓國發動封殺,原因在於對科技產業鏈的信心,背景在於全球大型半導體企業當今對日本企業材料的依賴。

根據國際半導體設備與材料協會(SEMI)統計,全球半導體材料約5.8萬億日元市場規模中,日本企業的份額達到50%。用於製造高性能半導體、利潤率高的尖端材料方面估計超過80%。

在硅晶圓方面,信越化學工業和SUMCO兩家日本公司擁有全球市場6成份額。在光刻膠上,JSR和東京應化工業等日本企業在這一領域握有9成市場份額。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

日本半導體的強大,背後是整個日本的秘密。

日本百年以上的企業有3.5萬家,百年傳承,靠的是精益求精,踏實敬業,而不是胡亂上市圈錢、收割跑路。

除了前面提到的大型公司外,日本還有著一個個不為外界所知的隱形冠軍,市場佔有率極高,稱霸各個領域。


今天的日本,在高科技領域有多厲害呢?

根據匯總的資料,日本公司在半導體、機器人、工程機械、機床、顯示及碳纖維等八個領域中具有影響力,其中多個行業日本公司要麼控制50%以上的份額,要麼就是掌握了高端核心技術,對產業鏈影響很大。

除半導體行業外,舉例來說,·顯示產業。

日本的Canon Tokki是全球唯一的OLED蒸鍍設備供應商,曝光機全球只有佳能和尼康能供應,日立金屬是FMM材料全球獨家供應商,大日本印刷公司是OLED金屬膜板的全球唯一供應商。

碳纖維產業鏈。目前碳纖維生產核心技術主要掌握在日企手中,日本碳纖維產能和產量在全球佔比具絕對優勢(超 50%)。

在小絲束碳纖維市場上,東麗、帝人(東邦母公司)和三菱三者合計佔據全球 49%的市場份額;在大絲束碳纖維市場上,東麗和三菱合計佔據全球54%的市場份額。

今天,可以不誇張的說,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的高科技公司,比如三星,intel,蘋果,等等,如果沒有日本的高精度設備和生產工藝,這些公司至少倒退10年。

這幾年不管是VLSIResearch,英特爾最佳供應商里的SCQI和PQS都是日系刷榜(8家SCQI6家日系,18家PQS11家日系,連iphone里1000多項核心部件就有一半以上來自日本)。

日本企業這些技術哪來的?

強大的科研能力!如何看出日本擁有強大科研能力?看諾貝爾自然科學類獎就知道了。2000年之後一直到2016年,日本每年至少拿一個諾貝爾獎,僅次於美國,位於全球第二。

根據湯森路透的排行榜,全球創新企業TOP100:日本40家;美國35家;法國10家;德國4家;瑞士3家!在2014年之前一直是美國第一名,2014年之後被日本超越。

某些科研領域,日本已經做到了世界第一,比如新材料、新能源、機器人、大數據、雲計算。

 

中國應警醒

中國人對於日本有著很複雜的感情。

日本曾經是中國的學生,多次派遣唐使學習中國的文化和政治。

但是從19世紀開始,隨著國門被歐美炮火打開,日本選擇了福澤諭吉的主張,以明治維新為標誌,脫亞入歐。


日本經濟和軍事從此突飛猛進,自19世紀晚期開始,日本多次侵略中國,給中國人造成巨大的痛苦,直到二戰結束。

二戰結束後,日本經歷了經濟的快速發展,也經歷了泡沫年代,全民炒股炒房,還在近三十年經歷了痛苦轉型,低調發展。

今天的日本,沒有當年的朝氣和衝動,已經像一個中年人,卻又更加低調而強大。

換一個角度看日本:

日本國土只有中國的1/25,人口密度卻是中國的2.45倍,在養活自己國民的同時,日本人實現了;公平社會、貧富分化小;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等世界一流大獎;174個國家免簽;世界一流大學;世界第一的良好治安;食品安全;環境優美無污染;醫療健康世界第一;老人長壽世界第一;連續多年高中畢業生的就業率是100%;人均GDP接近中國的5倍。

 

我們應該思考,這樣的一個資源匱乏的,土地面積稀少,原材料幾乎都要進口的國家,為什麼能成為亞洲最發達的國家,為什麼能夠維持GDP世界前三半個多世紀?

再看看中國,首先必須承認,中國在過去幾十年取得了很大的進步,GDP多年快速發展,位於世界第二,人民生活得到很大改善,剛公布的世界500強名單,中國有129家,首次超過美國,處於世界第一。

 

但是我們更要看到差距:中國的世界500強,大多是國有傳統企業,前四家利潤大戶是四大行,而在利潤上中國企業達不到500強平均數,世界500強的上榜房地產企業全部來自中國。

這其實是一個縮影。

比如,中國GDP雖然處於世界第二,但是人均GDP只有9509美元,全球排在70多名。

比如,中國的資本市場同樣是世界第二,但一半利潤來自銀行,實體經濟付出的成本過高。

比如,中國有很多的科技巨頭,但除華為研發能力強外,很多公司都是處於應用層面,比如所謂新四大發明,無非是用手機支付、打車、點外賣。還有的巨頭依靠手游、電商作為核心業務,這些都不屬於基礎科學、沒有什麼不可替代性、也很難出口佔領境外市場。

前幾天騰訊老總馬化騰的說話深得我心,他說,雖然我國移動支付在全球很領先,但實際上只是科技應用,回歸到基礎的科學研究還是比較薄弱。

移動支付如果沒有移動終端,沒有晶元和操作系統,就像在沙灘上建起來樓房一樣,別人一推你就倒。別看著表面輝煌,競爭起來沒有任何實力。

我想說的是,不要再提什麼彎道超車、不要再提什麼產業賦能,不要再提什麼全民創業。

任何強大的公司、任何強大的產品、任何強大的技術,靠的是有前瞻的多年積累、靠的是踏踏實實的一步一步。

這不是喊幾句口號、講幾個大道理就能做到的。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

作為國人應該怎麼辦?

《左傳·襄公十一年》有句名言:「居安思危,思則有備,備則無患。」

它的意思是,在平安穩定的時候要想到可能會出現的危險災難。時時要提高警覺,預防禍患。

眼前的安定並非永久的太平,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思考,自己是否處於真正的安全,又該如何去思危、認識不足並改進。

無論我們要把日本作為競爭對手,還是朋友,都需要明確想清楚,日本究竟靠什麼立國?日本究竟強在哪裡?

如果我們依然沉浸在「日本消失」、「日本無慾望社會」的幻覺中,那麼,只會令我們無法看清楚真正的日本,一旦日本哪一天針對中國,悔之晚矣,一定要警醒啊!

倉都加滿 2019-08

 

【連結】峰語:菊與刀的日本,一劍封喉阿里郎 + 讀者留言/2019-09-11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