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蛇不哭》是我部落格中的一個系列,主要是在探討『制度不公』所導致的階級剝削,但最近我發現沒有很想談了,這心態的轉變還蠻有趣。

就在不久前,我在臉書頁上幾乎是一天一文,也獲得了很好的迴響,那時候,我明明不斷提醒自己寫這太花時間,對自己沒好處還引來舌戰,但很怪,那時就是心中有把火,覺得這些事要跟人講清楚,於是整天想得都是如何寫文章。

彼時我也很擔心啊,整天寫這種文章(我寫文章很快,但先前的文本構思與找資料很花時間),那正事都不用做了,但最近,我發現自己的那把火消失了,我這幾天想了想,覺得這把火消失的原因有三:

1、該寫的已經寫完。其實我在談制度剝削時,主要談的是『土地制度』,認為土地制度才是台灣多數政治問題的根本,而關於這個問題的各面向,我已經都寫了文章表述。連結:各項世界第一,都是同一原因

2、無法改變社會。這些文章發出後,雖然獲了蠻大的迴響,但我認為影響的人,還是極小的受眾。因為我發現,現在台北的年輕人,即使所得有66%要拿去付租金(土地制度的剝削),但絕大多數還是更關心統獨問題,而對土地制度的改革沒有興趣(每個都說我有關心啊,但都沒有行動,所以這種關心我認為是鬼扯,只是在表達我沒那麼笨而已)。

這種狀況下,我認為台灣的未來只會愈來愈壞,別說什麼,2020的總統大選,每個都在談反對一國二制,卻沒有人談土地改革,這種狀況下,可以知道年輕人關心的是什麼,也可以知道台灣在將來不可能變好了(現在每年各項指標愈來愈差,這是個不可逆的惡性循環,但每當你這麼說,就有憤青拿假數字來說你唱衰台灣)。

在這種狀況下,說再多你也無法改變什麼,你或許能改變極小的個體,卻無法改變社會大眾,而民主社會中,多數人沒有共識,就不會發生制度改變。更弔詭的是,明明「反對被中國統一」是全民的高度共識,但現在整天還能為這種事吵,拜託,為了『高度共識』而爭吵,你說這國家是不是有病?(很多時候是沒事挑事,例如抹紅柯批是中共同路人,談黃國昌是終日做秀)

所以在無法改變大眾認知的情況下,慢慢地,我的無力感就變多了,而這也證明了我多年前談到的《連結:亂源不在權貴的貪婪,而是群眾的弱智》。

3、個人心願已成。可能與很多人相同,我覺得自己身為公民,還是有一些小責任的,但這責任不是對他人負責,而只是自我的小期許,這方面我認為自己有去試著做過,雖然失敗了,但自己還是滿足的,因為重點不在於結果,而在於過程,當然,有結果會是更好,但我認為那本來就是不可求的,可求的,只有自我期許而已。

 

除了這三點外,我發現周圍很多『有見識』的朋友都在設法賺錢逃離鬼島,原因很簡單,因為你制度不改,台灣就不可能有60-00年代的輝煌,那愈來愈差的狀況下,當然是要帶家人遠走高飛(然後人在海外時,再回來用台灣的健保,並且高喊『愛台灣、與中國決戰』,台灣很多這種人啊)。

事實上,我以前的文章有談過了,真的要留在台灣,除非你是地主階層,因為對地主而言,沒有比台灣更爽的土地制度了,在台灣,只要你是地主,那不用做,都可以世代剝削魯蛇為你一輩子打工,最後再出來競選受萬人景仰(很多民代都是大地主啊)。

也因此,當朋友都把時間花在讓家人過得更好(有用之功),我卻在大聲疾呼於無法改變之事(無用之功),想想還真有些傻,而且政治的事,在台灣常常最後都演變為『對人不對事』的惡意攻詰,也是我覺得無奈的地方。

不過這也有好事啦,不談魯蛇不哭,那就會談小店 學堂多些,因為我發現還蠻多網友愛看這一塊的,而這也目前我認為台灣魯蛇要能翻身的唯一救贖,其它的,像是透過公民覺醒、當上班族、買樂透、炒房……其實都不太可能翻身。

註:炒房地產能賺錢,但它有個前提,那就是你本來就是大地主,然而,若你一開始就有大資本,也不會被叫魯蛇了。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