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油脂,指燈燭;晷,日影、日光。焚膏繼晷指燃燒燈燭一直到白天日光出現。

中國與美國(東岸)有 12 小時的時差,為了配合美國客戶的時間,我們都是由晚上開始上班,常常是 10 點到,一直上到隔天的早上 10 點。如管理人員所說,在地王商務大樓中,公司擁有了最多的辦公室,再加上這五間辦公室又相連一線,所以每當深夜悄臨,員工初動時,這排夜燈初上的辦公室就特別顯眼。對我而言,這是幅感動的景色,因為它代表了這半年來的努力。

在這裏,每週上班六天,每天工作 12 小時以上(週平均工時 72 小時),就算在台灣,也沒這樣工作,不過即使身體上覺得累,但心理上卻不覺得,因為看到了前景,因為接觸了新環境,因為嘗試了新角色,因為碰到了許多的意外……況且,有意氣相投的朋友一起奮鬥,心理總還有個伴。

我常覺得,人生不能只看眼前,偶爾也該跳出自己的空間,審視生命的足跡,所以我會以『七年』為一個單位,從 17 歲後開始檢視。對我而言,17 - 23 歲時是學生無憂的戀愛與學習,是『純真的年代』;24 - 30 歲時是新鮮人不安的矛盾與焦慮,叫『初醒的掙扎』;現在則是第三個七年,我稱之為『破立的奮進』。

若這七年被定義為『破立的奮進』,那它就不會是安穩的,它就不會是舒服的,它就不必然有好結果的,對這一點,我清楚的認識著。 講真的,有時我也羡慕那些在台北的朋友們,雖然他們對公司、對薪資、對環境總有訴說不完的抱怨,但聽到他們偶爾的聚會、觀劇與小約會,也是讓人嫉妒。

只不過,人生最難的是魚與熊掌,你總是必須在人生的時間軸上做出選擇;也因此,我常對小豪說:『來這裏,本來就是一場賭博,是賭博,就會有輸贏。若贏了,我們這輩子就發了,若輸了呢?哈,最多是賠光積蓄囉!』

深夜降臨,明燈初上,心中總會閃過某些念頭,結果如何未知,但實踐的過程中,是無悔的。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