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把至少百萬。

朋友不久前問到我是否現在適合買房,我覺得房價不易再走高,這在今年三月的文章《購屋苦》中我也有提到。所以峰仔決定跟它賭一把,很幸運地,我賭對了,最近各地的房價已經開始跳水,而我知道這一把至少價值百萬。

開發商講的都對:土地、建材都在漲,房價也要漲;丈母娘要求結婚一定要有房;大陸城市化不斷進行中,房價只會再高……

但我也講的也沒錯:政府限購(本地人最多買二套,外地人不能買),利率調高,保障房持續推出,賣地依舊進行……政府的這些動作都在做一件事『壓抑需求,提高供給』。而當供過於求時,房價怎麼可能不跌?

更重要地,開發商的借款太多、利息太重,雖然嘴硬不欠錢,但財務報表都寫得清清楚楚,這樣你如何唬弄過關?不降價賣房,你那來資金付本息?

這有點像是梭哈,開發商都在吹噓,但問題是,當我知道你的底牌時,又怎麼可能不試一下手氣呢?套句星爺的名言:『就跟你賭這一把!』

願賭服輸,贏了我爽,輸了我認。哈。



报道称一线城市郊区房价下降约30% 
英文《中国日报》10月25日报道:由于房地产开发商现金流紧张,加之对市场前景预期悲观,他们加速了回笼资金,中国的主要城市正在经历更大幅的房价下降。

尽管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连续三个月(从7月份到9月份)的房价都保持不变,但是有迹象显示这些大城市郊区的房价却下降了30%到50%不等。

然而,高于预期的价格下降也引发了早期购房者的强烈抗议。

周六(10月22日)下午,上海近300名情绪激动的人冲进嘉定区一处房地产项目的售楼部,强烈要求房地产开发商立刻退款。因为在他们购房后,该项目的房价在一次大促销中,跌至原价的三分之二。

据《上海青年报》报道,从龙湖地产有限公司买房的前期购房者,在了解到同一项目的平均价格从最高每平方米1.85万元降至每平方米1.4万元后,感觉被愚弄了。

据《证劵时报》报道,就在同一天,另一群购房者聚集在浦东新区中海地产的售楼处外,抗议价格从每平方米2.3万元降至每平方米1.7万元。

同样的情景也出现在嘉定区的绿地集团,愤怒的前期购房者抗议该项目的每平米均价下降了8000元。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区市场研究部主管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acdonald)认为,这种情况绝无仅有。他说,“这可能是由于开发商销售的价格过高,以至于市场无法接受,或是个别开发商的资产问题。”

在北京的通州区,该地区标志性住宅项目的价格已经比其最高价下降了50%左右,引发了早期购房者与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的激烈冲突。

上海佑威机构执行董事黄志坚表示,这些冲突表明曾经资金充足的房地产开发商,现在面临运营资本非常紧张的问题。

盛世神州房地产基金总裁王戈宏说,尽管准备开售的所有手续均已齐全,一些地产开发商仍在寻求从基金中融资,这种情况在过去很少发生。

王戈宏说,“他们的融资成本也迅速上升到30%左右,甚至更高,相比之下中央银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仅为6.56%。”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高档住宅项目。

第一太平戴维斯北京分公司住宅部董事常峥来认为,尽管高档奢华公寓的价格不可能像普通住宅单元那样大幅下降,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会停止涨价。

常峥说:“事实上,那些豪宅的房地产开发商也不看好市场,并加速出售以回笼现金。”


中国日报网 2011-10-2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