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日文系,第一次出國,到日本的第二天,就不幸遇害。境遇堪憐,但是,它真的只是單純的不幸嗎?身為住在日本的台灣女生,我在看該則新聞時,第一個不解的是這個小女生怎麼這麼大膽,一個人半夜出門?難道她不知道東京以外的日本各縣巿,通常在晚上八時後,街上常杳無行人蹤跡?她不知道日本近年治安惡化,本地日本婦人通常也不會在晚上一人獨自外出?

帶團的旅行社導遊,有沒有跟旅客適當提醒,入夜最好不要單獨外出?我們的政府有沒有適當將日本現況反映給國人知道?

國人知不知道出了東京,入夜常是杳無人跡,問問住東京以外縣巿的日本女性,幾乎沒有人會跟你說入夜是安全的。深夜,異國,陌生鄉鎮,素昧平生的陌生男子的車,這一連串危險,加起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危險。這個危險,不是日本不日本的問題,在世界上各地旅行,恐怕都是要特別注意的。

的確,日本治安大體上比台灣好,但是國人知不知道日本人不犯罪則已,一犯罪常常都很大條!在近日,東京地鐵有人莫名被開槍受傷;前不久,有一個女學生因被在網路上女同學取笑她胖,而殺掉該名女同學等,這些社會新聞,歷歷在目。再一個月前,還有無業男子挾持女友兩天,搞得警方封街,最後破門而入,該男子與女友自殺。

根據日本法務省統計,2002年日本各縣巿收容所一日平均收容人數為67354人,相較2001年上升了六點二個百分點。而在蕭女遇害的山梨縣,2002年,也是該縣治安在戰後最惡的時候,去年,該縣治安稍有改善,但是也只是微幅。

從前,那個夜不閉戶的日本,早就不存在了。

在八○年代起,日本社會的青少年犯罪率開始激增。學校裡以大欺小,還經常鬧出學生殺人事件,甚至還有中學生把小學生人頭砍了,掛在小學校門口的。而在那一個暴力氣氛下長大的孩子,不就正與殺害蕭女的嫌犯年紀相仿。日本的二、三十歲年齡層的犯罪率,也隨著這個世代的人口長大而增加。

據專家研究,認為八○年代日本青少年犯罪增加,主要是他們的父母,尤其是父親,忙於當經濟動物,沒有時間或沒有心思照顧小孩,小孩就藉著暴力行為而發洩疏壓。另外,生長在這個世代的日本青少年,也正是日本面臨東西文化衝擊較強烈的世代,在對外缺乏坦然面對,對自己又沒自信下,就容易幹出越軌之事。

更令人擔心的是,日本今年景氣回升,但在欣欣向榮下,其實更埋伏著一個大危機。因為景氣回升並沒有解決失業率,目前得利的只是少數企業家,平民小老百姓還是苦哈哈的,貧富差距的拉大,犯罪率也通常會跟著增加。涉嫌殺害蕭女的嫌犯渡邊,就是去年失了業的青年,據山梨日日新聞報導,他平日為人並不惡,五年前還加入地方義勇消防團,六月廿七日,他還參加消防團軟球聯誼賽,當時也沒人覺得他有異狀。

這樣一個籠罩著犯罪陰影的日本,就是我正在經歷的日本。我的日籍老師第一次遇到我時,就提醒我女生入夜八時後,最好不要一個人獨自外出!因此,我現在一定要鄭重的告訴你:日本的確像我外交部所講的治安良好,但女生最好不要在入夜後單獨外出,尤其是出了東京以外的地區。

中國時報 2004-07-03/廖瑞宜(作者目前僑居日本,曾任新聞工作者)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