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歷史學家湯瑪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曾把經濟學揶揄為“沉悶的科學”,但實際上這一學科的問題在於受到樂觀情緒的感染,這種影響如此之深,以至於很少有經濟學家能預見經濟衰退的到來。

即便在2008年初市場開始崩盤之際,費城聯邦儲備銀行(Philadelphia Fed)對多位著名預測專家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沒有一個人預測當年美國經濟會出現負增長。

如今,儘管有證據表明世界經濟正在滑向新一輪衰退,但一項類似的調查顯示,在受訪的40位著名經濟學家中,沒有一人認為美國經濟今年將陷入低迷。

顯然,經濟學家們沒有傾聽市場的信號——市場更加擔憂。196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曾開玩笑說:股市曾“預言了過去5次經濟衰退中的9次”,而經濟學家寫文章時仍會引用他的話來貶低市場的預測能力。

然而,薩繆爾森對經濟學家同行的評價也不高。分析公司Ned Davis Research的研究表明,對於可追溯至1970年的7次經濟衰退,經濟學家(就共識而言)實際上一次都未預測出來。

為了弄清楚市場在多大程度上能預測經濟危機,作者梳理了過去50年華爾街的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從最新的峰值跌去10%、15%或20%後各個時期的資料。結果,在美國經濟7次出現衰退的六個月前,股市通常都會從最高點下跌至少15%。簡言之,股市擁有及時嗅出危機來臨的能力。

正如薩繆爾森所提出的,股市也會發出虛假信號。自1965年以來,標普500指數跌幅達15%的次數為12次,所以,股指大幅下跌後沒有出現衰退的次數為5次——最近一次是在2011年。

然而,總的來說,標普500指數大幅下跌在近60%的情況下預示著衰退。相比之下,經濟學家共識的準確率為零。

今年以來,標普指數已經兩次跌至接近1800點水準——跌至1800點將代表跌幅達15%——但隨後又止跌回升。如果標普指數跌至這一水準之下,那將暗示,美國經濟已陷入或正在走向衰退的概率為近60%。

 

全球的情況與此相似。因為總有某些國家快速增長,所以全球經濟作為一個整體極少萎縮。通常情況下,全球經濟衰退在增長低於2%的時候開始,過去50年裏這種情況發生過五次——每次都被市場預測到。

作者檢索了自1970年開始有記錄的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世界指數(MSCI World index)。該指數從最高點下跌至少20%的次數為8次;在所有5次全球衰退出現前都曾這樣大幅下跌。這意味著該指數預測衰退的準確率為63%。

自去年達到峰值以來,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世界指數在2016年2月11日觸及19%的最大跌幅,隨後反彈。

如果該指數不久再次下跌且跌破20%的閾值,那將傳遞出明確的資訊:今年全球經濟出現衰退的可能性將超過50%。

這方面沒有確定性可言,但市場的“集體智慧”已被證明比經濟學家的思考更可靠。

由於要承擔真切的資金風險,投資者似乎對預示經濟衰退即將到來的跡象高度警覺,而經濟學家們似乎出於害怕顛覆業內共識而畏首畏尾。他們建立的模型不是為了捕捉戲劇性的突變,而他們對預測的調整往往幅度很小。

他們很少冒險大幅調整至負值區域。這門“樂觀的科學”如果能聆聽市場的信號,或許會有更好表現。

優酷鴻觀  2016-03-03/本文作者是摩根士丹利投資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新興市場與全球宏觀部主管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