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圖說:「第一場最輝煌的勝利,就是征服自己。」最近重新整理了網誌,看了快十年的文章,發現最大的進步,是比較謙虛了。

原以為是年紀大了,自然就謙虛了,但隨即又覺得應不是這原因,因為還是有四十多歲的親戚,即使仍混得不好,但仍然講話狂妄,給人一種井底之蛙的感覺。所以更大的可能性,應是隨著眼界的提高,接觸到了更多有才華的人,從而發現了自己的不足,於是變得謙虛。

由此可知,一個人有可能天生就謙虛,但若是後天才變謙虛的,必然是接觸得愈來愈多,而隨著環境的刺激而變得謙虛,至於那些年紀大而依舊狂妄的,通常是眼界依然渺小,因此無法獲得環境的刺激,由此可知,他們的狂妄並非真有過人的能力,而只是長久以來的學習停滯。

最後,若要我再反思個性上較大的缺點,就是易於看不慣而批判他人,所以下個十年,希望能改掉這個缺點,而能有更圓融的處世之道。

全站熱搜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