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峰子的網誌你可以發現,我特別討厭一種人:沒實力又愛吹噓的。

先前Ⅰ店在學生街成功時,就有二個賣手抓餅的年輕人教我們要怎麼經營,但他們沒想過自己的店在二個月內就倒了,還賠了七萬人民幣。峰子覺得很奇怪的是:要是你做得很成功就算了,但你都經營的這麼爛了,怎麼還有臉來吹噓呢?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Ⅱ店。Ⅱ店開店前,一直有個浙江人在打聽叭卟,不但在Ⅰ店門前觀摩許久(那種是類似站衛兵的觀察),而且一聽到我們要到師大開店,也跟著我們跑來師大開店,擺明要與叭卟一爭高下。

在師大,牽扯到了店址的選擇,而師大只有二個地方可以開店,一是校內的文化街,一是校外的學生街。而這二個地方各有優缺點,校內的文化街,人流較少但合法,校外的學生街,人流較多但非法(類似違建)。

當初在與鴻騰討論後,我們一致認為,校內雖然眼前人流較少,但以學校的規劃及日後地方政府的處理,反而會是逐漸繁榮起來的地方,而校外雖然人潮眾多,但結構零亂且隨時面臨拆遷的不確定因素。

基於此,我們選擇了校內的文化街。但浙江人不同,他既然要學叭卟,又偏偏不全學,為了表示自己的高明,他選擇了校外的英豪學生街,開了一間奶茶店【樂客】,浙江人還四處對人說:『叭卟太不會選點了,竟然在校內沒有人潮的地方。』

Ⅱ店雖然在較無人潮的文化街,但店開了以後,靠著先前的品牌知名度,生意仍然相當不錯,而浙江人的【樂客】,雖然沒有如叭卟般的品牌,但靠著學生街原有的人潮,生意也算可以。只不過,時空會改變的。就在這幾天,極有效率的中國官方就把英豪學生街全拆了,想當然爾,僅開了三個月的【樂客】(左圖黑色招牌處)也就成為廢墟一堆,想到此,我們三人忍不住想笑。

其實生意最重要的還是風險控管,還沒成功前就要先預想危險。英豪學生街人潮雖多,但說要拆已經說了三年,難道你要去賭這種事嗎?浙江人賭了,還譏笑叭卟的判斷,但講真的,我比較卒仔,不敢拿這個賭,所以等待機會,等待時空的改
變。

不過三個月,事實證明我們的判斷,而且獲得的收益是超乎預期的。首先,英豪學生街拆除後,必然造成所有店家想移入校內的文化街,此時的店租與轉讓費勢不可同日而語,而我們因為是去年簽的約,所以成本必然低上許多。其次,沒了英豪學生街,學生也必然將重心全部轉移到文化街,今年我很肯定,業績必然有明顯成長。

我覺得二岸的人有個共通現象,就是那些愛吹噓的,通常是有點小資本,但沒什麼實力的人,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總是做不大的原因吧!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