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熱情做好細節 實現不可能
他設計的電子恐龍,被《時代》雜誌評選為今年最佳發明!15歲輟學,曾靠街頭賣藝討生活……他有什麼過人的能耐,為什麼會這麼紅?

「如果你有發自內心的渴望,你可以做任何事情!」這是一個藝術家母親對她兒子的叮嚀。

她的兒子雖然沒念大學,十五歲就輟學,做過街頭藝人。但抓住母親的這句話,四十九歲的鍾少男(Caleb Chung,有華人血統),九年前設計出電子玩具菲比(Furby),在全球大賣五千萬個、締造十二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八十九億元)營收。

今年,他設計的電子恐龍Pleo,更被《時代》(Time)雜誌票選為年度最佳發明,預估明年一上市就能創造逾兩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十五億元)的商機。

《時代》雜誌形容,Pleo是「有生命形態(Life form)的寵物」。只要主人回到家,Pleo會對主人搖頭擺尾,順著它的毛摸,它會高興得搖尾巴,會打噴嚏、打哈欠,搔它的背,它還會一百八十度回過頭來,看是誰在跟它玩。因為內建八個處理器,讓這隻電子寵物有靈敏的觸覺、視覺與聽覺。

麥實創投董事長、戴爾(Dell)電腦前亞太採購總經理方國健說,Pleo 的技術複雜度遠高於一台筆記型電腦。但是,這隻具備人工智慧的電子恐龍,售價卻不到二百五十美元(約合新台幣八千一百元),與新力(Sony)先前推出的機器狗愛寶(Aibo)相比,價格不到八分之一。

技術高,但價格卻讓每個家庭都能接受。方國健看好這項發明能滿足嬰兒潮族群對玩具與機器人的渴望,決定投資新台幣近億元。盧卡斯(Lucas)電影公司(皮克斯〔Pixar〕電影公司前身)前總裁Gordon Radley,以及台灣首富郭台銘也看好鍾少男的設計,先後投資他的公司Ugobe。這是鴻海第一次投資品牌公司,鴻海甚至成立電子玩具部門積極開發這個新市場。

這位當紅的設計新貴,曾在電影裡客串演過猩猩,演過舞台秀,做過電影「侏羅紀公園」的特效控制,後來進入玩具公司美泰兒(Mattel)設計玩具。從電影工業、玩具業,最後選擇自己創業設計電子寵物,鍾少男笑著說,自己也數不清做過多少職業。


優勢:
跨藝術、機械、商業三領域 研發有感情電子寵物,成功商業化

難得的是,他把這些多元背景融合,變成一股更強的力量,「在我之前,沒人可以想像,有情感的電子寵物是什麼模樣。」結果,投入五年時間研發,他將自己的科技夢成功商業化。十二月初,他接受本刊專訪,細述他如何造夢、如何落實。以下是他接受專訪的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在發明菲比之前,你做過很多工作,這與現在的成就有關連嗎?
鍾少男答(以下簡稱答):就是因為多變的背景,才讓我做到。在我之前,做電子玩具的工程師不懂藝術,藝術家不懂機械,他們又都缺乏商業概念,不知道怎樣把產品推入市場。但是我的背景,讓我分別學到了這三樣(藝術、機械、商業)。如果可以把這三者整合,你就會有比較好的機會去做創新,做有趣的事情。

問:多元化的特質是創新者一定要具備的嗎?
答:我心目中的正確道路確實是這樣,(順手拿起一張紙畫了一個太極,左邊是藝術,右邊是科技,外圍還有一個圈圈是商業。)混合了這些,就會有創新,這三者缺一不可。如果你只有這個(指科技),只能推出很爛、沒有特色的MP3隨身聽;添加了藝術,就變成你現在看到的iPod;再加上商業行銷手法,就變成蘋果(Apple)這家公司。


問:要同時擁有這三種能力,很難,你如何辦到的?
答:(沉思一下)我從不曾評論一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我只是一直做下去。我也教我的孩子一件事情,你不能用「impossible」(不可能)這個字,你可以說「improbable」(不太可能),或是不知道,也沒關係,但是,沒有任何事是不可能,因為你並不知道未來會怎樣。這種信仰很重要,那會讓你很自由,去做任何之前沒做過的事情。


問: 你怎會有這種信仰?
答:我媽從小告訴我的。如果你有發自內心的渴望(用手指著自己的心),你可以做任何事情(If the wonder insight, you can do anything.)。


信仰:
只要有熱情,沒有做不到的事 靠紀律與策略實踐奇幻創意

問:但做的過程,應該很寂寞吧!你不是花了五年才設計出Pleo嗎?
答:因為我有熱情啊!(笑),而且可以在細節中找到樂趣,所以這五年,我很快樂。其實,如果你有熱情,你會希望把每個細節都做好,這會讓你養成認真的態度。你想,皮克斯每年只做一部電影,但那部片一推出,就會領先所有人,他們的態度也是一樣的。至於支撐我的樂趣與渴望,在於我可以創造一個奇幻(Magic),然後影響很多人。就像是我有一幅畫,一個偉大的藝術品,但我不想只給一個人觀賞,我喜歡給很多人看。但我必須強調,紀律與策略,也是這些創新過程中,很重要的要素。比如說,發展Pleo最大的挑戰是製造,你想一隻Pleo裡面要有七百個零件配合,我們要把原本的幻想,轉換成我們想要的品質,這必須非常有耐心。你看它的瞳孔顏色(拿起一隻Pleo輕撫)、皮膚觸覺,還有腳的模樣,我們希望每個環節都做到最好。而且為了要讓Pleo有情感,我們還做了很多關於「人們怎麼想」的心理調查。這包含動物怎麼想、怎樣反應的調查。我們不僅讓Pleo有自己的性格,還要循著它與主人、環境的互動,讓它學習,累積成新的行為模式。我們不是直接給它指令,而是給它選擇與學習的機會。


問:強調紀律甚至是細節,對一個強調創新的公司,是否會形成衝突?
答:不,創新的公司更需要策略。例如,我們現在定義自己是一間製造生命形態產品的公司,我們希望讓公司能滿足所有人。於是,第一步我們做市場調查。第二步就是定價位,比如說二百五十美元的價位,這是可以滿足很多人想要有生命形態電子寵物的夢想,而且我們也不能做太廉價的Pleo,因為很多功能都會被省略。最後,才考慮到科技,我們尋找所有新的科技,了解每種科技的進展。找出哪種技術可以合乎成本。所以,當你了解了人口統計、文化、科技、公司策略後,你就知道哪裡是可以深耕的地方,再集中資源於某個特定領域做發明。這種邏輯不同於一般人有好點子就直接下去做,這些途徑需要嚴謹的紀律。而強調創新的公司更需要全盤規畫,我們創業前四年,其實是在建立一個開放性的平台,把一些要素標準化。未來在Pleo推出後,我們只需要去修改一些參數,很快就可以推出不同的產品,成本也可更低。


問:可不可以談談機器人產業。大多數科學家強調賦予機器人理性的功能,比如說可以幫助我們做些什麼事情,但是你卻強調,給予機器人情感?
答:我先舉菲比的成功例子。一九九七年,我們推出了菲比,人們開始愛上它,因為我們給了菲比感應器,它可以聽到聲音,會跟人互動,讓你相信這是一個生命。我們創造了孩童與產品間的情感炸彈,並且以科技來做支撐。現在太多機器人或是人工智慧的東西,做了太多我們並不需要的功能,但卻沒有探討情感這一塊,過去有些機器人會當機,會出現奇怪的行為,是因為碰到的狀況與他們的晶片邏輯認知不同。但是增加了情感這個控制系統後,情感可以容許機器人生氣、挫折,甚至會去學習新東西,所以不會有上述的問題。過去,機器人是設計來做某些功能的,不會有驚喜,你也不會想要有驚喜,但是有了生命形態的機器人,它在行為模式上會去改變,舉例來說,在一個平台上,因為沒有障礙,所以它可以輕鬆的行走,如果放在一個崎嶇不平的路上,它會改變路線,學著去改變。你不用教它怎麼做,你只要告訴它要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這是多麼有趣的進化啊!


建議:
台灣應培養在校年輕人 留空間給他們玩樂,並多投資藝術
問:台灣要發展相關產業,你會給什麼樣的建議。
答:我的建議是,應該培養學校裡面的年輕人,他們有很多夢想,沒被很多工作綑綁。我覺得你們若深耕這塊,會有很大的進展。讓年輕人在學校好好做研究,以及玩耍。如果不能玩耍,就不會認真。主事者要留一些空間去給他們玩樂、開心。你知道的,娛樂產業就是讓人笑大聲一點(大笑)。只要多投資二%資源在藝術上,你們可以得到的或許會是加倍,甚至更多的結果!別說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音量放大)!


鍾少男小檔案
年齡:49歲
出生地:美國加州沃森維爾(Watsonville)
學歷:15歲輟學
經歷:街頭藝術家、電影特效控制、美泰兒(Mattel)玩具設計師
現職:Ugobe創新長兼創辦人


商業周刊 2006-12-18/曠文琪、彭媁琳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