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葬禮是門政治。

2016年鄭裕彤去世,全香港富豪名流悉數到場,扶靈名單也要精挑細選:兩任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排在最前面,後面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接著才是李嘉誠和李兆基。一代情聖劉鑾雄都排不上號,只能拄著拐杖遠遠看著老情人李嘉欣挽著許晉亨,兀自惆悵。

兩年後,新鴻基掌舵人郭炳湘離世,參加弔唁的多以豪門二代為主:李嘉誠之子李澤鉅,霍英東之子霍震霆,黃廷方之子黃榮祥和李兆基之子李家誠,政界人物則是致函唁電的多,出席葬禮的少;而2個月後李嘉欣公公許世勛去世,出席的富豪就只有95歲的馬來西亞糖王郭鶴年了。

政商通吃的老一輩富豪,才能享受頂級的葬禮待遇。1982年,一代船王董浩雲去世,三千多名政商人士將位於北角英皇道的香港殯儀館堵得水泄不通。扶靈的12人有邵氏公司董事長邵逸夫、滙豐銀行董事長沈弼、摩納哥王子雷尼爾,美國總統里根和台灣領導人蔣經國也特地致弔唁電話。

但出殯當天第一個趕到靈堂,卻是另一位浙江籍船王包玉剛,他在向董浩雲的靈柩鞠完躬之後,李嘉誠和港英總督麥理浩(Crawford MacLehose)才步入現場。英雄惜英雄,包玉剛跟董浩云為了爭奪全球航運老大的位置,纏鬥一輩子,如今老對手西去,過往恩怨也悄然謝幕。

1991年,包玉剛也駕鶴西去,葬禮規格空前絕後。走在8人扶靈隊伍最前面的,是外交部副部長周南和撒切爾夫人的丈夫丹尼斯爵士,緊跟的是李嘉誠和邵逸夫。幾乎所有G20國家領導人均送來花圈,鄧小平更是以「生前友好」的名義,派女兒鄧榕和女婿賀平專程赴港,出席葬禮。

豪門葬禮的另一面,是商業帝國的接班。董浩雲去世後,旗下船運帝國傳承給了兩個兒子董建華和董建成;而包玉剛經過一番精心設計,將龐大的商業帝國分拆成四部分,傳給了四個女兒和女婿,其中最重要的地產部分(會德豐和九龍倉),交到了二女兒包陪榮和女婿吳光正的手上。

從1982年董浩雲去世,到1991年包玉剛去世,香港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裡風雲變幻。董浩雲葬禮結束的5個月後,撒切爾夫人抵港,收到了總設計師「關於主權問題,沒有迴轉餘地」的回答。隨後的幾年裡,吳光正協助包玉剛棄船登陸,董建華棄商從政,兩個家族開始走向不同的方向。

在兩個家族的不同軌跡里,一些變化發生了,一些伏筆埋下了,歷史的暗門裂變出兩個香港:一個是未曾實現的香港,一個是走向悲傷的香港。

 

01.  雙峰:船王和他們的接班人們

包玉剛和董浩雲的纏鬥,要追溯到上個世紀40年代末:兩人分別於1949年和1948年來到香港,前者來自寧波鎮海,後者來自舟山定海縣。

1955年,董浩雲借著朝鮮戰爭狠賺了一筆,在行業內聲望日隆,而從上海銀行副行長辭職的包玉剛,也看中了香港作為世界貿易港的潛力,決定轉行。對航運一無所知的包玉剛登門求董浩雲,後者多少有些前輩的架子,嗆了包玉剛一句:「你也想搞航運?膽子真夠大的!」

董浩雲的輕蔑不無道理。航運是一個典型的重資產行業,「金融+產業」聯動的高槓桿模式,既需要利用自有資金加槓桿借貸,又需要與各國政府之間保持良好的政商關係,保證資金來源。因此想要在航運競爭中盈利,就必須背上高負債,還得有天時地利配合,稍有不慎便會傾家蕩產。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爺給了包玉剛發跡的機會。1956年中東戰爭爆發,埃及封鎖蘇伊士運河,海上運輸必須繞道好望角,航運業大發橫財。到了60年代,越南戰爭爆發,美軍急需船隻幫忙做後勤補給,董浩雲借戰爭猛虎添翼,包玉剛也在其間迅速崛起,成為香港的富豪之一。

航運這門生意,噸位是一切的基礎,手裡的船越多,賺的錢就越多。董浩雲早年財力薄弱,常常收購舊船,發跡後則手筆豪放,熱衷建造巨輪。越戰期間,美國半賣半送給了董浩雲12艘船,又趕上日本以低息貸款推動造船業,他趁勢訂造一艘16000噸的「東方櫻花」號,一時風光無兩。

相比之下,包玉剛的船數量少,船齡高,噸位小。但他在經營模式上搞創新:把船租給別人,自己只收租金。戰爭期間,航運需求急速擴張,貨運公司付出遠高於平時的租金租船,發了橫財的包玉剛火速添置了7條貨船。喜歡從買船到運輸一條龍包辦的董浩雲對此不屑:「他那算什麼船東?」

出身銀行的包玉剛深諳航運業的金融屬性,找到了滙豐銀行這座靠山,並於1971年加入滙豐董事會。憑藉著滙豐的大筆貸款,包玉剛的海上王國蒸蒸日上,在船運噸位上逐漸能跟董浩雲平起平坐。董浩雲也沒閑著,1973年旗下東方海外在香港上市,募集1.2億港元幾乎全被用來訂購新船。

對於兩人的競爭,董浩雲特別在乎。東方海外上市那年,美國《新聞周刊》發文,將包玉剛與世界級船王奧納西斯相比,稱他為「東方奧納西斯」,無疑是巴掌扇在董浩雲臉上。但更打臉的還在後面:1977年,一家西方船運經紀公司給船王們排了個座次,包玉剛榮膺頭把交椅,董浩雲只排在第七。

嗜船如命的董浩雲坐不住了,寫了一封《致編輯的信》寄給這些媒體,直言其計算方法有問題:他包玉剛的船有一半股權在滙豐手裡,我東方海外的船可是都姓董!

董浩雲嗜船如命的習性,香港人盡皆知:每每有新船下水,他就要精心設計三天的慶祝節目,藉機造大聲勢,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一次董浩雲為了捧紅一個女鋼琴家,就專門包下了倫敦皇家亞爾巴音樂廳,還請來英國皇家管弦樂隊來伴奏,把飛機票送到每位客人朋友手中,確保他們到場。

董浩雲的計較讓總想搞大新聞的香港媒體嗅到了葷腥,開始瘋狂造勢:誰才是真正的船王?包董之爭,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

除了競爭噸位,董浩雲還在接班人問題上跟包玉剛暗中較勁。在這方面董浩雲先拔頭籌,兩個兒子成績優異,尤其是董建華,董浩雲很早就開始針對性培養,兒子畢業後安排去美國通用汽車基層打工,他跟董建華講道[3]:「你不要想到自己有依靠,你必須自己主動去找苦吃,磨練意志。」


董浩雲和長子董建華,1969年

 

包玉剛膝下無子,只有四個女兒,但女婿都很厲害,尤其是二女婿吳光正。他於1951年隨父母從上海遷居香港,中學畢業後前往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學選攻讀建築學專業,後來又轉到哥倫比亞大學。在哥大,吳光正身兼游泳健將與學校活躍分子,獲得了包玉剛次女包陪容的芳心。

就在兩家生意蒸蒸日上之際,一場波及全球航運業的蕭條正在醞釀:一方面,經過二十年的擴張後,80年代初船運業運量已經明顯過剩;另一方面,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讓依賴石油運輸的船運業遭到當頭悶棍,油船的需求每年肉眼可見的下滑,船租暴跌,港口停滿了沒活乾的油船。

在這個黑雲壓城的時刻,董浩雲和包玉剛還戰鬥在一線,培養的接班人也都年富力強,緊隨左右,在這場前所未有的考驗中,兩家會交出怎樣的答卷呢?

 

02.  訣別:逆勢擴張和棄船登陸

作為全球頂級航運企業家,董浩雲和包玉剛對於行業低潮都早有預判,但兩個人的性格,決定了他們選擇了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信奉行業周期論的董浩雲,堅信船價暴跌、行業不景氣時,才是抄底最好時機,而「全球第一船王」的心結,更是將他這種逆勢擴張的慾望調動到了極致;而包玉剛則不同,銀行的從業經歷讓他對風險尤為敏感,見風頭不好就果斷賣船,償還公司債務,降低風險敞口。

得知包玉剛正在賣船,一心想做世界第一的董浩雲自然不會放過機會,一邊清理服役已久的小船,一邊大肆負債,購進大船。包玉剛收縮業務時,董浩雲還在日本訂造了當時世界上第一大油輪「海上巨人」號。董浩雲並非不知道蕭條的殺傷力,但他估計低谷只會持續幾年,非常樂觀。

當董浩雲的東方海外正朝著世界船王發起最後的衝擊,包玉剛卻做了一個決定:棄船登陸,轉型房地產。

要擠進日益激烈的香港房地產市場,自己從頭開始做顯然是不現實的,包玉剛盯上了隸屬怡和洋行的地產公司九龍倉。彼時的九龍倉是香港最大的貨運港,不單單有深水碼頭、露天貨場、貨運倉庫,還包含了酒店、大廈、有軌電車等產業。倘若把這塊地合理開發,前景無量。

李嘉誠對九龍倉也覬覦已久,暗地裡先搶下了2000萬股份,但進一步收購卻被怡和洋行阻止。包玉剛深知機會難得,於是在1978年8月的一個下午約見李嘉誠,後者向包玉剛提供了1977年九龍倉財產報表和物業資料,一同參會的吳光正當晚研究了這些材料,熬夜擬定了收購計劃。


包玉剛和李嘉誠談笑風生

 

翌日,吳光正就見證了兩位商界高人的秘密握手:包玉剛收購李嘉誠送上門的2000萬股九龍倉股票。如此,加上原本持有股票,包玉剛不動聲色控制了30%的股權,大大超過了怡和洋行,並加入了九龍倉董事會。怡和洋行也不是善茬,為了保證控制權,他們開始大規模反購股份。

雙方的拉鋸持續了兩年,一直到1980年6月,怡和洋行趁包玉剛前往巴黎參與會議期間,發動突然襲擊,採用換股打法,在6月20日上午投放大量報紙廣告,以比市價高30%的價格收購散戶手中持有的九龍倉股票,英國人認準了包玉剛無法在周末兩天籌集足夠多的錢,用以反制怡和。

身在香港的吳光正得到消息,馬上聯繫包玉剛,建議其去找包家的老朋友滙豐銀行借錢。隨後,包玉剛訂了一張飛瑞士的機票,又暗地裡買了回香港的頭等艙,一旦籌集夠彈藥就馬上返回香港。而吳光正則在香港聯絡媒體,安排記者發布會,等著包玉剛回來,就開始散播消息。

記者招待會上,突然現身的包玉剛宣布,自己拿到了滙豐銀行的22億港元貸款保證,並以105元港幣的股價收購2000萬股,比怡和的收購價還要高,九龍倉大小股東狂潮般把股票賣給包玉剛,怡和洋行見大勢已去,便將九倉股1000多萬股也甩給包玉剛,套現七億港幣離去。

1980年6月25日,九龍倉之戰落幕,包玉剛棄船登陸成功,吳光正則經此一役順利當上了太子。


包玉剛和吳光正,1980年

 

在包玉剛成功上岸的同時,董浩雲也到達人生巔峰,擁有各類船舶149艘,總噸位達到1200萬噸,終於把「世界第一船王」的桂冠戴到頭上。1982年,董浩雲的第150艘船「憲章號」在台灣下水在即,董浩雲請來了摩納哥王子夫婦參加4月17日的下水禮:這是船王的加冕禮。

根據日程安排,王子夫婦4月14日抵達香港,有人提出日期兩個「4」撞到一起不吉利,但董浩雲置之不理。然而坊間傳言當時的港英政府出於政治上的考慮,不讓董浩雲去機場迎接。董浩雲認為是莫大的侮辱,當晚心臟病發,連夜送醫搶救,次日凌晨搶救無效去世,享年71歲。

世事難料,原本盛大的船王加冕禮卻成了董浩雲的葬禮。船王的遺產只有一間九龍塘的房子、東方海外公司百億港幣的負債,和區區250美元現金[6],恰逢航運業運量過剩疊加石油危機帶來的需求萎縮,全球各大港口停滿了沒活乾的貨輪,東方海外業績暴跌,負債高達14億美元。

包玉剛和董浩雲三十年的商戰戛然而止。在葬禮上,對著靈柩鞠躬的包玉剛心有戚戚然:受全球經濟衰退影響,香港樓市長期萎靡不振,付出巨大代價拿下九龍倉,到底算抄底還是站在半山腰上,包玉剛心裡也沒底。在各自的賭局上,兩個船王都押上了自己全部的身家。

歷史沒讓包玉剛等太久,答案出現在1984年。

 

03.  冰火:兩種接班,兩種模式

1984年9月27日,《中英聯合聲明》草案簽署,為了防止英國在回歸前超售土地,草案要求回歸前每年批地不超過50公頃。

是年年底,受到聲明中土地租用制度及限制出讓的條例影響,沉寂多年的香港地產開始復甦,樓價、租金應聲上揚,四大家族頻頻出手抄底香港地產,報紙每日圍繞著李嘉誠、鄭裕彤等又拍下新高價地段這類新聞。而這一年,東方海外卻陷入了史無前例的船運災難中,董建華舉步維艱。

董浩雲去世的第二年,東方海外負債高達70億港幣,到了1984年,總虧損高達9.7億港幣。航運高負債、快周轉,令往日熙熙攘攘的港口碼頭成了門可羅雀的船隻墳場,衝擊遠比董建華想像得嚴重得多。到1985年,東方海外的負債和奧地利整個國家的國債近乎一樣多[4]。

每天面對來自全世界銀行和債權人的追債,一睜眼想到的便是隨時要破產的公司,有時候連續20個小時處理債主和律師的電話,母親又在這時查出肺癌,一次,董建華在最後一次趕去參加債權人會議前,一度想要自戕,甚至給朋友打電話[5]:「如果我死了,請你照顧我的家人。」

向董家雪中送炭的,是滙豐銀行,他們願意提供一億美元備用信貸,其中的5000萬,來自大陸的中國銀行。第二年,霍英東突然伸出援手,宣布向東方海外注資約12億港幣,這針強心劑給了董建華喘息的機會,幫助東方海外在1991年扭虧。有坊間傳言,霍英東的錢來自北京[6]。

在董建華苦心支撐的同時,包家卻正在享受地產的勝利果實,毫無疑問,包玉剛已經拿到了通往下個時代的門票。

拿下九龍倉的第二年,包玉剛決定把收購來的尖沙咀九龍貨艙推平,建成黃金地段商場,命名為「海港城」。吳光正則接手舊電車廠的改造工作,直接將廠房推平,推平效仿紐約時代廣場建起了「銅鑼灣時代廣場」。在這場席捲全球的航運業大蕭條中,包家順利抽身,身價無損。


坐落香港尖沙咀的海港城,2012年

 

《船王遺恨》中曾寫道:「董浩雲晚年好大喜功,會禍延後代」,不想一語成讖;世人則感慨包玉剛老謀深算,在危機前夕全身而退,留下了一座香港地標、一座全球銷售額穩居第一的商場,為後人鋪好了路。包家擁有這塊地999年的土地使用權,單是租金,一年就凈賺160億元。

終於,香港的「收稅式實業」模式出現了,日後它的效仿者,將有如過江之鯽。

包玉剛於1991年去世,葬禮地點跟董浩雲一樣,選在了北角英皇道的香港殯儀館。在西式銅製靈柩里,他身穿白襯衫,套燕尾西裝,打灰白色領帶,身上蓋著一床紅色的陀螺經被,上面綉著金錢經文,靈堂則擺滿了無數商賈政要的花圈和輓聯,生前榮華富貴,身後盡享尊崇。

兩代船王前後撒手人寰,但包家和董家的故事仍未結束,他們下一場交鋒,會是在1997年,那個無與倫比的1997年。

 

04.  暗戰:那些錢解決不了的事情

1993年,吳光正就開始刻意與商界保持距離,淡化他商人的形象,頻頻出席政界會議。

敏感者開始察覺出這背後的謀劃,尤其是吳光正後來辭去九龍倉主席的職位,「官方」給出的理由是吳光正希望能騰出更多時間從事社會事務。有人統計,吳光正辭去九龍倉主席,以及後來辭去會德豐主席兩個職務後,可能失去共計至少5000萬股份認購權,損失不可謂不大。

1997年回歸在即,第一任特首的名字,顯然會被寫進史冊。當時的主流輿論是反對「商人治港」,李嘉誠等巨富就被排除在外,北京的老朋友霍英東也說自己年事已高,而辭職的吳光正扭頭就當了香港醫藥管理局主席,與商人身份徹底撇清了關係,特首之路昭然若揭。

1996年9月,吳光正正式發表聲明,角逐特首一職,成為第一個表態參選的候選人。而他的最大對手,則是把東方海外一步步拉出泥潭的董建華。當時,繼承包玉剛衣缽的吳氏家族坐擁180多億的身家,董家的財產剛剛跨過15億門檻,論起宣傳造勢,兩人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但選特首這件事,比拼的從來都不只是財力。

1989年,董建華為繼續父親創辦海上大學的理想,將一艘郵輪改裝後命名為「宇宙學府」。當年三月,「宇宙學府」首航來到上海,時任市委書記與市長親自接待。這是董建華離開上海以後第一次回到內地,也是第一次接觸高層。自此之後,東方海外在大陸的投資項目屢屢增加。

七年之後,董建華決議競逐特首,當年接待他的上海官員,辦公地點已經搬到了北京城。

1995年底,中央來人會見李嘉誠、邵逸夫等香港名流,探討關於行政長官候選人問題。在這場深圳會晤後不到48個小時,李嘉誠便對媒體公開了自己對未來行政長官的兩點建議:一是熟悉經濟,了解商界運作;二是人品要好,正直不陰險。

不熟悉北京風格發言的香港媒體好一番揣測,最終還是落到了董吳兩人的競爭上,把特首選舉渲染成父輩們海上交鋒的接力戰。後來,在香港中華總商會宴會上,身份特殊的霍英東面對媒體發問,直截了當地回答:「我早已在心目中認為他(董)是合適地行政長官」[4]。

霍英東的話自然分量十足,畢竟同樣是葬禮,鄭裕彤的棺材上蓋著白色素花,包玉剛的棺材上蓋著陀螺經被,霍英東的棺材上蓋的是五星紅旗。

那年12月11日,香港各界、各階層四百位推選委員會委員齊聚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即將投票選舉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任行政長官人選。就連散步的老人把收音機調到最大,家裡吃午飯的人都舉著碗坐在電視前,商場里的電視機都統一調到了一個頻道,逛街的男男女女駐足等待。

12點15分,點票工作全部結束,其中董建華獲得了320票,吳光正36票。船王后人的又一次對壘,董建華贏得毫無懸念。

落敗的吳光正並沒有拂袖離去,而是積极參与香港特區第一屆政府,被委任以醫院管理局主席職務,之後又成為了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他和董建華的蜜月期維持了將近四年,2002年,吳光正重新回歸九龍倉會德豐,拾起公司主席一職,並且表示再也不會競選特首。


吳光正和董建華,2012年

從表面上看,董家扳回一局,但從更大的範圍看,包玉剛和吳光正創造的「降維式接班」,像野火一般蔓延開來,成為香港財閥們的主流操作。

 

04.  降維:怎樣才能富過三代,五代,十代?

所謂降維接班,用大白話說就是:主動調整自己的商業帝國經營方向,降低經營難度,把企業變成「傻子都能經營好」,再交給第二代。

包玉剛的「棄船登陸」,本質上就是將商業帝國從經營難度極高的船運業擺脫出來,轉型經營難度大幅降低的地產,之後更是進入經營簡單的「收租型物業」。這種轉型,既避免了肱骨老臣對接班人的腹誹和阻礙,又能讓二代獲得穩健的收益。此舉獲得香港富豪的紛紛效仿。

如果你仔細看,會發現香港的電力是嘉道理家族和李嘉誠的,煤氣是李兆基的,超市是李嘉誠和怡和集團的,公共交通是李兆基和鄭裕彤的,本質上,這都是「收稅制商業」。

上世紀50年代起,四大家族通過房地產積累巨大財富,並逐步控制了香港的物流、金融、電力、碼頭、電信等所有具備壟斷特性的產業,進而「坐地收租」。包玉剛當初的精明也體現在這裡,除了九龍倉,吳光正還陸續控制了香港的有限寬頻、天星小輪、九龍倉電訊、海港企業等一系列公司。

1997年,董建華提出了「八萬五」計劃(每年要興建8.5萬套住宅,10年內香港有7成家庭都會有自己的房子),觸動了已經根植香港半世紀的「收稅模式」的利益。加之「八萬五」撞在了金融危機的前夜,就連香港居民也對董建華嗤之以鼻,把他當作房價暴跌的幕後元兇。


董建華任特首時期,1998

 

1999年,董建華推出他另外一個創舉政策:數碼港計劃,旨在繞開本地的富商,發展互聯網科技。數碼港計劃的支持者是李嘉誠小兒子李澤楷,他帶著十五家國際科技龍頭企業的進駐意向書,找到董建華。政府對李澤楷的盈科信任有加,數碼港計劃決定不招標,直接採用。

可命運再次跟香港開了個玩笑,數碼港計劃頒布的第二年,互聯網泡沫在美國破裂,儘管園區勉強落成,但只有兩家科技公司進駐,且多為銷售、市場等部門,所謂的研發中心,絲毫不見蹤影。數碼港回到了香港的老路:圈地皮賣豪宅,自然又是賺得盆滿缽滿。

此後,董建華又提出「硅港」計劃,意圖打造工業基地。結果香港人以炒地皮為由,趕走了競標建廠的張汝京。後來張汝京到上海張江創辦了中芯國際。後來的「中藥港」計劃,董建華希望利用完善的科研體系,以及香港高素質科研人才,搞出香港新機遇,但最後又是一場竹籃打水。

在董建華在位的97到05年,這三次機會擺在香港面前,它卻未能好好珍惜。「金融的暴利成就了香港,也慣壞了香港。資本的短視和逐利,讓香港錯過了最好的10年。」[8]

家族們的事業卻蒸蒸日上,鄭裕彤家族在廣州建起530米第一高樓、武漢和天津的周大福中心也指日可待;新鴻基的郭家兄弟,除了每年150多億的廣場租金,還有九龍巴士和富聯國際。李嘉誠技高一籌,直接跑去英國收租:電信、港口、管道、天然氣,甚至連供水都沒有放過。

若是要讓家族永遠衣食無憂,顯然沒有比「收稅」更好的方法。

2005年3月10日,董建華宣布提前兩年離任,跟他一起離開的,是那個未曾實現的香港。海港城依然風光,太平山依然快活,城還是李家的城,港還是包家的港。

 

05.  尾聲:從如日中天,到走向悲傷

2015年,69歲的吳光正宣布正式退休,36歲的兒子吳宗權接過數千億家產,開始躺著收錢。僅兩大廣場每年收租就可達160億利潤,更不需要提九龍倉還持有的其他四大物業廣場。兩年後,董建華的東方海外作價338億出售,船王的傳奇就此謝幕,而這338億的錢,也不過是海港城兩年的租金。

這並不僅僅是兩個家族的分野,是香港兩條路徑也就此分岔:那個未曾實現的香港,已經被人遺忘;那個如日中天的香港,慢慢走向了悲傷。

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曾在施政報告裡面曾寫到:香港樓價高、租金貴,形成巨大的生活壓力,是嚴峻的民生問題。「不少人的目標就是盡量賺錢買樓供樓,青年人選科和擇業都要向錢看。住的問題也是香港最嚴重的安全隱患,不少家庭走投無路,甚至要住在工廠大廈內的劏房。」

當今天的香港喧囂再起時,一切彷彿突如其來,但一切又早有答案。

 

參考資料:

[1].世界船王——包玉剛傳,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1995

[2].香港商戰風雲錄,廣州出版社,1996

[3].富豪接班人,北方文藝出版社,2005

[4].董建華家族,廣州出版社,1996

[5].董建華擔任香港特首七年,南方周末,2005

[6].一代船王董建華,中華工商聯合出版社,1996

[7].地產霸權,中國人民出版社,2005

[8].緩緩沉默的「香港巨輪」,奏響一曲悲歌,2017

飯統戴老闆 2019-07-28/任小酒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